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雪白白皙饱满高耸美妇】

xìng器被套囿弄的舒服了,肖裕放过她的ru尖,抱着她的小屁囿股起身靠在床头,掐着她的腰,叼囿住被玩的红艳ru尖,细细地舔囿咬。

    本来是微痛的ru尖,此刻被男人含囿住,用柔软的舌头慢慢的转圈安抚着,阮洁舒服地眯上眼,没几秒,“啪”的一声,小屁囿股就被打了一下,阮洁瞬间就收紧了小桖。

    “唔…哥哥..”

    “快动。”肖裕拍拍她的小屁囿股,示意她快点动作。

    女孩力气小,翘着小屁囿股起伏了几百下,男人的rou棒却不见丝毫的射意,阮洁便哼唧着叫累,“唔..哥哥…不行了..”

    “嗯?”肖裕往上挺了挺腰囿腹,将本就无力地女孩撞软了腰。阮洁趴在男人身上,下囿身还紧紧地交囿合着。

    肖裕摸囿摸她的裸囿背,“宝贝快动啊,哥哥还没射呢。”

    阮洁哼哼两声,摇摇头:“我没力气了…”

    肖裕小声道:“可是我涨得难受,怎么办?”语气间还有点委屈。

    “哥哥..哥哥来动。”

    “那阮阮抱着腿乖乖给我插好不好?”

    “……嗯。”

    微弱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下粉蓝色床上交叠着两个人,健硕的男人将一个全身粉囿嫩地女孩压在身下,腹下的紫黑巨物在女孩湿糜红艳的桖里快速地进出着,男人插得又快又重,女孩的小屁囿股都被撞离了床面,湿亮花白的淫囿液沿着女孩的屁囿股往下,随着男人的顶撞滴落在粉色的床单上,洇湿一片。

    “宝贝…抱好。”阮洁被撞得全身发软,连自己的腿都要抱不住了。男人的一声,阮洁又含囿着泪,将自己的腿抱好,让男人插得容易些。

    女孩软软地一小团,自己的抱着腿,任由身上男的人肏囿干,这可怜又充满情囿欲的样子,看得肖裕感觉下囿身又涨大了一圈。

    “唔呜呜..快点…哥哥..”感受到男人的xìng器又大了点,阮洁受不住地开始求他。女孩扭着小屁囿股招来男人肆意的揉囿捏,等他揉够了软嫩的臀又重新探向湿漉漉的花桖,闭合的小口被囿插入一根手指,阮洁难耐地瞪了蹬腿,下一秒腿就被身后的男人抬高,桖内加多了一根手指,将窄窄地桖口撑开。

    “嗯…哥哥..”

    “嗯?宝贝……”男人亲吻她的耳廓,一手揉着她的胸,一手扩展的她流水嫩桖。

    下面的手越进越深,略带薄茧的指腹不断按囿揉里面的软囿肉,刺囿激甬道越发湿囿软,阮洁半睁着眼哼哼唧唧地半睁着眼,在男人充满技巧的揉囿弄下,不一会就咬着他的三根手指泄囿了出来,将腿囿根打的湿亮一片。

    肖裕低笑一声,含囿咬住她的耳朵,掐住她的腿囿根,将自己的肿囿胀挺入。

    即使被扩展过,却也依旧很窄,突然间粗大就进到最深,阮洁不由地挣大眼,绞紧体内的rou棒,“嗯哼…好涨…”

    “宝贝饿坏了吗?咬得好囿紧。”肖裕笑着揉她的小花核,櫷头还往花心深入,内外两重刺囿激下,阮洁没几下就喷水了,被他抱在怀里,呜咽着颤抖着。

    “嗯…..”女孩的蜜囿液兜头而下,浇在rou棒的顶端,肖裕闷囿哼一声,掐着她的腿囿根开始操囿弄。

    侧躺的姿势让rou棒轻而易举的碰到里面的敏感点,男人的动作没有很快,有些慢条斯理,渐渐地阮洁感觉这种速度有些不够了,便咬着唇偷偷绞紧下面哼唧着。

    本就涨得不行,突然被绞紧,肖裕差点缴械了,捏住她的嫩ru,哑着声问:“嗯…宝贝舒服吗?”胸前被身后的人肆意地揉囿弄着,下囿身的动作却慢了下来,阮洁喘着气,揪紧身下的床单,在桖内空虚的驱使下,小声道:“哥哥….快一点…不舒服..”

    肖裕笑出声,“真是贪吃的鰠宝贝。”然后下囿身开始大开大合,皮肉拍打的声音逐渐清晰,隐约间还有水渍的黏囿腻声。

    女孩的细囿腰被身后男人有力地大手握住,小屁囿股被撞得发红,肖裕吻吻她的裸肩,微喘着揉着她的ru尖,“鰠宝贝,屁屁翘高点。”

    ###女上,乖乖抱腿埃操

    阮洁睁大眼睛,不知道他说的“干”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文学

    面前的女孩支吾了半天,最后绞着手指道:“我…我不会…”

    “哥哥上次教过你了。”肖裕轻轻地扶着她的腰,慢慢往下走,“抬起小屁囿股往下坐,”说着带着她的屁囿股上下起伏,“前后摇一点。”

    “唔….”女孩学地很快,一会后就自己撑着男的腰囿腹开始“干”他。

    这样的姿势让女孩的甬道变得更加窄小,女孩自己慢慢地套囿弄着自己的粗大,肖裕被“干”得舒舒服服的。

    “唔….宝贝..”女孩的软ru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地晃动着,肖裕大手握住他们,开始肆意地揉囿捏着。

    “啊呜….哥哥不要掐…”红红的ru尖被男人掐着,阮洁不由地挺腰,希望减少点痛意,下囿身的起伏就变慢了,男人皱着眉,不满地掐着她的ru尖开口道:“屁囿股摇快点。”

    “疼….轻点…”阮洁委屈地加快速度,挺着腰希望他可以放过自己的ru尖。

    

    “嗯…乖..快了…”肖裕喘着气,闻声哄她。

    “呜呜…”男人撞得又深又重,阮洁眼里的泪都被撞了下来。

    “宝贝….”肖裕缓下动作,吻吻她的唇和眼角,“阮阮说点其他的….”

    “唔….”阮洁被囿干得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迷糊中就软着声道:“哥哥…阮阮的鰠桖…鰠桖要精囿液…射给阮阮….呜呜…”

    女孩被囿干的迷乱,说出口的话也不忌荤素,将以往男人铋她说的话在此刻都说出来,肖裕听得心头一跳,下面的软桖也开始收紧。男人额头青筋浮出,深深地插了五六十下后,喘着气挺腰将浓囿精灌进了女孩的宫囿腔。

    “啊!!!”男人的精囿液又多又烫,阮洁全身颤抖呜咽着喷出了水,喷出的水浇到男人的xìng器上,还打湿了男人的小腹。

    男人满足地吻吻她的唇,将她的腿放下来,等她缓过来后将自己的分身从桖内退了出来。面的的液体失去rou棒的堵塞,在收缩的小口下,一股股地往流。全身发软的阮洁还在张着嘴喘气,“唔….”

    “乖,哥哥带你去洗澡。”男人克制住自己的欲囿望,将她抱往浴囿室。

    在浴囿室里,肖裕又用手指让敏感多囿汁的女孩高c了一次。

    洗完后,男人将她裹好,抱到了自己房间,自己下了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