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男朋友把我腿打开了_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小说

肖章一口气说了出来,没有理会中年妇女时不时的打断,说完之后,有些紧张的等着他答复。

这一刻,中年妇女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突然就变得一本正经起来,肥腻的脑袋点了点,然后才说:“这样也好,那就开车吧!”

 文学

肖章急了,签合同跟开车有什么关系?

“高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您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把合同签了,免得我来回跑,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也不方便。”

肖章压下心底的紧张,根本就不敢跟中年妇女对视,心里也更加着急了。

“小章说笑了,签合同首先得有合同吧!”

“合同在哪里?”

肖章疑惑的看着中年妇女,发现中年妇女目不斜视,连看他一眼都没有,这种一板一眼的做事方式给了肖章很多的压迫感。

“在我临时的会议室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肖章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原来是去她会议室呀,看来自己真的想的有点多。

可一颗心刚放下没有多少时间,当肖章看到车子停在一家酒店的门口时,又再次悬了起来。

“高总,您把我带到这里面是什么意思?”

肖章有点慌,一个劲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说服着或许不是他想的那样,可依然很紧张。

“这里就是我临时的会议室呀,你不是要签合同吗?跟我上去吧!”

说完,中年妇女便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肖章急了,快速上前挡在了中年妇女的面前。

“高总,您看,要不您把合同拿下来,我们在车里签怎么样?”

中年妇女突然笑了起来,只是笑不达眼底,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危险感。

“小章,你这是开玩笑吗?你见过有在车里签合同的吗?你还年轻,我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嫂子可是大老板,不会这点道理都不清楚吧,你回去告诉萧玉儿,就说我们的两家的合同就此结束,以后她都不要想和我合作!”

肖章一听就急了,心里道,嫂子因为信任我,才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要是办砸了怎么对得起嫂子的信任?

而且公司损失一个大客户,这也不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一想到这里,肖章便急忙说:“高总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年轻不懂规矩,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看到肖章放低了姿态,中年妇女的眼角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一个刚出茅庐的小朋友,还想跟自己耍心眼,不可能。

“那就上去吧,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第二次!”

就这样,肖章跟着中年妇女到了房间,进门的时候,他才发现司机没有上来,整个人房间就他跟中年妇女两个人。

为了保证安全,他进门之后故意没有关门,中年妇女看到之后,直接说:“你把门关上吧,随便坐,我先去洗个澡,出来我们再签合同。”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肖章只能任由中年妇女一点点的拖着时间,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等着中年妇女出来。

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很快,中年妇女的腰间只缠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那颤巍巍的肥肉,让肖章看着恶心,下意识的就躲开了目光。

“小章随便坐呀,我这里有一瓶红酒,你陪我喝一杯吧!”

说完,也不管肖章愿不愿意,直接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打开之后给肖章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肖章知道自己的酒量,要是喝多了就危险了,于是只喝了一口,就急忙放下酒杯放,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高总,我不能喝酒,一喝就醉了,到时候我们的合同就没办法签了……”

老高来回的在肖章的面前晃悠了几次,肖章心里早就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了,虽然对这肥胖男人的身体没有多少兴趣,毕竟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晃荡,是个男人都会不好意思。

如此帅气的小哥哥就在面前,中年妇女早就忍不住了,要不是害怕逼急了,坏了好事情,他估计早就扑上去了。

原本中年妇女是准备将肖章灌醉,享受享受小帅哥的滋味,可发现肖章根本不上钩之后,中年妇女最后一点耐心也没有了,直接从一边的公文袋里拿出一份合同,将合同扔在了肖章的面前。

“这就是合同!”

肖章大喜,简单的看了一眼,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便直接对中年妇女说:“高总,麻烦您签个字!”

可惜,肖章高兴的太早了,中年妇女此刻二郎腿翘着坐在沙发上,精明的目光盯着肖章,冷漠的说:“想要我签字,简单,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签!”

“高总,您这是?”

肖章紧张的看着中年妇女,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

“小章,你也是个聪明人,你现在刚刚进入职场还不知道,合同从来没有这么简单就签了的,你懂吗?”

肖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高总。

“高总,您有话就直接说!”

高总就好像没有看到肖章目光中的紧张似的,一双老鼠眼滴溜溜的在肖章的身上打着转,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这样很简单,只要陪我睡一觉,这合同我就给你签了!”

轰隆!

