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你也想要了是不是|最舒服的乱合集

水灵冷笑,什么也没说。

    苏勤叹口气,“罢了,反正我身为女子也不想再抛头露面,以后就安心居家。”

    “这世上再也没有活的龙鳄帮我续经脉,治不好了……”

    水灵看着无声哭泣的娘,心如刀割,但她依然给了皇上面子,扔下了鞭子。

 文学

    那两个婆子立即抓起鞭子退出偏殿。

    皇上看了看苏勤,良久才说道:“等庆典结束,朕准你们离开。”x.com

    这是恩典吗?水灵却觉得满满的都是讽刺,娘亲手好的时候说她医术高要她当院首。

    现在娘亲不能看病了,又用施恩的姿态说放他们走。

    水灵垂下眼眸,不想再看皇上那凉薄的嘴脸。

    皇后立即打圆场,“外面的大臣已经就位,开始庆典吧。”

    皇上点点头,稳稳的走了出去。

    水灵攥了攥拳头,果然伴君如伴虎,他说翻脸就翻脸。

    苏勤暗暗用脚尖踢了踢水灵的脚,水灵抬头看见苏勤摇头。

    “娘……庆典之后我们就走吧。”

    苏勤点头,“嗯,忍耐。”

    水灵深吸一口气,忍耐,忍耐,还能怎样。

    她看了一眼爹爹,发现他居然一点都不急,但看见自己望过去的时候立即做出气愤和焦急的模样。

    水灵有点懵,什么情况?娘亲受伤最生气的应该是爹爹,怎么他却是这个反应。

    难道这里面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细节?她投去抱怨的目光,自家老爹居然还憨憨的一笑。

    水灵有点憋闷,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这时外面有鼓声传来,水哲然立即说道:“走,庆典开始了。”

    水灵抿唇,拉着弟弟妹妹跟在爹娘身后走出去。

    到了前排位置,他们站好后鼓声就开始急促起来,一刻钟后猛的一顿。

    紧接着是太监的吟唱,内容无非是颂扬皇上英明之类的,对水家的功劳是只字不提。

    等太监吟唱完毕,他又高声喊道:“跪!”

    水灵一家没有跪下,那太监又喊了一声跪,这是在提醒。

    水哲然说道:“跪吧,现在的皇上不是以前那个不用跪的皇上。”

    他率先跪下,见水灵还倔强的站着,于是用手拉她跪下。

    水灵怎么甘心呢?她膝盖未着地,保留着最后的尊严。

    等下跪和叩拜完毕,太监又说道:“今日皇上准许各位说出心里的不满,任何人都可以说,皇上为其做主。”

    太监的话落下,大臣们就开始大眼瞪小眼,谁敢说啊,没人敢当出头鸟。

    但还真有个人站了出来,她扬声说道:“臣女有不满。”

    太监一怔,没想到站出来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姐。m.x.com

    “不知这位小姐有何不满?”

    女子说道:“臣女觉得出身农家的郡主不配当暗皇的妻子,况且他们成亲这么久了都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可以用七出来判他们和离。”

    水灵没想到居然会有火烧到自己身上。

    那女子又接着说道:“不对,确切的说他们根本就不是夫妻,没有婚书也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拜堂,根本就不算。”

    水灵拿出婚书说道:“我有皇上写的婚书。”

    那女子嗤笑一声:“有婚书又如何?但你没有拜堂就不能算宫千钰的真正妻子。”

    水灵皱眉,自己跟宫千钰的确是没有在众人面前拜堂,这婚事就不算了吗?

    她将视线投向男子战队的那边,找到了宫千钰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身上绣的金龙栩栩如生让人望而生畏,再配上那张俊美非凡的脸,简直是压了皇上一头。

    宫千钰缓缓走出来,到了水灵身边的时候说道:“我与水灵拜过天地和高堂,我娘也喝了媳妇儿茶,你凭什么说我们的婚事不算?”

    那女子还是不甘,咬了咬唇说道:“就是不算,没有经受众人瞩目的拜堂不算成亲。”

    宫千钰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本皇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与我娘子再次拜一拜。”

    水灵傻了眼,在这里拜堂?不好吧,这不是抢了皇上的风头吗?

    皇上似乎没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既然有人不承认,那你们就再拜一次,趁着人多,免得日后有人说嘴。”

    水灵不解的看向宫

    千钰,却见宫千钰俏皮的跟自己眨了眨眼睛,堵的她想问的话都问不出来。

    皇后也帮腔,“没错,宫千钰说水灵有孕,那便请太医看看,免得又有人说水灵犯了七出。”

    水灵,“……”我特么谢谢你们,一个个都拿我开涮。

    可惜,水灵心里再不满也得配合。

    太医上前轮流给水灵诊脉,每个人都点头,表示水灵的确是有孕在身。

    水灵侧目,她怀疑这些太医都是宫千钰收买的。

    好像以前还不叫太医叫御医吧?什么时候变的称呼?还是说自己记错了?

    算了,现在不是研究称呼的时候,水灵看向宫千钰想要个答案。

    宫千钰却只是笑了笑便看向众人,只不过他看向众人的时候脸色非常的冷。

    水灵看了看皇上又看了看宫千钰,两个人真的没法比啊,虽然宫千钰穿的不是明黄的龙袍,可这一身黑却比明黄的龙袍还要耀眼。

    皇上注意到水灵的视线,他冷着脸瞪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水灵低下头,心里有了猜测,今天所有的事儿不是皇上跟宫千钰商量好的,那就是皇上惧怕宫千钰,所以宫千钰做什么他都不会说话。

    此刻宫千钰举起手打了一个响指,“来人。”

    一队人鱼贯来到近前,他们手里都有一个托盘。

    宫千钰拿起第一个托盘上的红色斗篷,亲手给水灵系上。

    “此时简陋,好歹这斗篷是大红色,毕竟婚服我们都穿过一次,怎可再穿一次。”

    水灵呆呆的看着他,他也拿了一件红色的斗篷穿戴好。

    另一人拿起托盘里的大红花将两端分别递给二人。

    水灵有点懵懵的,聪明的她在此时此刻脑子里一塌糊涂。

    宫千钰笑道:“来吧,今日不仅拜高堂,还要拜皇上皇后,有他们作见证,以后就没人敢再说我们不是夫妻。”

    水灵点点头,她现在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只能任由宫千钰摆布。

    方才提出异议的女子立即喊道:“我不同意,我才是暗后的最佳人选,她水灵不过是个村姑,她不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