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买房把售楼女中介睡了|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夏晓彤长的挺白净,小脸蛋儿也特别好看,皮肤嫩嫩的让人看着就稀罕。

 

可她在老陈眼里终究是个孩子呀,刚才问过了才19岁,再流氓也不能惦记人家小孩。

 

于是老陈赶紧低头,装作找东西不看下楼的夏晓彤。

 文学

 

多会儿夏晓彤来到楼下,问老陈在找什么,老陈随口敷衍了过去,然后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倒不是他想装出大叔范儿,主要是当着人小姑娘的面撅着真不得劲儿。

 

夏晓彤已经忙活完了,倒掉水后洗洗手,坐在了老陈的旁边。

 

“大叔,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问问,你看起来都40多岁了,还能打的动羽毛球吗?”

 

原本老陈还有些不自在,但听到这话后当时就自在多了,甚至超有底气。

 

“开玩笑,我以前在国家队打过,后来退役了在省队当羽毛球教练!”

 

老陈可不是吹牛,伸手指了指墙上的照片,夏晓彤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眼,还真是,好些张都是跟奥运冠军一起拍的,如今有个超有名的冠军还被他给按着脑袋呢!

 

看到这些照片,夏晓彤对老陈充满敬佩,可还有些好奇,好奇老陈为什么来这当教练。

 

当她问起这些后,老陈无奈的叹息一声,“没关系又不懂得孝敬领导呗!”

 

夏晓彤挺聪明的,听懂这话后当时就攥起了小拳头,“黑暗,腐败,肯定没有好下场!”

 

小拳头挥动的还挺带劲,连带着身前都晃动着,晃的老陈心都有点乱了。

 

现在的小年轻穿衣服有点透啊,都能看到里面的粉色胸杯了……

 

夏晓彤还得上课,所以聊了几句后就起身离开了。

 

老陈没留她,再留裤子拉链不定什么时候又撑开了。

 

只不过就在夏晓彤离开后不多会儿,外面就响起吵吵嚷嚷的叫骂声,隐隐还有夏晓彤的喝斥。

 

老陈带着好奇出门看了眼,刚好看到夏晓彤被几个小流氓围住。

 

本以为是小流氓调戏小女生,但听两句好像并不是,大概意思是说夏晓彤的父亲借了他们公司高利贷还不上了,所以让夏晓彤去当小姐还钱。

 

这种手段老陈经历的多了,就是以骚扰吓唬夏晓彤为目的,去逼迫夏晓彤的父亲还钱。

 

但不管怎么说欺负小女生可不对,于是老陈当时就出门了,喝斥那群小混混赶紧滚蛋。

 

可是那群小混混根本不听,其中有个脾气暴躁的更是边骂着老混蛋边挥舞拳头。

 

年轻时跟同样在一个大院里训练的散打队混的不错,老陈也没少学工夫,所以打着几个小混混还真不在话下,三拳两脚的就给收拾利索了。

 

都懒得搭理被打翻的小混混,老陈就招呼夏晓彤回店里。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有个小混混不死心,掏出刀子来就扎,纵是老陈反应迅速也被在大腿里子上拉了一下子,刀背凉飕飕的,差点把家里老二给清除了。

 

老陈当即暴怒,噼里啪啦把人给暴揍一顿,要不是夏晓彤拦着,他能把人给活活打死。

 

回到店里后,夏晓彤取来医药箱,边向老陈表示感谢,边要替他处理伤势。

 

老陈怎么好意思,刀拉的地方在大腿里子,靠近家里老二的地方,实在不合适让夏晓彤动手。

 

“我都不害羞大叔你害什么羞呀,你别忘了我还是医科大的学生呢,赶紧把手拿开!”

 

在夏晓彤的催促下,老陈只好把手拿开,但随后夏晓彤又要求他把裤子脱了。

 

“赶紧的呀大叔,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上药扎纱布,难道连裤子一起包扎?”

 

没办法,老陈只能把裤子也给脱了,坐在椅子上,夏晓彤蹲在前面包他验伤。

 

老陈都顾不上这个了,他这会儿就看到夏晓彤被双膝顶起的身前,好大呀!

 

尤其是中间的深沟沟,直让他有种把那儿放进去,让夏晓彤帮他挤压挤压的冲动。

不怪老陈流氓,实在是夏晓彤那儿实在太诱惑人了。

 

透过领口望着那旖旎的豪景,老陈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但他忍不住的又岂止是这点。

 

夏晓彤正在帮他检查大腿深处的刀口呢,见过眼角余光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动。

 

她斜眼看了下,当时就羞到脸色通红通红的,小心脏更是扑腾扑腾乱跳。

 

她是医科大的学生,怎么可能不知道老陈那撅起的底裤是什么,但完全没想到那么强劲,给她一种好凶的感觉。想想室友自述第一次做那种事时会有些痛,再想想自己那儿,夏晓彤就觉得室友在放屁,这能是痛吗?这是会死人的好吗?会撕裂的吧!

