出国留学咨询

老师摸小内内流水了_旅游的时候给了儿子

当时他以低得不能再低的价格转让,却依然没有人敢盘他们的店,因为麻烦事实在是太多了。

与此同时,我的这个“休闲小屋”正在紧锣密鼓的装修当中,而且已经准备开张了。

这“休闲小屋”的名称也是新德的主意,他说“中心”二字太张扬太大,有点没事找事的味道,“小屋”听起来至少收敛一些,也让人感到温馨一些。

其实什么“中心”不“中心”,“大屋”“小屋”的,说穿了就是发廊的另一种叫法。因为里面所有的交易内容都是一个模式的,只是听上去隐晦一点,让走进去的男人感觉自己并非很烂,还是有那么点品味的。

确实,尽管都是在做同一种事,但名称起得雅观一点,至少可以避免让人一看就联想到女性的局部地区。

 文学

诚如鲁迅先生说的有些人: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膀,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一想到性交就想到杂交。此乃某些人之本性所决定也。

由于命题和题材的局限,在表述某些章节的过程中,为更真实地体现“世间百态”这个主题,有的文字可能用得比较具体一些,希望各位看官用健康的心理对待。了解世界上有这么回事就可以了,不要产生太多的联想,更不要让荷尔蒙膨胀。

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好人,也没有太多的坏人;最多的是不好不坏的人。不好不坏的人就免不了有缺点,同时也会有许多优点。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最真实的人。

“休闲小屋”一共只开了三年多,其中经历了湖南罕见的大雪灾,四川5。12大地震,零八年的奥运会,以及紧跟而来的全球金融风暴。

那年股票基金的一路暴跌,令多少本来钱就不多的散户股民伤心落泪!这一年,我们店里的嫖/客数量也一落千丈,进落了低谷。

加上世博会的临近,扫黄风声越来越紧,小姐们在诚惶诚恐中面临着一场继续生存还是就此放弃的重大选择!

没有花篮,不放鞭炮,不摆酒席,一切都在悄悄的进行,打枪的不要。

一切都很顺利,我的“休闲小屋”也就算开张营业了。

这天,不少朋友都来捧场,甚是热闹。店里的五个小姐忙得不亦乐乎。她们本来就是熟手,而且又邀了不少原先在阿东店里的老客人,真可谓驾轻就熟,熟门熟路。

我和新德只需陪客人喝茶就行。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然而,开这种店几乎不需要你弄太多的条条框框,一切都有现成的模式;小姐老板客人均在心里有一种默契。

因为这种店太多了,比五百米之内必有的便利店还多。所以,无需太多的经验,凭感觉走就行。

但有一个前题是,你的小姐必须漂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为了表现出自己店的文化氛围和语言文明程度,我把店里的三种服务分别定为:炮兵部队音乐之声和航空学院。

炮兵部队:打炮而已,其他店叫敲大背。

音乐之声:吹箫是也,箫者,管乐范畴。其他店叫敲中背。

航空学院:打/飞/机罢了,飞机,属航空公司。其他店叫敲小背。

当然,也有要求正规指压和正规按摩的,因跟敲小背价格相等,统称为航空学院。

我觉得,同样一件事,换一种称呼,在心理上能减轻一些传统和道德上的压力。因为绝大多数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但生理上的需求往往不是靠意志能够战胜的,用隐喻调侃一下每个人心中都心照不宣的操作内容,可以适当缓释一下那些偶尔为之的男人们的心态。

这时有一位朋友完事后出来,我赶紧上前询问:

“怎么样?”我面带客气的微笑,心理多少有点忐忑。

“不错,可以。有这样的小姐,你这生意能做下去。”看得出,朋友脸上洋溢着高兴。

“那得靠兄弟多带朋友来捧场,我在这里就先谢谢啦!”

“放心,袁兄,一定的!你这‘快餐店’比你以前拆掉的快餐店利润高多啦!哈哈哈哈……”

这怎么能比?我心想,这是偏门,是要冒风险的!

除了朋友捧场之外,这天也有几个陌生客人进来。

“老板你好!开张啦?”有两个陌生客人进门就跟我打招呼。

“两位是……”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但脸上依然带着微笑。

“哦,我们上下班天天在这路过,前几天看你在装潢,用的装修材料蛮考究的,不像有的店,走进去就感觉很不舒服,脏不拉西的!”

