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一对一耽美肉文文|快穿男主器大活好的

但他们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十分钟后,他们抵达了这艘船的星语室。

  但此时星语室已经消失不见了,地板和天花板都被挖空,形成了一个洞穴般的大厅,下面是一团纠结紊乱的燃烧着的残骸。

  裸露着椽子上悬挂着大量涂抹着鲜血和污秽的邪恶的徽记和异端文字。

  在房间正中央,耸立着一个整整三层楼高的怪兽般的沉思者计算机,就像一个庞大的机械器官一样,摇摆的吞吐着从顶上灌入的数据核心,熔炉一样臃肿的身躯喷射着蒸汽和烟雾。

  整个星语室的沉思者计算机肯定都被组合在一起造成了这个坐落在巢穴里的巨大引擎,它生锈的黑色外壳覆盖满了扭动着的邪恶文字,随着它的运转而时不时发出威胁的低鸣。

  遍布的阀门和电枢颤抖着,就像一群嗡嗡声作响的昆虫一样。

  一个浑身缠绕着符文绷带,四肢都被锁链束缚的干瘦躯体漂浮在巨大的机械上方,劈啪作响的巫术能量环绕着他的双脚。

  似乎觉察到有人靠近,它回过身,露出那是刺青,双眼嘴巴耳朵鼻孔都缝合起来的怪脸。这场战斗是如此纯洁,没有崇高的理想,没有宏伟的战略。

  这是简单的生与死,对于这种简单,要做的也就只有一件事。

  “为了帝皇!”

  索什扬从敌人肩膀上割下脑袋,打开胸腔,从臀部砍下双腿。

  他的剑总是在挥舞,他利用他所知道的每一个动作来杀戮。

  这时不只是死去的混沌星际战士,那些死去的凡人船员也从大门里涌了出来,像一股浪涛般淹没这十个身披银甲的战士。

  但它们注定无法得逞,

  赛维塔成打地屠杀这些行尸走肉,把尸体撕成碎片,碎的甚至连这些死尸都无法继续战斗。

  它们抓着他的身体,用破碎的拳头敲打着他的装甲,但群鸦王子很享受这场混战,他用一次长戟挥舞将它们撕碎。

  索尔的动作没有那么显眼,但同样致命。

  他已经打空了手枪,于是用剑术大师的精准剑招杀敌。

  他十分了解这些亚空间造物,知道要想彻底消灭敌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斩首。

  阿尔明和他的小队正拿着旗帜向进入的拱门走去。

  他不是在撤退,而是在清理一条走廊,供可能需要的撤退使用。

  索什扬刚劈开一个混沌星际战士,一个巨大的深红色的东西倏然从右侧袭来,猛击他的肩膀,把他打倒在地。

  随后,一个装甲靴砰地一声落下,索什扬翻滚闪开。

  他挥舞着他的剑对准那个战士的躯干,但剑刃撞上了刻有符文的动力斧。

  “死亡为汝而来,亵渎之子!”

  那个死去的混沌星际战士首领,用浑浊的口音低语着。

  “等我准备好了,死亡自会来临。”

  话未落音,索什扬双手举剑挡下了对方挥出的一记斜砍。

  这一招其背后的力量很大,充满能量的火花从两把武器的撞击中喷涌而出。

  战甲中的伺服器在增强他的力量,臭氧的臭味充满了他的鼻孔,索什扬转动手腕,让咆哮的刃齿顺着他的动力剑刮下。

  接着他闪身躲开了一记快速的回击,猛击地方的腹股沟。

  这是一次很好的打击,威力强大,目标准确,直中对方骨盆和大腿之间的扭曲关节。

  索什扬拧了一下后,用力拔出剑刃。

  黑色的血溅顿时了出来,臭气熏天。

  这真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了,即使是头盔的过滤器也挡不住这气味。

 文学

  索什扬被熏得气喘吁吁,甚至有种呕吐的冲动。

  血液停止了流动,这个混沌星际战士甚至都没有慢下来。

  “你杀死了我的亲族。”

  他低沉的咆哮起来,一层正在崩解的泡沫从他的嘴唇溢出。

  索什扬没有回答,再次开始攻击。

  虽然他的剑术更好,但敌人的速度和力量也十分惊人,即便是在灰髓的作用下,这个亚空间造物依旧是个凶残的对手。

  枪声在远处回响,反应爆炸的闪光只能堪堪看见。

  那个混沌星际战士开始狂笑,他的战斧变成了一道模糊的阴影,阻挡、防守和攻击的速度竟然达到了一种不可能的地步。

  液态的黑色火焰沿着他的外壳跳跃,。

  “救世主,怪物,叛徒……”

  这个亚空间造物咯咯地笑着,旋转着,一只手肘险些撞在索什扬的头盔上。

  “亚空间知晓你们……”

  “废话太多!”

  索什扬突然一脚踢在对方的右腿膝盖上,在对方失去平衡的瞬间,他的剑斩断了这个怪物的左臂。

  一股污浊的血喷涌而出,还有一大堆像虫子一样蠕动、散开、滚动的东西。

  混沌星际战士在恶臭中挣扎着,战斧直冲索什扬的头扫去。

  索什扬挡住了这一击,他的靴子像锤子一样砸进了对方的肚子,然后某个快速移动、强有力的东西又击中了它——可能是一颗流弹或跳弹。

  在破碎的头盔后面,那张恶魔的脸颤抖着。

  随着直入灵魂内核的寒冷愈加强烈,疼痛开始折磨着它的本质,一股沸腾的黑色液体从它的嘴里喷涌而出,身体也变得摇摇晃晃。

  “亵渎之……”

  索什扬看到了它的破绽,一剑刺进他的胸甲。

  剑刃就像一道闪电一样,刺穿了陶钢、血肉、骨头和那暗夜之物,一路穿透了背甲。

  死去的混沌星际战士发出一声疯狂的惨叫,那声音在现世和虚幻两个层面同时回响。

  而披在它身上的动力甲开始以极快的速度锈蚀,一瞬间就变成了灰烬。

  一瞬间,所有死尸都倒下了。

  十个染血的巨人站在成堆的尸骸中,好似寂静的雕像。

  “还没完。”

  突然,其中一个开口了,他用力一甩手上的链锯长戟,将附着在上面的血肉甩到墙壁和地上。

  “罪魁祸首还在船上。”

  索什扬看着地上那堆灰烬,在对方消亡的那一瞬间,他的意识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独眼,里面咆哮着仇恨,腐化,背叛。

  “星语室……”

  他喃喃自语到,只有一旁的索尔听见了。

  “什么?”

  “它在星语室……”

  说着,索什扬突然迈开腿,朝一侧通道跑去,索尔和赛维塔对视一眼,接着立刻追了上去,其他人也一样。

  星语室同样位于上层甲板,离舰桥区不远,他们一路狂奔,没有理会路上那些胡言乱语神志不清的船员,而那些人也没有攻击欲望,只是呆呆傻傻的闲逛,偶尔有倒霉蛋出现在阿斯塔特的行动路径上,只能被无情推倒,践踏。

  

  它得两肩上各长有一只独眼和一张大嘴,当索什扬等人靠近,那两张大嘴便开始吟唱一种音调尖利的可怕巫术祷言。

  “我终于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亚空间里追踪我们的了。”

  赛维塔看到这个生物,恍然大悟的说道:

  “一个附魔者……哈,他们的胆真是比比死亡守卫的屁股还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