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把腿抬起放在高处|英语课代表你的水好多呀

从房间出去的时候时候,隋玲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面可以说是战况非常惨烈英语课代表你的水好多呀,她又转头继续走反正也没人认识他们。

    昨天的衣服北斯装在了袋子里,领着隋玲下楼,早饭隋玲没胃口就喝了豆浆,北斯又问早餐店老板要了热水,隋玲喝了药,北斯送她回家,明天再去上班。

    刚到家门口张局打电话过来说:“北斯,要出发了。”

    北斯很平静的说:“嗯,马上就来。”

    隋玲听见了电话里的内容,她说:“平安归来。”

    她望着车子离开的地方,久久才回神往屋里走。

    阿婆正在厨房洗碗,看见隋玲后疑惑道:“不上班?”

    “发烧了,今天请假。”

    阿婆嫌弃的说:“滚上去睡觉,我去弄姜茶,难喝也给我喝下去,要不然头给你割了灌下去。”

    阿婆现在还拿小时候吓唬她的那套说辞,不吃饭就把头割了。

    隋玲笑了笑,上楼去。

    快睡着了,阿婆把姜茶给端了过来,看着她喝完才走。

    隋玲睡到了下午两点,睡了一觉枕头都湿了,不知道是泪还是汗,她把湿掉的枕头换掉,下楼去觅食,阿婆听见动静出来后问:“想吃什么?”

    隋玲没什么胃口,但是要吃药又不得不吃饭,就说:“面。”下午也没练什么,北斯给她把格斗需要注意的地方讲了,教了她几个基础动作,晚上吃过饭送她回去。

    洗完澡躺在床上,易妍给隋玲打电话,隋玲接通电话。

    易妍丧气的说:“玲玲,今天白焕跟我说他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可是我才刚和他在一起。”

    “他也有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需要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只有儿女情长。”

    “那我就等等他呗。”

    人总要有自己的生活,然后才会相互有交集。

    第二天一早,阿婆吃过早饭就出去晨练了,隋玲起来收拾好,北斯在楼下等她。

    北斯觉得她的腰越发细了,头发扎起来,露出白鹋皙修长的脖颈,隋玲走近,北斯回神想起了在杨柳街见到隋玲时,他看得很清楚:她的长相一点都不含蓄,浓烈、张扬、放肆,像是要所有人都知道的美。

    配上当时的那件红裙子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当真是勾人魂魄的妖精。

    昨天已经说过格斗要领,今天北斯直接陪隋玲练,一早上他都把隋玲摔来摔去。

    那群人都看呆了,难道这就是家庭地位,果然是他家大少,厉害!

    北斯伸手把隋玲拉起来,没有怜惜,“想要打人,要先学会挨打,今天不是我,明天就会是别人。”

    隋玲站起来说:“床上也打我吗?”

    “床上你打我,算是情调,我不还手。”

    就这样隋玲挨了一天打,北斯还是没下重手,要不然他等会儿得把隋玲背回去。

    晚上西阾市中心依旧热闹无比,像一座不夜城,繁华盛景依旧,万家灯火齐聚,街道上的吵闹声是烟火气的一种表达。

 文学

    隋玲突然说:“我给阿婆说今天不回去了。”

    现在不管回哪都很费时间,去酒店是最快的,隋玲被北斯牵着去的是商场方向,隋玲提醒道:“这是商场,走错了。”

    北斯笑着说:“啧,这么着急?”

    去酒店明天可没有衣服换,所以先去买衣服。

    北斯付了钱转头就看不见隋玲,顾不上要小票,拿了衣服就去找。

    还好她没走远就在旁边的内衣店,北斯一点不尴尬直接进去,质问她,表情很严肃也很凶:“谁让你乱跑的?”

    隋玲见他生气,立马顺毛,拿了一套内衣问:“喜欢吗?”

    北斯看了一眼说:“黑色的。”

    隋玲让售货员包起来,是北斯说的那套黑色的。

    售货员把东西递给隋玲说:“您的东西,欢迎下次光临。”

    隋玲牵着北斯走了,店里的店员还在羡慕说:“那个美女也太宠男朋友了,还问他喜欢那个。”

    另一个店员说:“别花痴,干活了,人家那种的叫神仙眷侣,下凡看看人间烟火罢了。”

    花痴的小店员被拖回店里。

    出了商场,找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刚进房间,北斯将隋玲抵在门上,袋子掉了一地,北斯空出手脱了隋玲的衣服,然后脱她裤子。