一声惊雷,直接将肖章给劈到了,肖章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对不起高总,您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肖章吃惊过后,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来,从一开始她就被这个中年妇女给耍了,可笑自己太笨,居然没有发现。一边骂着自己真是太没有脑子竟然不知道酒里面下了药,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凭借着最后的理智向门口跑去。

“怎么,现在想离开?你觉得还来得及吗?”

中年妇女的声音突然传来,让肖章一阵紧张,下意识的就朝着门口跑了过去。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中年妇女的速度居然挺快,就在他快要跑到门口的时候,居然一把将自己抓住了。

“阿!”

肖章被下了药,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只能眼睁睁的被中年妇女拖拽到了床上。

“你想干什么?”

肖章的衣服被中年妇女撕扯的袖子都掉了,发型也早就乱了,此刻一脸紧张的看着中年妇女,害怕的不行,却不得不咬牙坚持。

中年妇女腰间缠绕的浴巾也因为俩人的纠缠早就掉了,露出了胸前的起伏……

“哈哈,小帅哥,我就和你明说了,今天你好好伺候我,否则你就看着办……”

中年妇女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直接朝着肖章扑了过去。

肖章知道,这个时候紧张也没有用,只能冷静下来,他瞅准时机,在中年妇女压上来的时候,一张嘴便咬在了她的身上……

趁着她捂住被咬伤那里的时候,肖章急忙跑了出去……

站在酒店外面,肖章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肚子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它拿起手机拨通了嫂子的电话。

“喂,嫂子,……”

肖章也不敢说什么,搞得电话那头的萧玉儿也紧张了起来。

“肖章,发生什么事情了?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嫂子,嫂子一定找他算账,给你出气!”

萧玉儿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语气中带着一丝焦虑。

“嫂子,那个高总不是一个好人……”

毕竟做为一个男人,有些说不出口,但是萧玉儿听在耳朵里,却是全部都明白了,悬着的心才放下,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怎么了,她是不是欺负你了?我回来就收拾他。”

听到嫂子要给自己出口气,让肖章的心情好了一些,这才勉强恢复正常道:“没有,她想要那个我,被我给反应过来咬了她一口,趁着她不注意就逃跑了!”

肖章不好意思说的太明白,语气有些含糊。

可电话那头的萧玉儿眼皮却跳了一下,自动忽略了肖章被欺负这件事,急忙问道:“你咬了高总?”

肖章没有听出萧玉儿语气里其他的意思,还以为他只是关心她,便点了点头说:“嗯!”

嘶!

说完之后许久都没有听到萧玉儿的回复,又有些紧张起来。

“嫂子,您在吗?我是不是给您闯祸了?”

萧玉儿这才从那种错愕中回过神来,他作为男人,自然知道高总对自己生意的重要性,听到肖章这么说,她差点就直接说他给自己闯大祸了。

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安慰肖章说:“没事的,是她先欺负你的,你也是自我防卫,你别担心,早点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嫂子就行了。”

听到嫂子这么说,肖章心里只剩下感动,他知道,今天这么一闹,嫂子跟姓高的合作也就没有了,到时候损失肯定很大,可嫂子居然没有怪罪她,这么一想,她就觉得今天受得委屈不算什么了。

放下电话后,肖章也没有耽搁,直接拦了一辆车回到了家里。

红酒里面的药性,肖章怎么挥都挥不掉,那蔓延开来欲望,就好像如影随形的跟着他。

没办法,肖章想到了陈果,犹豫之下便打电话给陈果。

肖章现在有点身体不适,还没有等他说让陈果来陪他呢,陈果就自告奋勇的说:“你等着,我马上就来你家小区,很快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就这样,肖章跟陈果通着电话,听陈果拦了出租车报了小区名,然后出租车到了小区门口,陈果一路小跑的跑了过来,肖章说不出的感动……

叮铃!

听到门铃声,接着,电话里便传来陈果的声音。

“小章,我到门口了,开门!”

这一刻,肖章的心里是满足的,他忽然觉得陈果还是挺适合做女朋友的,可能是她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吧。

肖章将房间门打开,陈果穿着白体恤,蓝色的牛仔裤,虽然喘着气,但脸上却笑得很温暖。

“小章,我来了!”

肖章真的被感动到了。

“谢谢你,赶紧进来吧!”

一路紧赶慢赶,陈果的身上早就被汗水浸透了,肖章看着她已经有点湿透的白体恤,迅速的跑去哥哥的房间找出了嫂子的睡衣给陈果。

“先进去洗一洗吧,这是我嫂子的睡衣,你先凑合着穿一下!”

