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女友太漂亮一天好几次“娇妻奴隶小说”

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没有发囿情,但他的身体渴望被触摸,被拥抱,被狠狠进入。

    导演喊完cut,说道:“这条不行。夏老师,伶人是主动勾引王爷的,你还得再主动一点。”

    “啊?……哦。”

    “这样吧,你把右腿缠在谢承的腰上。”

    “什么!”夏榕有些无措。夏榕仰躺在谢承身下,脸上挂着金色面纱,连眼睛都不敢睁开。谢承倒是姿态轻松,还在跟导演确认镜头调度。

    “等会儿镜头从左往右,我先揉这里,然后把衣襟扯开,再亲几下这里。”谢承指了指夏榕的腰和锁骨。

    他们都没穿裤子,下面只穿了一条内囿裤。这是导演的要求。导演说,穿得太多,被子就会鼓起来,观众看不清动作。

    导演还补充道:“原来的那个演员是Omega,我正觉得麻烦呢,AO拍戏就是费劲。”

    夏榕知道导演的意思,AO拍激情戏都要使用信息素屏蔽贴,内囿裤也要穿特别紧身的那种,如果不能穿内囿裤,Alpha就得用透明胶带把xìng器绑起来。没办法,听说以前有个剧组不太注意,结果真的擦枪走火,两个演员当场就做上了。

    镜头安静地推进,昏黄的灯光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夏榕只觉自己的衣襟被扯开了,谢承的舌尖非常湿热,放佛一条灵活的小蛇,在他的锁骨游来荡去。镜头继续调转方向,谢承骑着他的腰囿腹,毫不怜惜的朝他撞击,那种力道和喘息十分笔真。

    夏榕想起与Alpha交囿媾的快囿感,小桖悄悄地潮囿湿了。

   
    谢承按照导演指示,帮助夏榕调整位置。突然,他脸色微僵,惊讶地看向夏榕——

 文学

    夏榕的内囿裤居然是湿的?通常来说,Beta就算有了xìng致,也不会流这么多肠液……

    “你怎么回事?”他俯到夏榕的耳边,压低声音问道。

    他的声线有些低沉,听起来很迷人。很普通的一句话,夏榕却觉得他好像是在斥责自己,斥责他为什么不知廉耻,被一个陌生男人骑了一会儿,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做囿爱……

    “我是Omega。”夏榕小声说。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但是已经瞒不住眼前这个男人。

    “嗯?”谢承眼中的惊讶更甚。

    这时,导演喊道:“准备好了吗?Action!”

    谢承把夏榕的裙摆掀起,念出台词:“这么缲?爷赏你一顿好的。”

    夏榕感觉到谢承的xìng器似乎越来越硬,正隔着两层薄薄的内囿裤与他研磨。

    “啊!”

    夏榕低叫一声,他感觉到有一根滚烫的东西,正顺着他的内囿裤边缘往里钻。他预感到了什么,紧张得嘴唇发抖。

    那根东西果然没有停留,它一路高歌,顺利插进桖里,并且直接插到桖底。

    谢承猛地朝他撞击,问道:“喜欢吗?”

    剧本上没有这句台词,但是导演觉得此时两个人的气氛很好,于是没有喊停。

    谢承见他不说话,又撞一下,这次的力道更大。

    “喜不喜欢?”

    “……嗯!”

    夏榕终于发出一声低吟。小桖被xìng器塞得满满当当,他又气又恼,忍不住想:这个人怎么这样!而且……

    他湿得更厉害了。

    ###第八章点击观看真·被子里面好危险

    韩若明接到小舅的电话,小舅问他在永善路是不是有栋小别墅,又问他最近在忙什么。

    韩若明说:“我弟弟在我这……做信息素特训。”

    小舅啧啧称奇:“他最不耐烦这些东西,怎么想通了,准备继承你老爹的衣钵?”

    韩若明含糊地说:“不知道,听说相中一个Omega。”

    小舅说:“这有什么关系?……啊,不会是在床上搞到丢脸,不好意思见人家吧。”

    小舅是他母亲的亲弟弟,只比他大两岁,平日里的行囿事作风颇有些浪荡。韩若明母亲去世的早,在他被扔进军区部队以前,他小舅没少带他出去玩,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最近,家里总是催他小舅结婚,他小舅没少跟韩若明抱怨。不过他觉得他小舅不结婚反而更好,婚姻关系应当做到忠诚专一,他小舅的做派就是害人害己。他实在无法认同他小舅的恋爱观还是别的什么观——他也搞不清他小舅跟那些男男女囿女有没有恋爱,或者还是称作床伴才更贴切。

    他暗自猜测,恐怕过不了多久,他的婚事也会被提上议程。一个温婉贤淑的Omega,也许是李家,也许是赵家……反正不会有什么意外。

    韩若明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事。

    时值七月,片场的空气有些燥热。谢承插进去时,那股燥热钻进被子,带着痒意流过他们的身体。

    这一组镜头拍得很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谢承没有说出既定台词。导演沉吟半晌,决定继续补拍近景。他绝不会想到,无人看见的地方,Alpha和Omega正在进行隐秘的xìng交。

    现在是休息时间,服装师正在给夏榕整理头饰。谢承不敢动得太厉害,他怕夏榕失声呻囿吟。

    谢承觉得这个Omega实在有趣,服装师问他头饰会不会太重,Omega一边若无其事的说还好,一边偷偷瞪谢承,自以为凶巴巴,其实眼尾流淌着浓浓春囿情,连面纱都遮挡不住。谢承看得心囿痒难耐,装作欠身伸懒腰,继续悄悄顶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