    裤子难解,北斯用力一扯,连着底鹋裤一起给脱了。

    单手抱着她,头埋在隋玲胸口吮鹋吸着顶端诱人的果实,隋玲仰着脖子,“嗯……北斯……我快要掉了。”

    北斯托着隋玲的臀往上颠了颠,说道:“一会喊累也没用。你招的,就受着。”

    站着隋玲就特别敏感,里面的软鹋肉像是找到食物一般吸着北斯。

    “北斯……嗯……啊呃……嗯……慢……你慢点。”

    北斯今晚可不管隋玲怎么求饶,用力往里面凿,声音低哑:“说过不会放过你,夜还长,留着劲儿等会儿叫。”

    抱着隋玲往落地窗前走,隋玲被撞的呻鹋吟没断过,抵在落地窗前做了好久,又换了后入的姿势,隋玲转头和他接吻,“能轻一点吗?”

    不说还好,这一说北斯更重了,“不喜欢吗?”

    “呃……太重……了。”

    “你轻点。”嘴上这么说下面的嘴却诚实的把北斯咬的紧紧的,甬道里的软鹋肉从四面八方包裹着北斯,一股热流浇到了柱身头部,北斯在那股热流里重重的撞,撞的隋玲灵鹋肉分离。

    隋玲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北斯又插进去,她挺胸像是把自己往北斯嘴里送,北斯含鹋住,轻轻的吮鹋吸,又去亲另一边,她又有新要求,“我要你重一点,让我记住你。”

    不经操,还爱撩。

    北斯放过隋玲被咬的可怜的胸,“你今晚不用睡了,明天也不用起了。”

    说完掐死隋玲的的膝盖往床边拖,隋玲半个身子悬空,他开始挺腰钝钝的进出,抽鹋出一半又重重的将整个进去。

    “啊!!太……太……深了”,隋玲摇着头。

    “深了你才舒服,隋玲你就事儿,也就我惯你。”说着挺腰一个劲儿的往里面撞。

    隋玲是真的受不住了,做的太狠能要了她的命,“那你别惯着我了,我不要了。”

    这会儿隋玲说了可不算,整晚上隋玲醒了晕,晕了又被撞醒。

    第二天早上这假非请不可了,隋玲发烧了,昨晚洗完澡又做了,可能受凉了,北斯把隋玲叫醒给她穿了衣服,“隋玲起来穿衣服,去医院。”

    隋玲声音哑了,说话都带着鼻音,“去医院干嘛?你把我弄坏了。”

    他很禽兽吗?

    “你发烧了。”

    “不用去,我吃了退烧药睡一觉就好了。”一般发烧感冒只要不是特别严重她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而且这发烧的原因也太让人难以启齿了,还是别去了。

   
    阿婆给下了碗面,清汤的,隋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阿婆骂道:“再不吃饭……”

    还没说完,隋玲笑着说:“又要把我的头卸了。”

    阿婆摸了摸隋玲的额头,不烫了,又把隋玲赶回房间去,嫌弃的说:“赶紧再去睡一会儿,我下午去买菜,晚上给你做菜盒子,还有你爱喝的没营养稀饭。”

    隋玲不喜欢稀饭里面放其他东西,她只喝纯大米煮的稀饭,汤是汤,米是米,阿婆说她吃那个没营养,但又总是做。

    下午睡了好久,起来的时候隋玲感觉好多了,下楼的时候阿婆的菜盒子都做好了又抄了两个菜,稀饭也好了。

    阿婆喊她给宋柰柰送了几个过去,宋柰柰总是给她们带一些自己做的东西,隋玲换了鞋就过去,敲了门,里面传来声:“谁呀?”

    宋柰柰从屋里出来,笑着说:“是玲玲呀,快进来,今天下班这么早?”

    “早上身体不舒服,就没去,这是阿婆刚做的菜盒子还是热的。”

    宋柰柰邀请隋玲进屋说:“那正好晚上我们可以省事儿了。”

    隋玲看见墙上有好多照片,视线停在一张不太显眼的照片上,那是一名警鹋察很年轻。

    宋柰柰过来说:“那是我儿子,好久没回来了。”

    她和江岷渊清楚,他们的儿子已经牺牲了,可是她总是说他没有回家,就当他一直在。

    隋玲看着照片上年轻的男人说:“他一定是一名厉害的警鹋察。”

    送完东西隋玲就回去了,她觉得那张照片上的人有些莫名的熟悉,看见了又难受,可是她没有见过。

    那是个一身正气,穿着警服的男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