陈果笑着接过睡衣,一头便钻进了浴室。

肖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陈果出来,却发现浴室的门没有关严实,原本想要帮着陈果关好门的,可当他走到门口手都放在门把手上了,却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之前他偷偷看过嫂子的那个地方,不知道陈果那个地方是不是跟嫂子也一样?

一想到这里,肖章下面就有了反应,心里面还是有点想要偷偷看一眼。只看一眼,反正她又不知道!

肖章在心里这么说服着自己,便悄悄的将眼睛贴在门缝上,屏住呼吸看了进去。

浴室里弥漫着水蒸气,陈果身上都湿透了,只想快点洗干净,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会偷偷看她洗澡。

开始肖章看不清楚,可随着眼睛慢慢的适应,肖章便能隐约看到一点。

别说,陈果看起来挺娇弱的,没想到身材居然很好,尤其是胸前的柔软大的吓人,两腿之间的地方也跟嫂子差不多……

一想到这里,肖章便有了反应加上刚刚喝的药的原因,害怕场面失控,也顾不得关门,直接跑回到屋子里。

站在镜子面前,肖章看着自己有反应的下半身,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肖章,你怎么能这样呢,偷看女人洗澡,还想这种事情,你羞不羞?”

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陈果应该洗完澡出来了,肖章也不敢耽搁,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嫂子的睡衣面料很柔软,穿上很舒服,可唯一的缺点就是,面料很薄,甚至可以看到胸前的红晕。

灯光下,陈果肤白若凝脂,五官俊美身材火辣,纯素颜的样子居然比平时淡妆的时候更漂亮。

肖章一时间就给看呆了,对她开始有点心动,恨不得立马上前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爱抚。

因为这种大胆的想法,他的身体瞬间就有了感觉,那个地方很轻易就撑了起来。

“那个,你洗完了?”

陈果一眼就看到了,一时间也面红耳赤,刚刚压下的那种想法再次出现,整个人都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嗯,洗完了!”

肖章难受的很,嗓子干涩,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意识到陈果的目光后,才发觉到了自己的变化,顿时就急了,想要压下心底的火气。

可这种事情越是想要压下,越是不能,最后只能面红耳赤的躬身坐在沙发上,尽量忽略那直挺挺的尴尬……

肖章的尺寸看起来似乎挺大的。

陈果开始吐槽生理课上学到的了,至少她看到的两个人都是很大的……

天哪,我怎么能想这种事情呢,真是太羞人了。

陈果回过神来,将自己狠狠的鄙视了一番,然后假装淡定的对肖章说:“晚上我睡哪里呀?”

“你就睡我房间吧!不要担心,我睡地上。”

毕竟孤男寡女,总不能让陈果跟自己睡一张床吧!肖章为难之下想了这样一个办法。

陈果有些感动,没想到陈果对自己那么好

陈果征得了肖章的同意之后就走了进去,跟其他男孩子的房间不一样,肖章的房间看起来简单整洁,洁白的床单被褥,房间里也没有多余的摆设,让陈果惊喜的是,肖章的房间里居然还有沙发。

“我晚上就睡在沙发上吧,到时候你要是害怕可以随时喊醒我。”

肖章有些为难了,陈果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睡沙发呢。

陈果看到肖章犹豫,以为肖章觉得不方便,又急忙解释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什么让你反感的事情,我只是担心你,想要陪着你!”

被人关心的感觉很舒服,肖章一时间心里暖暖的,红着脸抬起头说:“那就麻烦你了!”

陈果大喜,肖章居然答应了他,能够跟肖章睡在一个屋子里,别说是沙发了,就算是睡在地板上陈果都是愿意的。

时间也不早了,陈果催促着肖章早点休息,肖章红着脸睡了下来,将房间灯关上。

黑暗中,陈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也才放松了下来。

看着肖章模糊的身影,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陈果感觉到无比的满足,要是肖章能快点答应他当他女朋友就好了,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搂着她一起睡觉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不小心陈果就想多了,然后悲剧的发现,身体的某些潜能被激发,难受的不行。

没办法,陈果只好再次钻进了卫生间,一番运动才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出来。

睡到半夜,肖章突然觉得一阵尿急,下意识的就从床上坐起来……

“肖章,你怎么了?”

陈果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肖章的动静,以为肖章怎么了。

肖章睡糊涂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女人,他有点惊慌,忽然想到陈果之前来自己家。

“哦,没事,我上厕所!”

