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摸摩托车司机裤裆:装修工让我变Gay

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老婆的表现,让我的心又痛又恨。

等老婆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再问她。

 文学

表面上,我们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我心里明白,自从老婆对我开始说谎,我再也没办法去相信她了。

等老婆收拾好桌子,我准备去卧室的,这个时候她竟然抱住了我,坐在了我的身上。

我皱了皱眉,说实话,我现在很讨厌她这样亲昵的举动,让我感觉她也是这样讨好那个奸夫的。

“老公我和你结婚快一年了,我很珍惜我们的婚姻和生活,现在我们生活渐渐好了,你也快转正了,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工资一万多,还了房贷,还可以买辆车,到时候再生个孩子,老公你说好吗?”老婆她光滑的脸蛋擦拭着我的额头。

我嗯了一声,心里明白,如果老婆还是这样,继续欺骗我,这个家肯定会一直猜忌下去的。

“老公昨天我睡着了,你都没有碰我,昨天其实我挺想你的。”老婆在我耳边轻咬着,低声羞道。

难道昨天裤袜上流的东西,是老婆的,不是那个男人的,真的是我多想了。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一想到这里,我就一股怒火,让我想到老婆上午商场的表现,我就断然否决了那个自欺欺人的念头。

“老公,我今天给你一点补偿。”老婆脸蛋贴着我的耳朵,嘴唇吹着热气,轻声轻语的低喃。

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很光滑,很柔软,更是两腿慢吞吞的骑坐在我的身上。

她的身子很是撩动那股原始的火焰,魔鬼一般的身材,我的手搭在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上。

我的耳朵被她轻咬着,舌那是我的敏感地方,她心里很清楚。

通常老婆都是在床上,才会害羞的去做。

老婆此刻突如其来的表现,让我皱了皱眉,她难道想要用性来弥补这个家,让我不再追问下去?

我的腰带一松,裤子就被老婆直接脱掉了,就看到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微微扭动,臀部轻轻擦过我的双腿,坐在了我的身上……

过了半个小时,结束了战斗。

“老公你刚刚好猛,把人家折腾的浑身都还软。”老婆依偎在我的怀里,脸上露出浓浓的满足。

我望着她的神情,说实话作为男人,还是很满意的,她身材和模样确实是无可挑剔的,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腰身纤细,雪峰一手难握。

我刚刚的表现确实比平常粗鲁了许多,或许是想到她出/轨的缘故吧,难道她喜欢这个调调,所以才耐不住平淡的生活,被秦主任给趁机得手?

我想到那天晚上,秦主任是不是也是这般撕破老婆裤袜,占有她的。

“你很喜欢裤袜被捅破,从后面吗?”我心里有一些恶心,装作随意的问道。

“偶尔还好吧,就是有些太浪费了。”老婆神色有些扭捏,在我眼里,我感觉她好像很兴奋。

“如果有人帮你买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和你玩了。”我脸色一沉,想到今天商场内/衣店,难道老婆的内/衣连同那件裤袜,是秦主任送的。

“想什么呢老公,除了你,别人也不会给我买内/衣呀。”老婆并没有发现我脸色的变化,撒娇的揉了揉我的脸,撅着小嘴哼道。

我眉头皱的更深了,我突然感觉好像不认识她了一样,打心里感觉,她其实很喜欢那个调调。

老婆的内心深处,是不排斥那种新鲜刺激的游戏。

我决定抽空去那家店看一看,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第二天我和老婆一起上班,刚进了电梯,发现有很多人,因为赶时间,皱了皱眉还是挤了进去。

她今天穿的挺漂亮的,白色的收腰长袖衬衫,下身是黑色的条纹包臀裙,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她今天没有穿裤袜,白皙光滑的一双美腿,尽览无疑,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在电梯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尽显无疑。

