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小妖精你的身体真美_男受被攻道具调教肉H

方慧急死了,自己用小手握住我的小分身,为我指引道路。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进入了天堂,当即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浑身一个颤抖,差点儿又把持不住了。

方慧也是黛眉紧蹙,似乎还有点儿不习惯我的尺寸,她张开樱桃小嘴就咬住了我的肩膀。

 文学

我缓缓前进,终于将自己全部交给了方慧。

我说:“我……可以动了吗?”

“等等…等一会儿再动,让我缓一缓,简直受不了……要死了!”方慧有气无力道。

不够看着她的表情虽然很难受,但神色里分明是很畅快,尤其是方慧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从始至终都泛着异常的光彩。

那感觉,就好像一个行走在沙漠里的人,在断了几天的水源下,忽然遇见了一片河流。

简单的喝水已经满足不了方慧了,她必须舒舒服服的在河流里侵泡着,好好的把以前缺失的水分全部补充回来。

我听着方慧的话,自己也激动的要死。

方慧虽然不让我动,但还是缓缓的开始移动了,幅度特小的那一种,但每一次动作却都能让方慧不停的喘粗气,颤抖。

几下之后,我已经快不行了。

而现在,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我已经不算是处男了,我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这一次迸发之后,以后的战斗力就会很强很强了?

但没有人来跟我验证。

方慧食髓知味,开始催促我快一点儿了。

我则是不想加速,因为自己快不行了,眼瞅着方慧就要自己动了,我忽然听见楼下有声音传来。

我说:“方……方慧,刘总好像回来了。”

“啊?”方慧一愣,嘻嘻一听,楼下的确是有动静。

“怎么办?”我问。

方慧犹豫片刻,道;“不管他……反正他也愿意让你睡我。”

说着,方慧就翻身把我压在身上,然后就在我身上开始驰骋,你想啊,一个寂寞到天天玩工具的女人,此刻有了男人有,怎么可能不能主动些?

好在从刚才的对话里,我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感觉,于是就随着方慧开始动了起来。

方慧一只手扶着我的胸膛,一只手堵着自己的小嘴,她虽然不怕刘树成看见,但心里也不希望刘树成上楼,毕竟他们是夫妻,方慧也很懂得羞耻。

这种压抑的感觉,让方慧的嘤咛声压的很低很低,一下子就跟偷情似的。

我倍感刺激,忍不住开始大幅度的去配合方慧。

“啊……要死了。”方慧的喉咙里发出低声的颤抖,身体也跟着不停晃动。

我咬着牙,感觉自己也差不多了……

可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楼下忽然出现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方慧,你在楼上吗?”

这不是刘树成啊,怎么还会有别人来啊?可我现在正处于紧要关头,也懒得理她了,现象可能是方慧的朋友来拜访了吧,所以直接准备翻身压出方慧,准备来最后的冲刺。

“起开,快起开,我妈来了。”方慧急道。

“什么?”我顿时就懵逼了。

方慧说:“我妈来了,不能让她知道我做这种事情……”

我听方慧这么说,也只好放弃了,毕竟女婿不行,让旁人来代孕这种事情,要传到女方娘家的话,刘树成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

刘树成怎么样,其实和我没多大关系,但看方慧如此害怕的模样,我也不好意思让她在她妈妈面前丢人啊,于是只好松开了方慧。

方慧急忙从我身上起来。

方慧羞的满脸通红,赶紧用我方才裹身体的浴巾遮住了自己,同时还娇羞道;“不许看。”

“嘿嘿,我早都看过了。”我坏笑道。

方慧还想反驳,可外面的脚步声已经传到门口了,只听门把手一响,顿时吓得方慧娇躯一颤。

“你快躲起来,躲柜子里面。”方慧压低声音说道。

我说:“可我的衣服在隔壁房间啊,你把浴巾给我……”

“不行,你先光着躲进去,我一会儿想办法把衣服给你拿过来。”方慧说。

“好……吧……”我很是不愿的答应了。

起身躲在柜子里,方慧再三叮嘱我不要发出声响,然后这次啊关上柜门,去迎接她妈妈了。

骤然间,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了,只听外面那女人说道:“方慧,刚才在屋子里干什么呢,还锁着门不让我进来……”

不得不说,方慧的妈妈说话还挺有威严的。

好像领导说话一样,跟谁说话都是颐指气使的……当然,这种颐指气使并不是目中无人,而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习惯了去用这种口气跟人说话。

只听方慧小声道:“我刚准备洗澡呢,衣服脱到一半……这不就耽误了时间吗?”

“那你也不应我一声。”方慧妈妈说。

“我这不是急着找浴巾裹住身体,然后来跟你开门啊。”方慧说。

我在柜子里躲着,心想方慧家里到底是什么条件啊?听着她妈妈说话这个气势,家里应该非富即贵,她怎么还如此攀附刘树成的钱财?