反应过来后,肖章拍拍她那饱满的胸,暗骂一句自己大惊小怪,然后便耷拉着拖鞋去了卫生间。

几乎是眯着眼睛一番释放之后,肖章才觉得舒服多了,一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的衣架上多了一件衣服。

陈果居然将自己的小内内晾在了卫生间里,肖章一时间有些好奇,就仔细的看了起来。

女人的小裤裤比男人的小裤裤小很多,是三角形的,最关键的是,是蕾丝透明根本遮不住什么,还有就是,最让肖章觉得好玩的是,陈果小裤裤上居然还有一个吊带线,显得俏皮可爱……

噗嗤!

肖章趁着没人发现,伸手将小裤裤拿在手里,上面的图迹已经干掉了,但那属于女人的味道还是很明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肖章在闻到那个味道的时候,就好像一股电流钻进了她的身体,麻酥酥的,难受的很。

想到陈果的那里被小裤裤包裹起来,肖章又忍不住多摸了一下,还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小章,你在干什么呀!”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陈果的声音,肖章一个哆嗦,小裤裤直接被他给弄到了地上。

站在外面担心肖章出事的陈果紧张起来了,急匆匆的跑到门口就要推门进去……

“肖章,你怎么了?”

肖章听到了陈果的脚步声,急忙冲着门外喊道:“没事,我没事!”

陈果的手都放到门上了,却被肖章阻止了。

“好,我不进去,那你赶紧出来吧!”

肖章暗道一声好险,急忙将陈果的小裤裤捡起来按照她之前的那样晾起来,心里想着,这么羞人的事情可不能让陈果发现。

肖章从卫生间走了出去,看陈果的眼神带着羞涩,搞得陈果也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思被肖章给洞悉了。

俩人再次睡下,陈果起得早,看到肖章还在睡觉,便换好衣服一头钻进了厨房……

肖章睡得迷迷糊糊中,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肖章也没有睁开眼睛,看都没有看就接通了。

“喂!”

“小章,怎么还在睡觉呀,我马上就到家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肖章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浑身都起了冷寒,要是被嫂子知道他晚上叫陈果过来陪她就糟了。

“哦,我想吃小区外面的那家包子,你给我买两个吧!”

肖章原本不想嫂子这么麻烦的,可一想到必须要拖延时间,灵机一动就想到了那家包子。

那家包子因为太有名了,导致每次都要排队。

放下电话后,肖章喊了一声陈果没有动静,便赤着脚连鞋子都没有顾得上穿,就直接走到了外面。

刚到客厅,就闻到了厨房里散发出来的味道,好香呀!

寻着香味过去,陈果正在厨房里切菜,那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好美。

“醒来了?赶紧洗洗吃饭吧!”

“哦!”

肖章被美色诱惑,大脑一时间有些空,在转身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嫂子马上就回来了,于是又急忙回头。

这一回头,刚好跟陈果痴迷的目光相对,让肖章有些害羞。

“那个,我嫂子马上就要回来了,你……”

让她赶陈果走,实在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明白,没事的,我这就走,粥已经好了,菜也到锅里了,你吃的时候盛出来就行!”

陈果一点都没有耽搁,洗了洗手转身就要离开。

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跟肖章一起吃饭,可来日方长,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见肖章家人的最好时机。

“陈果?”

陈果停下了脚步,看到肖章一脸惭愧的样子,陈果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挥挥手很大度的对肖章说:“没事的,我等你答应当我男朋友!”

肖章的脸瞬间就红了,这种被撩的感觉有点甜。

“嗯!路上小心!”

有了肖章这句话,陈果觉得自己这一早上的努力没有白费。

陈果几乎前脚刚走,后脚嫂子就回来了。

“咦,小章,你做饭了?”

萧玉儿一开门就闻到了屋子里浓郁的香味,一边换鞋一边就问了起来。

“哦,我随便做了点,嫂子一起吃吧!”

萧玉儿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肖章表现的很自然,可眼角那一闪而过的慌乱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好,让我尝尝我们家大厨的手艺!”

萧玉儿一边往进走一边仔细的观察起来,尤其是当她洗手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放着她的睡衣,就更加警惕了。

“肖章,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

肖章正在盛汤,听到萧玉儿这么问,顿时变得更加紧张了。

“没有呀,嫂子怎么会这么问?”

佯装着笑,肖章下意识的不想让萧玉儿知道昨晚陈果留在家里。

“那我的睡衣怎么会在这里?”

