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挺进 太深了 h姿势:肥硕东北熟妇

他蹲下身,打横抱起郑秀秀,郑秀秀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两人的肌肤贴在一块,郑秀秀感觉自己的腿似乎都没有那么疼了,反而是身子烫的不行。

刘志刚将郑秀秀抱到了沙发上,拿过她一直脚踝,仔细查看,眉头紧皱:“看起来好像是肿了,我去拿点红花油给你擦擦。”

 文学

“谢谢刘叔。”

刘志刚很快拿来了红花油,现在揉搓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轻轻覆上了郑秀秀的脚踝,缓缓揉捏着。

他的手法很轻柔,生怕弄疼郑秀秀一样。

揉着揉着,郑秀秀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红润。

刘志刚是木匠出身,手上的力气很大,和郑秀秀娇嫩的皮肤摩擦着,带来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

郑秀秀忍不住嘤咛一声,不小心泄露了一丝娇吟。

刘志刚心中一动,手上的动作不停,偷偷抬眼打量郑秀秀。

她的两条长腿都暴露在空气中,又长又直,像是两根筷子一样,刘志刚第一次看见就连脚趾都生的粉润可爱的人。

郑秀秀长得实在漂亮,这种清纯中带点妩媚的诱惑,是个男人都抵抗不了。

因此,刘志刚的心思活跃了起来。

“秀秀啊,我还没问过你。我和你妈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没有什么不适应吧?”

刘志刚一边说着,一边更加温柔地抚摸着郑秀秀的小腿。

她的肌肤如同一块嫩滑的豆腐,让人爱不释手。

“刘叔,你说什么呢,我当然、啊,我当然没有不适应啊。你能和我妈妈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她真心为母亲找到归宿感到开心,同时也庆幸自己能够近距离接触刘志刚。

她对刘志刚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来源于小时候对于父爱的缺失,也来源于长大后对于情事的渴望。

刘志刚介于父亲和男人之间的角色,让她深深地被吸引。

此刻,郑秀秀小脸通红,心里有几分羞涩。

她伤的明明是脚踝,刘叔怎么摸到了她的大腿?好害羞,可是这种感觉好舒服啊……

不知不觉,刘志刚的大手已经来到了郑秀秀白皙光滑的大腿。

郑秀秀挣扎了一下:“刘叔,我这里没受伤!”

“别动,我一起帮你看看,万一有擦伤呢?”

刘志刚嘴上找着借口,手上的动作可是没听。

青春的郑秀秀就像一只鲜嫩水灵的蜜桃,任君采劼,这让刘志刚心头火热。

红花油的味道弥漫在两人的鼻尖,但却掩盖不住那越来越暧昧的气氛。

郑秀秀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很麻、很痒,她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抚摸着私密部位。

这种感觉陌生、新奇。

再加上对象是刘志刚,更增添了一种背德的刺激。

郑秀秀扭动着娇躯,她看着刘志刚越来越火热的眼神,她知道,再这么下去就要出事儿了……

好在这时,灶台上的水壶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刘志刚的动作。

他起身去关掉水壶,郑秀秀也趁机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只是心脏还砰砰直跳。

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和刘叔走这么近是不对的,毕竟他是自己名义上的继父,可是……

郑秀秀挣扎着,同时也在纠结着。

浴室事件之后,郑秀秀开始刻意与刘志刚保持距离,她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做出了对不起母亲的事情。

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地相处了三天,直到有一日,刘志刚酒气醺醺地回到了张春华家。

他一进门,蹬掉了鞋子,嘴里大声喊着:“春华,春华?!”

刘志刚没有开灯,抹黑打开了卧室的门。

他喝多了酒,满脑子都是张春华丰满的身子,此时有些饥渴难耐。

郑秀秀被声音惊醒,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道黑影压在了她的身上。

郑秀秀原本正在睡觉,突然被一个身影重重地压在了身上,紧接着,一双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起来。

她心里一惊,双手拼命推着刘志刚,嘴里喊道:“刘叔,你放开我……”

但此时的刘志刚已经醉的分不清眼前人到底是张春华,还是郑秀秀,他的大手探进身下人的睡衣内,摸着那滑嫩的肌肤,嘴里念叨着:“春华啊,你最近抹了什么保养品,皮肤怎么这么光溜。”

这手感,摸起来简直像是十七八的大姑娘一样!