“正好,我来的路上也出了一身汗,一起洗吧,你去柜子里给我那一条浴巾出来。”方慧妈妈说。

“啊?”方慧一愣。

“怎么了,你不愿意?”方慧妈妈问。

“不是……”方慧急忙解释道:“那您换衣服,我给您拿。”

“恩。”方慧妈妈道。

然后,我就听见方慧踏着小碎步朝着我走了过来,那脚步声别说多慢了,一步一步的很是墨迹。

方慧还故意把拖鞋踩的很响,似乎是在提醒我要赶紧藏起来!可柜子里这么一点儿的地方,我咋藏啊?

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希望方慧她妈妈是背对着我的吧?但心里想着,我就用手拿住一件衣服挡在了自己面前。

这柜子里都是方慧的衣服,气味挺香的,但她也就一米六五的身高,再大的衣服也遮不住我这一米八的大个子啊!

正忧愁呢,方慧已经打开了衣柜。

我看见方慧的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啊,这时候,我下意识的一躲,然后眼睛往外一扫,心里想着方慧她妈妈呀,你可别看我啊……

结果我往外一看,立刻呆住了。

只见一个极美的少妇已经将衣服脱掉了,她虽然有四十多岁了,但皮肤却保养的特别的好,肤色极其白嫩,身上也没有一丝丝的赘肉。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胸前的那两团硕果已经没方慧那么紧致和挺翘了,但胜在够浑圆饱胀,尺寸可比方慧的大的多!

忽然间我就想,要是能同时把方慧和她妈妈给一起了的话,那该有多刺激啊!

可我刚又这个想法,就看见方慧很是愤怒的盯着我,语气极怒道:“再看我妈妈一眼,我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

方慧是用气声说的,说话的同时伸手扯了条浴巾出去,然后重重的将柜门关上了。

“走吧,妈,一起洗澡去。”方慧说。

“刘树成不在吗?”方慧妈妈忽然问道。

“不在家,他爸爸最近的身体不太好,三个兄弟都在公司忙里忙外的……”方慧说。

“哎,刘树成这个人啊……靠不住,现在也就是为了遗产才这么表现,女儿啊,豪门不好嫁。”方慧妈妈感叹道。

从她的言语中,似乎也很看不好刘树成。

而方慧却解释道:“妈,我们两个人是真心的……和财产没关系。”

“算了,不说了……”

我躲在柜子里,眼瞅着听不见她俩说话了,这才送了一口气,刚才我也不会的这柜子的隔音行不行,躲在里面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慢慢的,卫生间里面响起了花洒淋浴声。

我才敢打开了柜门,此刻看着磨砂玻璃门里面的两个倩影,一个苗条有人,一个丰腴多姿,画面简直美的不要不要的。

“咕咚。”我再次咽了一口唾沫,身体又有了感觉。

不过我知道,此刻推开这扇玻璃门的话,方慧的妈妈绝对会报警抓我的。

心有不甘的看了玻璃门一眼,我心里嘀咕道:“真特么的倒霉,你要是晚来一分钟也好啊,好歹让我把储存了二十年的货都交给你女儿……”

“哎。”

默默叹了一口气,我回到给房间里赶紧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大约半小时左右吧,方慧就给我发了信息,说:“你去厨房里做饭去,我跟我妈妈说,你是刘树成请的男保姆……”

啊?

我愣了一下,就回信息说:“那受孕的事情咋办啊?”

“放心,机会多着呢!”方慧回复道。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自己在这里,除了想让方慧受孕之外,方慧对我的态度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讨厌……

眼瞅着方慧已经开始信赖自己了,我就乐呵呵的笑了笑,然后下楼做饭去了。

结果我刚把菜切好,就看见方慧她妈妈穿着一件丝质睡裙下楼了,整个人都是一副慵懒的贵妇人状态,虽然穿着随便,但她那乌黑的头发却都整齐的盘在了后脑勺上,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我停止了切菜……

方慧妈妈居然没看到我,她坐到沙发上坐下,几秒后又站了起来,可能刚洗完澡穿着内裤有些不舒服吧,就撩起来裙子动了动。

可惜她动的太快了了,我没看太清楚。

“咕咚。”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这一下我可没有故意压低声音,就是极其自然的咽了一口唾沫,但声音却还是被方慧妈妈听见了。

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我,然后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只见方慧妈妈快速的把裙子压下去,喊道:“啊……你是谁?方慧快来,家里进小偷了……”

我拿着菜刀解释道:“您误会了……”

“别过来,别过来!”方慧她妈妈一下慌了。

“妈,他是胡军……刘树成请来的保姆,每天都过来帮我做饭,还有打扫卫生什么的。”方慧说。

“男保姆?”方慧妈妈一愣。

方慧点点头,说:“是啊。”

“不行,让他收拾东西赶紧滚蛋……”方慧妈妈果断道。

我特么招你惹你了啊,一见面就要赶我走?