萧玉儿拿着睡衣走了出来,肖章暗道一声糟糕,然后急忙说:“哦,是我拿的,我刚好要洗衣服,想要顺便帮你洗洗。”

肖章没有别的借口,只能找出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哦,谢谢了,睡衣是保姆帮我洗过的,不用洗了!”

萧玉儿没有点破,趁着肖章在厨房里的机会,去了唯一的客房。

客厅的床铺很整齐,一点都没有被人睡过的痕迹,看到这里,萧玉儿的眉头皱了起来。

“嫂子,您尝尝这个瘦肉粥,很好喝呢。”

肖章刚刚喝了一口,被那独有的味道给惊艳到了,迫不及待的希望萧玉儿能够尝尝。

“嗯,的确不错,没想到小章的手艺这么好,以后嫂子可有福了!”

肖章顿时便觉得一阵阵的为难,粥不是他弄的,农村人做菜哪里会有这么精致,让他以后熬,他也不会呀!

肖章压下心底的紧张,嘿嘿笑着说:“我也就会熬粥,其他的还是要靠嫂子了!”

因为这点小插曲,俩人之间有些小尴尬,肖章为了缓解尴尬,接着又问:“嫂子,您父亲的病怎么样了,我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下午就回来了吧,老毛病了,时不时的会犯,过了就没事了!”

“哦,那就好,嫂子是因为跟高老板合作才赶回来的吧!”

肖章有些担心的问,毕竟事情是她搞砸的,她心里也有些紧张,生怕嫂子会埋怨她。

“是有一点麻烦,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姓高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大不了我让点利出去,相信他会妥协的。”

萧玉儿心里有着自己的计划,虽然也担心,但想到商人都注重利益,解决起来问题应该不大,便也没有多担心。

吃完饭,俩人就一起去了公司,陈果看到肖章来了,急忙上前客气的问候着,可肖章因为高总的事情总开心不起来,跟陈果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没一会儿,萧玉儿便打电话让肖章跟他走一趟。

“嫂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肖章坐在萧玉儿的车子里,眼皮一个劲儿的跳着,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

“去见高总。”

“什么?去见高总?”

肖章一想到那个中年妇女,就觉得浑身都恶心,根本就不想见到他。

“小章,你不用担心,今天有我在,她不敢把你怎么样的,你昨晚把人家弄到住院,今天我们去看一看也是应该的,毕竟以后还要合作,见面也少不了,免得以后见面尴尬,你说呢?”

萧玉儿这么一说,肖章也冷静了下来,他没想到姓高的会这么不经咬,要是他真的追究这件事的话,自己也要承担责任,这么一想,也就没有什么好埋怨了。

医院里,高总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萧玉儿买了一大堆的营养品走了进去,肖章跟在他后面,显得很紧张。

可能是昨晚留下的阴影,就算知道面前的女人不敢把他怎么样,可肖章依然很惊慌失措。

“高总,我来看看你,实在是对不起,小章年轻不懂事,把您给弄伤了,我今天专门带他来看看你顺便给您道歉!”

说话间,萧玉儿往边上让了让,示意肖章过去。

肖章有些不情愿,可却又不敢违背嫂子的意思,只好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高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高总看了一眼肖章,肖章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虽然不是什么高端品牌,可因为底子好,硬是有一种时尚高级的感觉。

死中年妇女明显不死心,眼珠子咕噜一转,难看的脸色也有了好转。

“没事的,说起来我也有错,都是我一时冲动鬼迷心窍,我这也算罪有应得吧!”

高总这么说,反而让肖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乖巧的站在嫂子的身后不敢再说什么。

“高总,既然都是误会,您看,我们的合作!”

萧玉儿趁机问道,肖章看到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明显有些紧张,肖章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合作的事情,等我恢复了再说吧,对了,麻烦小章帮我倒杯水吧!”

高总躺在床上,指着不远处的饮水机对肖章说。

肖章觉得倒水没有什么,便急忙跑过去给高总倒水。

“怎么回事,高总您住院也没有人伺候?”

萧玉儿不解的问道,其实这也是肖章想要问的,毕竟,被人当成佣人没有关系,可这个人是自己讨厌的人就不一样了。

“保姆出去买东西了,所以才麻烦苏小姐呢!”

高总很规矩的接过肖章递给他的水,一口气喝完后将杯子又递给了肖章,肖章很认命的去放杯子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萧玉儿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有事需要他马上回去,萧玉儿顿时有些为难了。

“要不小章,你留下来照顾照顾高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