刘志刚的大手像是一双烙铁烫着郑秀秀的身体,她的身体泛起了一奇怪的感觉,热热的,腿间涌出了一股热流。

她知道刘志刚这是喝多了,把自己当成母亲了,无奈刘志刚力气大的很,紧紧地禁锢着她的身体,郑秀秀根本动弹不得。

刘志刚身上雄伟的男性气息钻进郑秀秀的鼻尖,她被他拥抱着,心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刘叔的手臂好结实,如果可以,真想一直被他这样抱下去……郑秀秀咬了咬唇,就算刘志刚将自己当成了母亲张春华也没关系,等酒醒过后,说不定刘叔已经忘了这些呢?

面对刘志刚的求欢,郑秀秀有一瞬间的动摇。

刘志刚抚摸着“张春华”不同于往日的紧致肌肤,一阵满足,同时身上越发的火热,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郑秀秀,脑海中浮现了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庞。

刘志刚低下头,准备吻住张春华的嘴唇,结果却看到了郑秀秀的小脸。

她一脸的隐忍,满面红润,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要命的感觉一样。

秀秀?她怎么会在张春华和他的房间里。

突然,刘志刚想到张春华出差去了,家里哪有她的身影,而自己身下压着的,可不正是郑秀秀!

他的酒都化作冷汗流出来了,刘志刚霍地站起身,说话都有些大舌头:“秀秀,刘叔、刘叔喝多了,看错了,对不起!”

郑秀秀终于喘了一口气,刚才被刘志刚抚摸的时候,她的腿间一片泥泞,好在他及时收手,又有被子看着,看不到她现在的窘状。

刘志刚心里忐忑,郑秀秀是个面皮薄的小姑娘,他这种行为说白了就是在耍流氓,若是郑秀秀告诉了张春华,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好不容易二度开春,老来有伴,刘志刚不想就这样断掉。

郑秀秀小脸憋得通红,双手捏着被角,眼睛也不敢看刘志刚,看样子是羞涩到了极点。

“刘叔把你当成你妈妈了,真的对不起!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刘叔什么都满足你,好不好?”

郑秀秀抬头看了他一眼,刘志刚看不见她美眸中未退去的春色,整个人都沉浸在慌乱中。

郑秀秀其实并不生气,就是感到羞耻,有些不好意思,听刘志刚这么说,于是准备给他一个台阶下。

“我不会告诉妈妈的,不过刘叔你得补偿我。”

郑秀秀嘟起了嘴巴,模样看起来娇俏可爱。

刘志刚心里一阵放松,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什么事情,你说吧。”

“明天陪我出去逛街,陪我玩一天!”

刘志刚还以为郑秀秀会向他要什么昂贵的东西,没想到她的要求这么简单,当下一口答应。

“没问题!”

他赶忙离开了郑秀秀的房间,再多待一秒,刘志刚都怕自己忍不住内心的躁动,玷污了那纯洁的身子。

他躺在床上,脑海里仿佛还残留着那饱满弹软的手感,一阵心猿意马,和郑秀秀在同一个屋檐下独处,是一种折磨。

两人隔着一道屋檐,却是各怀心事,都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早,刘志刚早起准备了早饭,张春华不在家,照顾郑秀秀的重任自然落在了刘志刚的身上。

郑秀秀洗漱完毕下楼,她今天穿了一件非常凉快的打扮,热裤一直拉到大腿根,露出两条白花花的长腿;上身穿着一件紧身T恤,发育良好的身材被完全地展现出来,雪白修长的脖颈像天鹅一样动人,面容清秀可爱,看的刘志刚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

她这样走在街上,无疑回头率是极高的。

想要郑秀秀会被其他的男人用猥琐的目光打量,刘志刚皱了皱眉:“秀秀,你去换一件衣服,这身太暴露了,不符合你的年龄。”

“可是刘叔,今天天气很热啊。”

“等下我们出去逛街,刘叔给你买两身好看的裙子,穿着就不热了,你先去把身上这身换了。”

等郑秀秀重新穿着牛仔裤T恤出来的时候,刘志刚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这才符合你的年纪!”

