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哦哦哦哦好大|富豪们的玩具

一晚好眠。

    第二天天还没亮,阮洁便有些尿急想去厕所,推了推男人的胸膛,

    肖裕无意识地亲囿亲她,“嗯…..?”

    “要去厕所。”阮洁揉着眼睛。

    “嗯….”男人松开她的腰,让她去了厕所。看到阮洁冲向洗手间,肖裕也立刻放下来碗,跟着她到了洗手间,一桌子的人都担心地跟了过去,还未走近,就听到女孩呕吐的声音,肖母莫名到想到阮洁身上的吻痕,便脱口而出:“是不是怀囿孕了?”

    一句话让扶着女孩背的肖裕猛地转头看她,肖母又想到阮洁才刚刚成年,便摸囿摸脸呐呐道:“我怀你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肖老太和肖父不自觉地看向女孩腹部。

    怀囿孕?阮洁漱完口,目光不自觉地放到自己的肚子上。

    “不是怀囿孕。”肖裕坚定地开口,阮洁抬头看他,男人擦擦她嘴角的水渍,说道:“我定期打了避囿孕针。”

    “你……”肖母只是猜测,但没想到这个老畜生早就将人吃干抹净了,闻言,肖母看他的眼神就不似以往那么好。

    “能确定吗?”肖父开口问他,肖裕点点头:“嗯。”

    “你确定没事就好,小洁年纪还小,这些事还不适合她。”肖父语气有些责备。

    “行了,先吃饭吧。”肖老太在肖母的搀扶下,转身回饭桌。

    知道没怀囿孕,阮洁便松了一口气,拧了拧男人的腰,发现拧不动,低声道:“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打针的事。”

    “不打针就不能射囿进去,不射囿进去怎么喂饱你的小肚子?”肖裕用词很污,女孩听的耳朵发红。

    阮洁扬手拍了他胳膊一下,快速地走到前面去了,看着女孩小兔子似地溜走,肖裕宠溺地看着她弯了眉眼。

    吃完饭后,阮洁靠着肖老太聊天,给她看肖裕送的求婚戒指。

    老人身体熬不了夜,早早就进屋躺下了。

    然后就剩阮洁和肖母,肖母还是很乐意阮洁嫁到他们家的,她可喜欢这个软软的女孩了呢,只是没想到自家儿子那么禽兽,居然早就对她下手了。肖母越想就越发爱怜阮洁。

    两个女人讲了一晚上的话,讲到最后,还是肖母撑不住了,眼角泛着泪光朝她道:“去睡觉吧,女孩子可不是熬夜太晚。”

    说完两人一起上了楼,各自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阮洁便洗漱完躺下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躺了下来,她就不自觉地凑过去,钻进那人怀里。

    肖裕看着依赖的小举动,心里软软的,将人搂进自己怀里,轻轻地吻了一下。

 文学

    

    上完厕所后,阮洁又感觉胃有点难受,便娇娇地钻进男人怀里,让他用大掌去揉她的腹。男人的大手温热,动作又轻柔,阮洁舒服地直哼哼。

    怀里的人软软的,手下的软囿肉又滑又细腻,男人轻揉的大手不自觉将她胸前的软囿肉也划入揉囿捏范围,阮洁被他弄得舒服也不反抗,挺着腰将ru肉送到男人的手里。

    “小淫猫。”肖裕越发清醒。捏住她挺立的ru尖,轻轻的揉搓,引来怀中人的娇囿哼。

    女孩穿的是睡裙,刚刚揉腹部的时候,裙摆就已经被撩到腰间,这会她只穿着小内囿裤的小屁囿股贴着男人的下腹,ru尖微疼的刺囿激让她忍不住扭了扭,小屁囿股慢慢被男人的硬囿物抵住。

    女孩儿的身体敏感极了,被他玩了一下ru,下面就开始冒囿水,花桖吐出的蜜水打湿了薄薄的布料。

    肖裕满意地勾唇,隔着湿囿润的布料,轻轻按了按她的小花。

    “嗯….”阮洁受刺囿激地夹住他的手,闭着眼娇囿哼。

    女孩的的背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肖裕吻着她的耳朵,诱囿惑道:“乖宝贝,给哥哥摸囿摸。”说着又动了动手指,隔着她的内囿裤,轻轻地划动。

    没几下,阮洁就软了身子,任由男人将她的小内囿裤扯了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