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人妻敏感娇羞|梁医生检查身体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覃鸢整个人眼睛都亮了,梁医生检查身体她想也不想就过去拦住了沈远年。

    “那天早上你怎么直接走了,连话都不留?”覃鸢抱着手臂托着那圆球似的丰凶,就那样站在沈远年身前。

    沈远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对不起,小姐,我在工作。”

    “你还工作什么?”覃鸢有些气恼,就把推车丢给旁边拿着沈远年西装领带的侍者,跟他道:“你也是在这里工作的吧?这些交给你了,告诉你们领班,这个人我带走了。”

    说完就气势汹汹地拉着沈远年离开了。

    “覃小姐……不是,覃小姐,您能不能先放手?”

    到了下一层,覃鸢才放开沈远年的手,表情很生气:“你还在这里工作?”

    沈远年不说话了。

    覃鸢却当他是默认,眼睛都红了:“你家里是多困难啊,以至于你白天在工地搬砖,晚上还要来这里当服务生打第二份工,不累吗?”

    沈远年:“……”

    看来覃鸢又误会了。

    可是他该怎么解释?

    看着女人红了的眼眶,沈远年心里一软,有些于心不忍地想要摊牌,就听到覃鸢又道:“你有这精力给我当情人不好吗?老娘有颜值有身段,在床上懂配合还放的开,你只要贡献个吊就可以,实在不想动我还可以骑乘你,不比你现在一天打两份工白天黑夜连轴转要好得多?”

    沈远年:“其实我……”

    覃鸢一口气道:“我一个月给你开二十万,还不算绩效和年终奖。”

    这还有绩效和年终奖?对于这场猝不及防的见面,沈远年也没有想到。

    他会出来纯粹是因为被灌了酒,又被几个犯花痴的小姑娘烦的不堪其扰,所以才出来透气顺便上个洗手间。

    结果刚绕过一半的圆形回廊,他就看见了那个红衣明艳的姑娘。

    那是覃鸢。

    沈远年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理这段关系,却把这个名字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边。

    此刻覃鸢就坐在橙色沙发上,她侧着身,露着半边脸,一字肩的晚礼服很衬她的漂亮锁骨和修长脖颈,深v领和高腰设计将她丰鹋满诱人的身段淋漓展现,她晃了晃手里的香槟杯,翘着腿,一身红装压不下去她的艳色,反而让她显得更加风情妩媚。

    很漂亮。

    也很有女人味。

    沈远年看的心头一跳,然后慌忙折返了回去。

    他逃了。

    那张一向沉稳的脸上难得地多了些慌张,还是没由来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

    覃鸢应该没看见他,现在走还来得及。

    只是……一回去就发现那几个花痴小姑娘仍然在张望着找寻他,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他明确拒绝、冷脸相待后,那几个姑娘依旧热情地向他表白,他叫赵家公子处理,赵家公子言笑晏晏拒不处置,只拉着他灌酒。

    再喝下去得出事。

    沈远年头疼不已,趁着还清醒的时候走出来了,没想到前面等着他的竟然是覃鸢。

    现在怎么办?

 文学

    前面是覃鸢,退路是更大的麻烦,他该怎么选?

    就在沈远年没做好决定的时候,一个侍者推着餐车出来了,要过去那个圆形回廊,去另一边的厨房换酒。

    沈远年念头一动。

    “等等,”他拦住了那侍者,跟他低声道:“不好意思,请问能不能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

    虽然贵宾要求奇怪,但毕竟这是贵宾,侍者也就照做了。

    沈远年打算让这人在前头挡一挡,自己再装作是服务生推车过去,如果覃鸢像刚才一样专注品香槟,那大概率是不会发现他的。

    他就可以蒙混过关。

    然而现实发生的偏偏就是小概率,覃鸢在他推车过去的时候忽然放下酒杯抬起眼,对他道:“站住。”

    那声音不大,可沈远年莫名地就是没法迈步。

    

    像是看出了沈远年的疑惑,覃鸢就接着道:“绩效就是看你跟我打鹋炮的次数和质量,这叫绩效,至于年终奖,只要你这一年给我c满意了,那到了年末我肯定要奖励你的啊。”

    沈远年有点崩:“不是,其实我……”

    覃鸢懂了,上去拽他的衣领:“你要尊严是不是?你有自尊心接受不了被女人包养是不是?”

    沈远年:“我……”

    覃鸢对他妩媚一笑,跟他道:“别怕,我马上给你找回尊严。”

    说着覃鸢就把沈远年拉去了洗手间,落了锁,然后二话不说撩鹋开裙摆就跪在了他两腿之间。

    沈远年有点吓到了:“覃小姐,你……”

    覃鸢一把扯下他的裤子,撸了把他的*8就舔鹋了上去,还抬眼笑问:“爽不爽?我这么跪舔你,你有没有感觉自尊心和尊严瞬间就回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