两人吃过饭,郑秀秀很兴奋,因为张春华工作忙,她已经好没出来逛街了。

她拉着刘志刚的胳膊,两人走在街上,就像一对真正的亲热的父女。

可刘志刚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郑秀秀挽着他的手臂,柔软的傲人时不时地擦过他的胸膛,让他想入非非,忍不住在脑内勾勒郑秀秀那青春靓丽的胴体。

每当郑秀秀活蹦乱跳地走在他的眼前,刘志刚最先看的,是她那像是蜜桃一样浑圆挺翘的臀部。

郑秀秀的依恋,崇拜,也同样让他着迷,他对郑秀秀,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的心思了!

“刘叔,我穿这件裙子好看吗?”

郑秀秀拿着一件裙子在自己身上比划着,小脸儿开心地满是红晕,煞是动人。

红色将她原本就白皙的肌肤衬托地更加白皙,刘志刚赞道:“好看,很适合你,去试试吧?”

两人一同去了更衣室,郑秀秀发现更衣室是拉帘,很容易被人误闯,于是拜托刘志刚:“刘叔,你能帮我看住门口吗?”

“没问题,你进去吧。”

郑秀秀拿着裙子进去了,刘志刚则站在门口,牢牢地守住。

他心思活跃起来,忍不住在里面幻想更衣室内的情景,以及郑秀秀那白皙光滑的身子,想到这些,心里不禁变得有些火热起来。

更衣室的门就是一道柔软的帘子,只要轻轻掀开,就能看见里面的场景……

刘志刚心脏砰砰跳,他咽了一口口水,准备掀开帘子的时候,正巧一个服务员从他身边经过,吓得刘志刚立刻收回了手。

他冷静下来,猛然想到商场都是有监控的,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差点干了傻事!

不一会儿,郑秀秀从更衣室走出来了。

红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的肌肤像牛奶一样白皙滑嫩,玲珑有致的身材被凸显的淋漓尽致,后背露出了一块光滑白皙的美背,看的刘志刚目不转睛。

郑秀秀整个人仿佛从天真可爱的少女蜕变成了带有一点小性感的女人,衬托的五官更加娇艳动人,媚眼如丝。

“好看,这裙子太配你了,买!”

郑秀秀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是美丽动人,看着刘志刚有些呆滞的申请,心里有些沾沾自喜。

她原本有些犹豫这裙子的价格,刘志刚却当机立断,直接掏腰包买了下来,他的慷慨不禁让郑秀秀对他更加喜欢了。

两人逛着逛着,刘志刚手里已经拿了不少的纸袋,他是真的将郑秀秀当成半个女儿来宠,只要郑秀秀喜欢的,刘志刚都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郑秀秀心里更加欣赏他,成熟的男性果然和她们学校里那些毛头小子不一样,连买瓶饮料都要磨磨唧唧半天,相比之下,还是刘志刚更大方。

更何况刘志刚长得也不差,小麦色的肌肤,外表完全看不出五十多岁,有点像现在比较火的男明星波叔,脸上留着性感的大胡子,浓眉大眼,一身腱子肉,走在路上也让不少小姑娘频频回头注视。

郑秀秀有些吃味,于是靠近了刘志刚,紧紧地贴着他走着,向路过的这些女生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两人逛到二楼,郑秀秀看见一家卖女式用品的店子,开心地直奔店门,刘志刚也只能无奈地跟在她的身后。

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拉着一个老大爷走进女式内衣店,这可是一幕奇景,店员们纷纷看过来,还伴有窃窃私语,让刘志刚老脸有些挂不住。

店员热情地围了上来:“需要帮您介绍吗?”

郑秀秀摇摇头:“不需要,我自己随便看看!”