这两位看上去很干净的中年男子,挺有风度的。他们接着说:

“我们就住在附近,这一带这种店不多,只要有好的小姐,你应该能生存下去。”

确实,这种店开开关关是很平常的事。但我还是有点自信的,因我手上的小姐漂亮程度是一般这种店的老板望尘莫及的。

我说:“托两位阿哥的福!生意好不好,主要是看小姐的表现了。请,里面请!”我示意。

我店里的五个小姐分别是:佳佳,小付,婷婷,小芳和娜娜。她们来自全国各地,非常巧妙的是,她们竟然每个人都长有自己引以为傲的特色,要不阿东的“休闲中心”也不会这么火爆。

佳佳脸蛋漂亮,属清纯型;小付胸大且挺,属性感型;婷婷身材一流,属玉体型;小芳生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属迷人型;而娜娜则是一个总体形象均过关小巧玲珑的姑娘,给人以邻家女孩的感觉。

至于她们为什么……年纪轻轻却选择了这个职业,谁也无法考证,考证了也无意义。你若问,可以说很难有一个人会告诉你真情实况。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走进来一个光头,我看他的年龄,基本在六十五岁左右,应该属于老年人了。

“你们是新开的店吧?”老光头问。

“是啊!”我站起来笑着回答。

然后老光头就转身向着一排座着的小姐,他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看得出他绝非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

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我猜想他可能是看花眼了,面对如此众多佳丽,他实在有一种怕顾此失彼的心理状态。最终,他还是点了小付进去。

我感悟到,这个老头喜欢性感的……

这点我心里很明白,男人的口味是不完全一样的,这就像有的人喜欢吃口味重的菜,有的则喜欢清淡一些的菜肴是一个道理。

但我相信,就我们店里的这些“品种”,对于一般百姓哪怕是有点层次和档次的男人来说,也绝对有选择的余地。

毕竟我们这里价廉但物美。

说到底,其实这都是一个人的命,或者说是自己混的圈子没有选择好。

因为说一句实在话,就我们店里的这些小姐,不管从哪个方面来比较,绝对不比的小姐逊色,只是她们没能有混进更高一个层次的运气,这就像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不得不为一个俗不可耐的人打工一样,这不是无能,实在是一种无奈。

不一会,老光头就出来了,一脸的心满意足。

我心想,这么短的时间这老头还这么开心,可想而知,小付的活做得肯定不差。我在心里笑想,哪天介绍一个“炮兵司令员”给小付认识认识。

老光头走到我面前,竖起大拇指说:“嗯,不错,好!我下回肯定还会来。”

“老先生今年高寿啊?”我笑嘻嘻地问,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花甲之年以上的人进这种地方。

“你猜猜看?”

“六十五?”

“没有,刚满六十。唉年轻的时候苦吃得太多了,所有显得老许多。”

“不老不老,我看人总是看走眼。”

“老就老没关系,只要有钱,就能抓住人生享受的尾巴。”

“说得有道理,欢迎下次再来抓尾巴!”

老光头笑着开心地走了。

 

打牌打麻将讲究一个牌品,牌品的好坏,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一个人的人品。

而我体会到的是,找小姐的嫖客的嫖品,更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

在我的休闲小屋开张后的几天里,不断有各方面的朋友来捧场。在这些捧场的朋友当中,各种类型的人品就体现出来了。

有些一般的朋友,来了以后连声责怪,说怎么不早打招呼,要不早来捧场了。而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即使不到我这里,也同样会到别的地方去,他们对这个“项目”本来就有着很大的爱好!

这其实也很正常,我身边的有限“资源”没有流向外人田。

但是,同样是来潇洒一回,表现出来的种种状态,却让我看到了人品的乃至人格的不同与差异。

朋友:他花了一百五十块钱,自我感觉是来捧场的,是在帮朋友的忙,从进屋到完事后出来,一脸的优越感。以前在我面前说话从不敢放肆的他,表现出一副救世主的腔调,大话连篇,指手划脚,简直就是小人得志的那种俗态!

其实,他到别的地方去也一样花这个钱,且不一定有这么高质量的小姐,也不会受到老板这种热情的接待。他没考虑自己花的这个钱是公正合理的消费,在消费中已经得到了享受型的回报!