她刚进去停顿的刹那,胸在白色衬衫里上下起伏,很多人的目光都注视了过来。

我皱眉拉了拉老婆,让她靠近在我的旁边,然后低着头看了一下手机。

突然我听到几个粗重的呼吸声,我愕然的抬头扫了一眼,眼神内迸发出怒色,一个男的身子前倾靠近了她的后背,一手拎着包挡着周边的视线,不过他撅着屁股的举动,应该再试图用那个地方往她的臀部上顶。

我发现老婆和我一样在看手机,好似没有注意一样。

我直接把老婆,拉到了我的前面站着,回头怒瞪了一眼那个男的,在这个地方吵架也没意思,对方肯定不会承认,何况住在一栋楼的,传开了也不好。

等下了一楼,我拉住了欲要走的老婆,沉着脸问她刚刚怎么没有躲开。

“什么躲开?”老婆有点一愣道。

“你自己的身子,难道你自己没有感觉,刚刚有人占你便宜,靠你那么近,你难道没有觉察到?”我皱眉很是不满道。

“老公电梯里人本来就多,碰一下也很正常的,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老公不说了,我上班快迟到了。”老婆笑着,就拉着我的胳膊,催促着我朝外走。

“不是我小家子气,你的身材这么好,如果不保护好自己,万一对方得寸进尺,到时候我不在,你会吃大亏的。”我有些不满她很随意的态度。

“老公其实你有点大惊小怪了,电梯里人本来就多,难免会碰触一下,有时候坐公交车,比这人还多的,我总不能不让别人上电梯,坐公交吧。”老婆有点哭笑不得,好似认为我太神经质了,急着要走。

“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老婆的解释,直接点燃了我的愤怒,我突然拉住她沉声道。

“老公别吃醋了,我以后会注意的。”老婆语气柔软了下来,拉了拉我的手臂,她以为我只是在吃醋。

老婆的电话突然响了,我瞥了一眼看到竟然是秦主任的名字,我眉头紧皱,大早晨的打什么电话,难道是忍不住了,又想约她去开房?

听到他们聊了一会,老婆有些皱眉的样子,隐约间好似听到是让她快点来。

我冷笑一声,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两天肯定聊的很开心,昨天在商场可是有说有笑的。

我装作没听到,看向其他地方,过了两分钟老婆挂掉了电话,挽着我的胳膊催促我赶紧赶公交。

她这么着急,真的是去工作吗?

我为了不让老婆起疑心,嘱托她坐公交车注意一些后,跟着我也去了学校,上午两节课上完后,我想起了老婆的事。

老婆和秦主任在一个同单位,除非不让她上班,否则难以避免的两人会经常碰到,我又不能一直跟在他们身边。

一想到老婆在医院里,她今天穿的这么漂亮,连裤袜都没有穿,裙子下露着白皙的长腿,那个秦主任会不会受不了,直接拉进办公室就开始折腾她?

我越想越是烦躁。

“徐志,你咬牙切齿的,在想些什么呢?”一道温柔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我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喊了一声,嫂子你来了。