当即我就有点儿不爽了,但也没有办法,这毕竟是方慧的母亲,我也没有办法恶言相向啊。

“妈,这是刘树成家里的亲戚……走投无路了,才来这里当管家……咱们再怎么赶人,也不能赶刘树成的亲戚啊。”方慧忽然道。

“亲戚?”方慧的妈妈质疑道:“你刚才还不说,他只是保姆啊?”

“他就是来做保姆的啊。”方慧说道。

这一下,方慧就直接给我塑造一个刘树成的落魄亲戚这个身份,走投无路之后就来刘树成的家里当保姆了。

方慧的妈妈听了之后,也不好意思再撵我走了,只是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对方慧叮嘱道;“方慧啊,你以后可得小心这个人。”

“怎么了?”方慧问道。

“你看他人高马大的,干点儿什么不成,可偏偏靠着刘树成的关系来做男保姆……不用说,肯定是个好吃懒做的小人,以后得防着。”方慧妈妈大声说道。

她也没有防着我的意思。

特么的,我顿时心里就不爽了,几个意思啊?是你自己在客厅里撩裙子的,不小心被我看见了,就这样针对我?

“操。”我忍不住在心里怒骂了一声,嘴上却也没和这女人计较。

我算是看出来了,方慧的妈妈虽然看着外表高贵,但心里却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女人,有她在这儿,我估计和方慧就没有办事的机会了。

“五十万啊!”我咬了咬牙,心痛无比的在心里哀嚎道。

“还站着干什么呢,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赶紧给我做饭去!”方慧妈妈大声说道。

我也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忍了她,当时就“哦”了一声,转回厨房里做饭了。

今天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我和方慧特地去了超市,买了很多蔬菜,以及排骨,冷鲜肉之类的东西,都是方慧付钱。

她说我的厨艺不错,若果我每天负责做饭的话,她每月给我五千块!

好家伙,这都相当于一个普通厨师在饭店的工资了,她出手这么大方,我一下就答应了,反正受孕也不是一两天能搞定的,我在这里住着也需要吃饭啥的。

其实自己的厨艺也还可以,当初在大学打工的时,我当过送餐员,有时候等待取餐的时候就会看厨师师父怎么做菜,然后回家里的时候就会做给爸爸妈妈吃。

所以我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

三个人,估计刘树成中午也会回来,毕竟昨晚刚签订了合约,他也在着急方慧到底能不能跟我办事。

四个人的话,那就做四个菜一个汤吧!我心里想着,就炖了个红烧排骨,糖醋里脊,农家小炒肉以及酸辣土豆丝,烫则是最简单的西湖牛肉羹。

一阵折腾,做完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将东西一样样的餐桌上。

方慧看的美滋滋的,说:“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手艺啊!”

我说:“那是……嘿嘿嘿嘿,是不是更喜欢我了啊?”

“你胡说什么啊!”方慧脸色一变,冷声道:“注意自己的身份。”

顿时,我就知道自己越线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代孕的,方慧或者能说服自己跟我睡觉,但绝对不会让自己爱上我。

谁让我是个代孕的呢,就算仪表堂堂,但也是个没用的代孕人,她才不会喜欢我呢!

“对不起,一时嘴快说秃噜了。”我认真的对方慧道歉,然后将米饭也端出来,恭敬道:“可以叫伯母下来吃饭了!”

“哦。”方慧冷冷答了一句,转身上路了。

……

吃饭的过程中,方慧的妈妈一直拿眼睛斜我。正在我犹豫要不要先夹点菜端着碗去别处吃的时候,刘树成回来了……

刘树成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喊道:“检查结果怎么样了?”

“什么检查结果?”方慧妈妈问。

刘树成顿时就懵逼了,估计没有料到老丈母娘会出现,当即就黑着脸说:“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方慧妈妈顿时就怒了。

卧槽,这老娘们连刘树成都不放在眼里,说话也是颐指气使的样子,看着她这么说话,我心里当即就好受了一点儿,原来不光特么的是针对我啊!

方慧苦笑道:“没什么,刘树成说想要个孩子……就让我去医院做个检查。”

“那他为什么不跟你一起做呢?”方慧妈妈问。

刘树成见方慧这么说,立刻接话说道:“哦,昨天我公司里正好有体检,已经做好了……一切正常,方慧你呢?”

方慧说:“我也是一切正常,挺健康的。”

听方慧这一说,刘树成顿时就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他心里清楚方慧根本就没做检查,而今天做检查的人是我!

我估摸着,方慧之前也做过检查,结果是健康,而刘树成的检查结果是不育。

“那就好那就好。”方慧妈妈哈哈笑着走了过来,说道:“今天的饭菜挺丰盛的啊,谁做的?”

“你亲戚呗……刘树成啊,我说你也真是的,方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你怎么给他找了一个男保姆,就算这人是你的亲戚,你也得注意点儿啊,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方慧妈妈说。

她这么一抱怨,刘树成顿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也不傻啊,当即就挑了挑眉毛,说道:“妈……这是我的表弟,没事的,再说最近失业率一直在高升,有很多小偷专门挑豪宅和别墅偷抢,家里没有个男人不行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