说着便拉着刘志刚在女式内衣店逛了起来,这里大部分都是女客人,刘志刚的到来简直像是羊群突然闯入了一只狼那样突兀,偏偏郑秀秀一点没察觉到,一是她已经在心里彻底接受了刘志刚,二是她平时和妈妈逛街习惯了,并没有意识到有任何的不妥,甚至还兴致勃勃地拿起柜子上的小内内给刘志刚看。

“刘叔,你看我穿这种会好看吗?”

刘志刚看了一眼,被内衣包围的她心里早已是起伏不定,这么一看更是要了老命,只见郑秀秀的指尖挑着一块薄薄的纯棉布料,他脑中瞬间出现了一幅场景。

薄薄的布料紧紧的包裹着郑秀秀两团大小刚好的蜜桃臀,勾勒出圆润饱满的形状。腿间被紧紧地勒着,勒出些许形状,让人幻想着布料下面的美妙风景……

刘志刚心中狂跳,好在他的皮肤是小麦色,因此看不太出来他现在的脸色。

他含糊地点点头,强迫自己赶快移开视线:“还成吧。”

郑秀秀兴奋地一脸挑了好几条小内内,而刘志刚则是拼命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试图让自己不要在脑内意淫郑秀秀。

他的视线转到了一旁的情趣内衣展柜上,心头一热,差点飙出鼻血来。

塑料模特的身上穿着一件吊带抹胸情趣内衣,束腰高高地收起,臀部则是有一块镂空的设计,最隐秘的部位展现的一览无余。

猛地一看,这塑料模特的身材有几分像郑秀秀,刘志刚不由自主地脑补郑秀秀穿上这身情趣内衣的劲爆场景,当时心里有些飘飘然,恨不得当场买下,回家就让郑秀秀穿给他看。

郑秀秀见他目光呆住不懂,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原来刘志刚一直在看不远处的情趣内衣,她小脸一红,忍不住问道:“刘叔,你很喜欢那种内衣啊?”

没想到刘叔看着外表挺憨厚的,内心竟然这么奔放。

“啊,我,不是,我随意看看。”

刘志刚哪好意思承认自己正在脑补郑秀秀穿着这内衣的场景,忙说不是。

郑秀秀眼珠一转,娇俏地说:“你喜欢就买下来啊,送给妈妈当礼物。其实我能理解的,你们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夫妻生活也是要追求质量的……”

刘志刚有些惊讶,没想到郑秀秀会说出这种话来。

“这些都是正常的生理需求,我都是从书上看到的。刘叔,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们就卖两件吧!”

郑秀秀提议到,刘志刚也就顺水推舟地同意了,这几件情趣内衣的设计都不错,他还没试过这种年轻人的东西,正好等张春华回来,可以和张春华试试。

两人逛完街,刘志刚带着郑秀秀去吃了饭,看了一场一直想看的电影,一直玩到了晚上,郑秀秀才说累了想回家。

一回到家,她就毫无形象地倒在了沙发上,蹬掉了自己的鞋子,脸上带着笑容,懒懒地对刘志刚说:“刘叔,谢谢你,今天我玩的好开心啊!”

刘志刚也感觉心情也愉悦,和年轻活泼的郑秀秀在一起待久了,他也感觉自己仿佛年轻了几十岁那样。

休息过后,两人开始在客厅整理今天买的衣服,挑到好看的裙子,郑秀秀还要穿在身上向刘志刚显摆一番。

正巧郑秀秀翻着袋子,翻出了刘志刚买的那几件情趣内衣,顿时小脸一红。

刘志刚也看见了,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丝尴尬,毕竟情趣内衣这种东西总会让人联想到一些香艳的场景,以及不好的画面。

郑秀秀拿着内衣站起身,嘴上说着:“我去把衣服送回房间!”

刘志刚却是叫住了她,脸色有些犹豫,眉头微皱:“秀秀,这些内衣买回来也没让你妈妈试过,万一不合身怎么办?”