对面和我说话的女老师,她老公是我大学时的辅导员刘伟,我毕业后一直叫他刘哥。

我能留在上海实习,多亏了刘哥的帮忙。

当我到了这家中学的时候,我才知道,刘哥的老婆是我实习那个班级的生物老师。

刘哥对我很好,逢年过节都会喊我去他们家吃饭,有了这层关系,渐渐地,我和嫂子的关系也挺亲近的。

“早上肯定没吃饭吧,刚刚都听到你肚子响了,喏,先吃点垫垫,别想那么多,先填饱肚子。”嫂子抿嘴一笑,从她的办公桌上,拎了一个保温盒打开,取出饭菜放到我的桌子上。

“嫂子,这不合适吧,这是你的午饭。”我有些尴尬,因为今天老婆的事,把吃饭的事情给忘了,想到十点多了,食堂也没饭了,只能等中午凑一顿了,刚刚确实肚子饿的响了。

“没事,我最近减肥,你吃吧。”嫂子笑着道。

“那要么这样吧,嫂子,我中午请你吃饭。”我确实有些饿了,而且嫂子饭盒里的米粉肉也是我爱吃的,想了想也就不推辞了。

嫂子身高一米六出头,时常穿着一身正规的职业裙装,瓜子脸,皮肤很白皙,说话的声音,很温柔,特别笑的时候,显得很亲切迷人,让人有一种碰到亲人的感觉。

或许毕业后就当老师的关系,很少接触社会,她看起来有一些腼腆,弯腰帮我把饭盒打开,很温柔的递给我筷子。

嫂子不经意弯腰的时候,白色衬衫最上面的钮扣崩开了一个,我忍不住瞟了一眼,竟然比老婆的还要大上一些的感觉。

我知道嫂子穿着挺保守的,没想到她衣服下的身材也这么的棒,刘哥还是挺有福气的。

突然一道印痕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不露声色的再瞟了一眼,那道淤痕在嫂子雪白的胸口上,如果不是刚刚嫂子弯腰,我估计还看不到的。

那道印痕像是手指大力的捏,揉造成的,带着明显的手指头印。

看来当时,用的确实劲挺大的,想到柔弱,略微腼腆的嫂子被这样对待,当时肯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我对刘哥的粗鲁有些不满,

“嫂子,刘哥对你还好吗?”我担心嫂子在家受了委屈,听说大学那边最近评先进老师,刘哥难道是为了拿职称,压力大,才把火气发泄在嫂子身上。

“挺好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嫂子笑着道。

我看了看嫂子,想到她也是成年人了,我也不好太直接去问,毕竟人家是夫妻。不过我心里却咯噔一声,嫂子说挺好的,难道她很享受那个粗鲁的过程?

我突然想到,老婆不会是受不了我平淡的生活,才会选择出/轨,寻求更刺激的体验吧?

我想到这里,胸口有些发闷,有些吃不下去了。

“怎么了?难道今天做的不好吃吗?”嫂子有些疑惑道。

“嫂子我能问你一个事吗?”我突然放下筷子道。

“你说,搞的还挺严肃的,呵呵。”嫂子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嫂子我哪里严肃了,只是随口问问,呵呵,你别太紧张,我就是想知道,女人心里是不是都有寻求刺激的想法?”我装作随意的问道,只是不想气氛太紧张。

“刺激?当然有,比如我有时候就很冲动的想游泳,不过我不会水。”嫂子笑着道。

“嫂子我说的不是游泳这一类的体育运动。”我有一些哭笑不得,看了一眼她保守的职业装下包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脑子冒出一个念头,她去游泳,肯定很多人都盯着看的。

我深吸一口气,不敢再乱想。

“那是什么?”嫂子不解的望着我。

我望着嫂子望过来的眼神,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很想知道她的想法,因为她和老婆性格挺像的,或许我能在她这里,知道老婆的心理想法。

我尽可能说的比较隐晦一些,费了好大功夫,才让嫂子有些明白了。

“啊。”嫂子脸色刷的一红,有些嗔怪的看着我,我被看的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依然盯着嫂子看过去,我很希望知道这个答案。

“其实怎么说呢,太平淡的生活确实需要一些调剂的,这样夫妻生活或许会更好一些。”嫂子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看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

我感觉这个时候的嫂子,好似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

我其实挺不想去难为嫂子,但是我心里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看到她身上的那几道指痕,我猜想她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

“嫂子你也喜欢这个吗?”我咬牙再次问道。

“你怎么问这个?不回答行吗?”嫂子有些尴尬,避开了我的目光,装作在收拾东西。

我张了张嘴,我看出了嫂子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停了一会,嫂子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期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抚了抚刘海,脸蛋挂着一些酡红。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告诉嫂子,虽然这个话题很让她为难,但是我确实很想知道。

或许她看出了我的认真,或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让她胆子稍微大了一些,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给我说了。

我听到嫂子说,她有时候是不太喜欢的。

我皱了皱眉,有时候不爱喜欢,难道大多数是喜欢的吗?