 

连羞带吓的,夏晓彤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老陈那里。

 

夏晓彤的举动被老陈看在眼里,也有些尴尬,于是他做出解释。

 

“晓彤,大叔不是故意的,我打了个好几年光棍,所以你稍稍一碰我身子,就这样了……”

 

夏晓彤羞羞的‘嗯’了一声,她也相信老陈不是故意的,毕竟老陈刚才那样保护她,一个动机不纯的人怎么可能愿意主动帮助她,所以她愿意相信老陈。

 

只是愿意归愿意,在帮老陈收拾伤口的时候总会不经意注意到那儿,这让她好羞。而且不光是羞,这对于老陈也不好,“你不能老这样,会加速血液循环,让伤口出血更多的。”

 

老陈很无奈,“我也不想的,我要是能控制的话,它也就起不来了不是吗?”

 

也对,于是夏晓彤想了想,响起了室友说自己男朋友,一完事就软了,半小时也扶不起来。

 

总让老陈这么撅着引的伤口出血多也不好,于是她羞羞的起身去到了旁边更衣室。

 

不多会儿后,夏晓彤从更衣室内出来了,手上更是拿着那件粉色的胸杯。

 

“大、大叔,男人都有恋物癖,你用我的这个解决一下吧,解决完了我再帮你处理伤口。”

 

丢下胸杯,夏晓彤就羞急的跑开了,都不给老陈拒绝的机会。

 

关键是老陈也没法拒绝,夏晓彤丢的太准了,刚好盖在他那儿上面。

 

总撅着也确实挺难受的,于是他动手拿了起来,忍不住的凑在鼻子前面闻了闻,有种淡淡的清香,显然就是从没被碰过的那种,很是迷人。

 

以至于老陈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动手拿那件带着夏晓彤体温的胸杯,在那儿忙活起来。

 

大约五分钟后,夏晓彤从更衣室里探出了脑袋。

 

她记得室友说男朋友才五分钟,那么老陈年纪大了,应该不用五分钟就结束了吧?

 

可是当她看到实际情况后,却是惊的小嘴儿都变成了O形,好凶呀……

 

躲回更衣室,夏晓彤羞的双手捂住小脸儿,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为了帮助老陈止血,她把自己胸杯给了老陈这事还说的过去,可是看人老陈那儿就说不过去了,所以此刻她娇羞的内心就跟小兔在乱撞似的。

 

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她再一次探头往外面去看,我的天,竟然还在搞,铁的啊?

 

夏晓彤都不敢相信,老陈竟然可以维系这么长时间,她都怀疑老陈是不是趁她不注意又搞了一次,所以这会儿她哪怕害羞也紧盯着,等老陈搞完这次就赶紧出去直至下一次。

 

哪成想,这一等竟又等了近二十分钟,老陈这才搞完。

 

看看老陈伤口,都结痂了,我的天,她都觉得自己这预备医生当的太失败了。

 

给人病人提出建议方案,结果人那方案长到病人伤口都自愈了。

 

不过终究是好事,不流血就是好事,所以在老陈收拾完后,她羞羞的走了出去。

 

俩人谁也不好意思说话,夏晓彤接过胸杯,老陈则示意她好像快到上课时间了。

 

夏晓彤看了眼时间还真是,于是赶紧往门外跑。

 

老陈善意提醒,“前面凸起来了……”

 

夏晓彤大羞,忘记没穿胸杯了,赶紧又跑回更衣室把胸杯穿上。

 

可是这胸杯穿的好别扭呀,杯里面湿漉漉的,很明显是老陈的那些东西。

 

哎呀,羞死了,来搞个兼职,怎么还让人弄了一胸杯的那个,这会儿还戴身上了……

虽然不是那么真枪实弹的,可老陈也总算解决出来了,身体舒坦许多。

 

就是想起夏晓彤时心里有些负罪感,毕竟人家是个小女生,他却给人敬了个满杯……

 

只不过根本不容得他想太多,已经有顾客相约上门,于是一天的忙碌也就开始了。

 

羽毛球馆的生意不错,现代人都注重身体健康,消费观念也有所提升,所以生意红火。

 

这一忙就是整天,直到晚上九点最后两名客人离店。

 

整天时间里赵媚没有来过,相信这个点更不会来了,老陈还真有些惦记她。

 

正准备着收店关门看看她的时候,有人进门了。

 

老陈身在二楼,冲楼下喊道:“不好意思,打烊了,请明天再来。”

 

他刚喊完,楼梯口处就洋溢起了夏晓彤的笑脸,“是我呀大叔,我来打扫卫生啦!”

 

把这事儿给忘了,清洁工的工作时间就是每晚九点到九点半,今早夏晓彤属于试工。

 

跟夏晓彤打了声招呼,老陈就忙碌起自己的事情。

 

不得不说,年轻人做事就是利索,不到九点半夏晓彤就忙完了,打扫的还挺干净。

 

老陈正准备招呼她走的时候,夏晓彤却忽然做出提议,“大叔,我能不能打会儿球啊?”

 

看她脸上写满了不好意思,显然是怕这个要求有些过分。

 

老陈却不觉得有什么,示意夏晓彤尽管上去玩。

 

夏晓彤挺高兴的,连声道谢后就去了更衣室,不多会儿便穿着超短裙运动背心出来了。那傲人的身材,那雪白的大长腿,直看的老陈心里头冒火。哪怕明知道是个小姑娘不合适,可也忍不住的有种将她抵在墙上,扛起大长腿一通啪叽的冲动。

 

只是冲动归冲动,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毕竟是个小女生。

 

在夏晓彤上楼打球后不多会儿,老陈也拿羽毛球拍上楼了。

 

“我陪你打会儿,腿上有伤,太剧烈的运动是不敢了,但简单的走两步还是没问题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