郑秀秀愣了一下,看向刘志刚手中的情趣内衣啊,是啊,万一不合身也起不到提升情趣的效果,只能扔了。

但这些东西还挺贵的……

“不如这样吧,你和你妈妈的身材差不多,你穿上我看一下,这样也能确定是不是合身了。”

刘志刚的要求,让郑秀秀彻底愣住了。

要在刘叔面前穿这么暴露的衣服?她的小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

而刘志刚则是恳求地说:“只是穿上看看合不合身,你也不想让刘叔的钱白花吧?”

刘志刚说的言辞恳切,郑秀秀咬咬牙,同意了。

只是换几件衣服而已,又不会做其他的什么事……想到这里,郑秀秀心里一松。

“好吧刘叔,你等等我,我去楼上换。”

刘志刚心里一喜,连忙点头。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但刘志刚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而当他看见郑秀秀穿着衣服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刘志刚感觉自己这辈子值了!

郑秀秀穿着一身黑色吊带丝袜情趣内衣,抹胸将上围紧紧包裹住,高高地耸起,露出那深深的诱人沟壑;丝袜则是让郑秀秀的两条长腿显得无比诱人,看着就让人有抚摸一把的欲望。

刘志刚的眼神霎时变得火热起来,而郑秀秀则因为他眼神中赤裸裸的痴迷而感到不好意思,同时又有些沾沾自喜。

果然他的魅力是不输给母亲张春华的。

刘志刚咽了一口口水,声音有些喑哑地说:“秀秀,你能转过身给我看看吗?”

郑秀秀强忍着害羞,闻言转过身去,露出那白皙圆润的两瓣翘臀,大半的白嫩都露在外面,配合着郑秀秀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像是一块光滑的果冻一下。

刘志刚上下两张嘴动了动,真想一口咬在郑秀秀的翘臀上。

肆无忌惮地欣赏过郑秀秀的“表演”后,刘志刚收回了目光,故作正经地说:“好了,看来这套衣服很合适,你去换下一套吧!”

郑秀秀点点头,脸色有些微红,她这是怎么了,光是被刘志刚看着,就已经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一股热热的东西也不由自主地顺着腿间流了出来……

她甚至想到了那天刘志刚喝醉后,压在自己身上的场景,郑秀秀咬了咬牙,将脑中想被刘志刚抱在怀里抚摸的念头甩了出去。

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放纵的女人?郑秀秀如是想到。

这一晚,在欣赏过郑秀秀的表演之后,刘志刚做了一夜的春梦。

他先是梦到了张春华,神勇无比地将她弄得浑身酥软,然后身下的人又变成了郑秀秀,让初尝情事的少女娇吟不断,刘志刚心中升起了大大的满足感。

他醒来后,一摸被子,不禁苦笑了一声,看来是张春华走了太久,他憋得时间太长了,竟然连着做了一夜的春梦。

今天是周一,郑秀秀开学了,因此刘志刚早早地就起来做饭,郑秀秀洗漱完毕走到餐厅吃早饭,两人想着昨夜的事情,均是各怀心思。

刘志刚满脑子都是昨晚旖旎的梦境,而郑秀秀则是暗暗在心里较劲,不知道昨晚刘叔看了她穿着情趣内衣的样子会作何想法,是觉得他更漂亮一点,还是妈妈呢……

“刘叔,我上学去了!”

“唉!”

郑秀秀背起书包向门外走去,刘志刚也收拾了碗筷,背上自己的工具箱,向门外走去。

刘志刚和张春华搭伙过日子之后,就搬进了张春华的家里,自己原来的房子租出去攒钱给郑秀秀做大学储备金。

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好在刘志刚有一把好手艺,于是捡起了工具箱,重出江湖,给人打打家具挣些钱。

现在的人都习惯去家具城买家具,自己打的实在少之又少,但刘志刚的手艺好,打出来的家具不仅和家具城卖的一样,而且价格便宜了一半,很快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手艺人,不少人排着队想让刘志刚帮忙打一套家具。

今天他托人介绍,接了个活,给隔壁楼新搬来的人家打一几个橱柜。

材料已经选好了,就等着付钱去买,今天刘志刚上门,是为了看看橱柜安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