看不出来外表端装的嫂子,还挺喜欢刺激的生活,难道外表本分,温柔的女人,内心是很压抑,需要迫切释放的吗?

“嫂子,整个过程,你会感觉……舒服吗?”

我没有过多的纠结嫂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直接问道她的感受,因为老婆的表现,让我感觉老婆内心是很开放的。

“这……还好吧。”嫂子好似怪我问的太细了。

嫂子肯定以为我在故意挑逗她,殊不知,我心里只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我对老婆越来越不理解了。

昨天晚上我的粗/暴,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身体的表现却比平常更亢奋,更配合。

这让我忍不住怀疑,老婆那条被扣裂捅破的黑丝裤袜,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暴力的直接用手指扣开,然后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

一想到老婆在厕所里,在楼道里或是在车上跪在那里,被人暴力的侵犯,我心里有些压抑的难受。

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叹息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摆弄着电脑。

我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太敢,也不太好意思再和她继续那个话题。

过了一会,嫂子竟然走了过来,帮我收拾起了凌乱的桌子,把我赶到了一旁去吃饭。

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嫂子会帮我很多忙,其实我挺感激她和刘哥的。以我的资历和背景,如果不是刘哥的帮忙,我肯定没办法就近在上海的一家中学实习。

嫂子更待我如同亲人,我刚刚说出那些话,她肯定很生气了。

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和她道歉。

我摆弄着调羹,吃着米饭,想着嫂子刚刚的表现,她应该也很喜欢那种刺激的体验,我甚至脑海里冒出一个令我自己都吃惊的念头,如果其他男人胁迫嫂子,让她做出某些下流的事,她是不是也不会反抗,并且很享受的。

这个念头一生,我就赶紧摇了摇头,我不想亵渎嫂子。

“饭都凉了,还不赶紧吃。”

我嗯了一声,我大口的把饭吃完,然后收拾好,放回到桌子上。

中午我请嫂子在食堂吃的饭,她打好饭,竟然和我分开坐的,我知道她是生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暂时放一放。

中午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多了一条信息,我以为是垃圾信息差点删掉,不过信息内容却让我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徐志是吧,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错,特别是那个胎记,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哈哈,或许你还不知道的吧,绿帽男,你的老婆我会好好照顾的。”

信息上点名提到了我,还有那个胎记,证明这个信息是发给我的。

我气的猛的放下了茶杯,办公室哐当一声响,很多人不解的望向我,包括嫂子。

我红着眼扫了一圈,突然冲出了办公室,一出去之后就回拨了那个短信上留的电话。

不过那号码拨过去,却是忙音,我又发信息过去,问他是谁,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信息发出去后,我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人回复。

这个短信突如其来的冲入我的生活里,却又凭空的消失。

短信内容上的文字却让我当头棒喝,昨天还抱着一丝侥幸,今天无异于坐实了老婆出/轨的证据。

因为短信上讲的,是真实的。

老婆身上皮肤非常白,衣服脱掉后,没有一丝的瑕疵,结了婚以后她告诉我,其实她有印痕的,只不过藏的比较隐蔽而已。

我当时还以为她开玩笑,最后她告诉我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眼,确实在屁股上有一个隐蔽的紫色胎记。

如果不是这条短信提醒,我几乎忘记了这个事。

该死。

我脸色铁青,一想到那个扣破的黑丝裤袜,我瞬间知道那个混蛋怎么知道那个胎记的了,肯定是在老婆后面的时候,被发现了。

要不然这样隐蔽的地方,根本没人会发现,老婆也不会主动告诉陌生人这个事情,除非那个男人,和我一样拥有过老婆的身体。

我突然流露出一股想杀人的冲动,特别一想到本分,保守的老婆,竟然犹如一条狗一样跪在那里,我就感觉深深的耻辱。

特别那句,绿帽男,更是让我羞怒的快要发疯。

我眼冒血丝,气愤到了极致。

我没想到老婆竟然在外面,给我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想到这里,我怒火冲天,想立即去质问她,不过想到她昨天的撒谎,我知道哪怕问了也没用。