因此在我看来,这类朋友的表现,实乃小人之作为也。

朋友:这是一个在大家朋友圈子里一致公认的好人,好在哪里?谁也说不清;因为很难找到他不好的地方,所以他就变成了好人。这跟优点明显的人缺点也明显正好相反。

可惜在人们的习惯中,展示优点是属于正常现象,流露缺点的时候,你就失去了一个好人的完整性。

好人先生这种场合到得不多,我们都了解是因为经济条件有限。他来捧场的时候依然一副好人形象,带着微笑点了小芳进到里面。

但是,到了里面,这个好人就让小姐不那么好对付了。

他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老板的好朋友,今天是来捧场的,要求小芳摆这个姿势,做那个动作,仿佛不把整套程序做完整,就对不起这一百五十块钱!竟然把小芳弄得翻了毛腔,跑出来跟我说:

“老板,你这是什么朋友?再刁蛮的客人也没有像他这样死皮赖脸的!”

直到我领小芳进去解围说:“好了,开玩笑到此结束,早点把‘工作’做完出来喝茶。

说到底,捧场的概念就是对朋友的一种付出,是要作出某种牺牲的,你心里老是想着得到,还捧个屁的场!

所以我觉得,人品的高低,不是和好人或老实人划等号的。

在嫖品这个问题上尤为如此!

朋友和:他们二人是一起过来的,进门时就抱拳贺道:“恭喜恭喜!”

我说:“同喜同喜,大家同喜!”

朋友点了佳佳,朋友叫了婷婷,两对人一前一后的进到里面。

一切都很正常,按正规的“工艺流程”在操作着。

半小时不到,和都开开心心的出来了,二人坐也没坐,跟我说了声“谢谢”,说以后有空一定会过来的。我心想,谢是不用谢了,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

两位朋友走后,佳佳过来交五十元台费时说:

“这人真好,给了我二百。说是老板的朋友,今后会带其他朋友过来的。这人真是太好陪了,我说怎样就怎样,要是老板的朋友都这样,我们真开心死了!”

婷婷过来也给了我五十元,我问:“你没拿到二百?”

“没有,”婷婷说,“你的这个朋友根本没做,我们从头到尾在里面就是聊天,聊得挺开心的,他竟然碰都没碰我。”

“没碰你给了一百五十块?”我心里感觉有点亏对朋友了。

“是啊,他对我说,昨天夜里刚跟老婆做过,自己最近身体也不太好,老是腰酸,所以今天就不做了,以后有空过来我们再做,但是钱照付,既然是来捧场的朋友,我们不会在小姐面前坍老板的台&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后来我觉得过意不去,就帮他按了一会腰,捏了一会腿,他连说谢谢,正好这时和他一起来的朋友做完了,他也就跟着出来了。”

这就是嫖品!它是人品高的体现。

同样是朋友,其作为反差之大,就像是一个人在梦中梦到自己死了,这时突然醒了,发现自己没死,开心得哭了。

朋友:这是一位经常出入于这种地方的朋友。我开张那天他在外地出差,回来听说后第二天下午就过来了。

因为他是老“浆糊”了,所以对整个操作程序了如指掌。他知道客人进门后第一个站起来迎客的小姐就是轮钟轮到的小姐。

那天正好轮到小芳,朋友双眼扫了一遍挨个坐着的小姐,我猜想他有可能会点佳佳或婷婷,客人有这个权力点任何一位自己欣赏的小姐。

但这时小芳已经站起来,因为是朋友,他没好意思让小芳失望,就跟着她进去了。

等他和小芳做完事出来,我不见小芳过来交台费,心想可能小费在里面还未结。没想到小芳说客人的一百元小费已经给她了。

我心思这种情况也正常,客人在里面把小费给了,再出来跟账台或老板结台费。

意料之外的是,朋友出来后把我叫到门外面,悄悄递给我一百块钱,我当时瞬间里没反应过来,说:“这是……”

“什么这是那是的!你开店是为了赚钱,我们过来捧的是你的场,如果我把二百块都给小姐,她只交给你五十块,那我多给的五十就跟你一点不搭界了。你记住,婊子无情,你对她们再好,关键时候她们是不会和你讲什么情和义的。所以我叫你到外面来,让她们知道我给了一百元台费,而你全部收下了,你会很尴尬的。”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道理,不过对小姐的说法好像过了点。

或许是我怜香惜玉了,我总觉得讲义气的小姐还是有的,甚至做出惊人壮举的妓女也大有人在。像“杜十娘”,像“小凤仙,李师师”等,不是依然留下千古佳话吗?