现在最关键,就是找到让她无法抵赖的证据。

我没想到老婆的表现竟然这么的下贱,竟然让人掰开屁股,看到了那个隐蔽的胎记,一想到过去我视如宝贝的老婆,在外面犹如草芥一样,被人随意的使唤和践踏,我愤怒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当鲜血随着手腕落下的时候,疼痛才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再也不能回到原点,我要做的就是揪出来,那个被老婆用谎言保护起来的男人。

我首先要找到这个信息是谁发的,即然电话打不通,信息没人回,我就想到了可以去营业厅去查询,只要能找到这个人,就能揭穿老婆的谎言。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电信客服,不过那边说必须机主本人身份证号或是凭借验证码才可以,我根本拿不到这些,只能作罢。

我想到了我们班的一个学生,她妈妈是一家电信营业厅的经理,我之前去过一次,那个营业厅不大,属于一个小网点。

我匆匆用纸巾擦了一下手上的血,打电话叫来了舒雅,说出了我想查个人名之后,舒雅马上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我提醒她,这个事情很麻烦的。

谁知道舒雅告诉我,她妈妈有时候忙的时候,都是让她帮忙给顾客冲话费,办过户的,因为营业厅就在他们家楼下,所以她经常去楼下玩,这个事情很简单。

我欲言又止,我觉得我利用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去做这种违规的事,不过想到妻子背叛带来的屈辱,我默然的点了点头。

“徐老师我帮你的话,你必须答应我一个小要求。”舒雅笑着道。

“只要不是考试作弊,我都可以答应你。”我急切的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没多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我成绩可是很好的,怎么会作弊。”舒雅轻哼了一声,皱起了可爱的小眉头。

舒雅说的没错,她的学习成绩确实很好,而且还是这所学校的校花,我虽然不懂高中生评选校花做什么,有时候也感叹眼前的女孩,确实非常的漂亮。

舒雅十七岁,穿着一套上白下灰的统一裙装校服,白净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扎住一个马尾辫,两个眼睛笑起来像是会说话一样,看我答应之后,就挥了挥手,跑进了教室里。

中午的时候,老婆倒是主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晚上想吃什么,她今天下班早,可以烧给我吃。

我冷笑一声,那条短信发过来,我哪里还有心情去吃,这些都是她在外面惹的事。

一个好好的家,搞成这个样子。

我随口应付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等下午的课结束了之后,我本来打算在路上随便吃点,说实话我不大想这么早回去,面对她。

这让我会想到短信上说的那个事,

舒雅有给我打电话,说是已经查到了,让我到学校不远的小广场等她。

下午时,嫂子有问过我手怎么了,我没多解释,心里惦记着那个号码的主人,我急忙走了。

我搞不懂明明一个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见面才能说,不过我还是到了小广场。

夜晚的人挺多的,有几对还是我所在学校里的学生,尽管是高中生,或许是大城市的关系,普遍都偏成熟,有不少都手挽着手,还有抱在一起的。

不过看到我过来,那几对小情侣飞一般的跑掉了。

我没心情理会这些事情,磕了一支烟出来,没过多久,就看到舒雅气吁吁的跑了过来,满头大汗,看她的样子好像一路小跑过来的。

我从旁边超市里买了一瓶果汁,习惯性的拧开后,递给了她。

舒雅脸色红彤彤的接过饮料,很淑女的喝了几口饮料后,才是放下书包,坐在了我旁边。

我等她缓了缓,就急忙问她查的怎么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