其实我心里明白,以我开饭店的经验,无论开什么店,靠朋友捧场总不是长久之计,关键是看自己如何经营。像我们这样的“休闲小屋”,要想生存下去,除小姐漂亮以外,服务质量一定要到位。

当然,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朋友们帮你撑起场面,有一个隆重的开始,也是很重要的。

开这种店有个好处,就是无需开现场招聘会。

你只要写上“招聘”二字贴在玻璃门上,三天两头就会有小姐前来应聘。

这种应聘的整个过程,可能是全世界所有行业中最简单的一种。我以前饭店里招厨师招切配,需要试菜验刀功谈工资,这里什么都免了,只要老板第一眼感觉良好,马上就可以上班,老板员工当天就可以产生效益。

因为,在这里上班的人既没有工资也没有奖金,更不用谈加金之事。工作的内容跟潜规则一样,老板和小姐心里都清清楚楚。

这里没有实习生,每个人都是独当一面的。

当然,这样太简单的合作法,也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小姐的流动性太大了。

因为没有押金,今天在这里上班上得好好的,明天说不来就不来了。没有任何违约,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更无需心存内疚,谁也不欠谁的。

这种事不是经常发生,但也时常可见。

这不,我没张帖“招聘”启示,就来了一位应聘者。

“老板,你这里还要人吗?”这女的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身材保养得不错,长得也可以,说话的声音蛮好听的;而且,语气很柔和,像是浙江口音。

“这……”我把目光转向店里的小姐,意思是征求她们的意见,是要还是不要?我心里没底。

可是,没有一个小姐表态,所有的眼睛都盯着电视机,好像进来人的事她们根本不知道,我不明白她们的这种表现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理状态?

这下可好,等于把我停在杠头上了。

尽管自己到过不少地方,也见过多种类型的小姐,但那都是以客人的身份;客人的身份就是满脑子想怎样用不大的代价,得到最大的享受。眼下如何处理面前的问题,我确实是没有经验。

从客观的逻辑上来讲,当小姐的都希望自己每天能够多做几个生意,如果多出一个人,这在轮钟的概率上肯定会有相对的影响。

奇怪的是店里的小姐们不仅在神情上让人不置可否,简直就是视而不见!这件事一直到后来我才弄明白,这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其实也算是一种潜规则,对于上门应聘的新小姐,店里的老小姐基本上都是采取回避态度,一切都由你老板看着办。

但是,通过仔细的琢磨以后,我最终还是悟出了其中一个非常微妙的小姐们的内心世界。

道理很简单,倘若哪位小姐表示出对新小姐的拒绝,无形中会让人联想到她害怕竞争缺乏自信;而如果哪位小姐表现出一种热情接受的态度,同样也会使人产生她缺乏某种自信的嫌疑&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因为,别人会联想到她希望店里进来这样一位小姐以撑门面……

不过当时我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是这样处理的:

“这样吧,你留个电话号码,等我们老板回来了问他是否要人。”我这是缓兵之计,因为我不能马上作出决定。

第一,我不知道店里小姐是怎么想的,她们的想法对我很重要;第二,我如果当场决定说不要,也许会带来后悔,因为,眼前这位尽管三十岁左右的小姐,是属于那种风韵犹存让男人有安全感且胸部特征很明显的类型。

说实话,我心里正想着能增加这么一个“品种”。

凭我的感觉,倘若和朋友到外面去玩,她和我们店里的五位在一起,朋友中很有可能会点她。按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原理,她具备一种成熟性感的味道。

再说,店里的五位小姐都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干活”都要用安全套,否则她们宁可不干,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而岁数稍大点的小姐,她们赚钱的意识很强,也知道自己在年龄上缺乏竞争力,因此在这方面就比较宽松,只要有生意做,戴不戴都无所谓(这种年龄段和类型的小姐大都有过生育并上了环的)。

所以我当时想到的是,人做事不怕过错,就怕错过。过错是暂时,错过是永远的!

想不到这位上门应聘的小姐倒很爽快,他笑着说:

“那好吧,谢谢老板,我等你电话。”她在我递给她的白纸上写下了手机号,并写了一个“郑”字。看来她蛮聪明的,我跟她说等我们老板回来再说,他却很自信地认定我就是这个“休闲小屋”的老板。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小郑是听人介绍说我们店环境好,来的客人层次也比较高,而她是个倾向于洁癖的人,特意从别的店到这里应聘上班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