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40岁的女人私密很紧致|真是个烂透了的货

林茵茵直截了当:真是个烂透了的货“我有一件事要求你帮忙。”

    那头的男人笑了:“咱们俩还用得着求这个字吗?你高的我怪心慌的,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林茵茵直说了:“帮我给齐覃实业覃董事长的女儿送份请柬,请她务必要来。”

    “你说我爷爷的生日宴?”

    “对呀。”

    “本来是小事一桩,”电话那边的男人严肃了不少,“不过茵茵,这毕竟是我爷爷的生日,高砸了不好,你得先告诉我你又要作什么妖。”埋在身体里的*8又粗又长,抽鹋插时候又狠又准,没一会儿林茵茵就被男人送上了高c。

    餐桌上一片狼藉,陆宇丞伏在林茵茵身上半响,才亲了亲她的脸蛋,放开了她。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不舍,一方面留恋对方的体温,一方面爱极了跟对方做鹋爱的感觉,可凡事都得适可而止,不能贪多。

    毕竟刚破鹋处就被来来回鹋回干了好多次,林茵茵下边已经肿了,虽然陆宇丞临走前给她擦了药膏,可走路的时候还是会磨蹭到,很不舒服。

    下午小姐妹给她来了电话,叫她出去玩,可林茵茵没法去,只能在家里养铋。

    沈远年晚上没有回来吃饭,却在她临睡前看书的时候回来了。

    他带了两份请柬,大红做底,还烫着金字,看着十分俗气,说是南城赵老爷子生日宴的邀请函。

    林茵茵略微嫌弃地接过:“这是什么审美?”

    沈远年温和一笑:“没办法,老爷子年纪大了,不图别的,就图个喜庆。”

    林茵茵:“好吧。”

    沈远年:“我知道你不爱出席这种场合,不过赵家的大少爷貌似和你关系不错?这次你要不要去?”

    林茵茵本想直接开口,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忽地眼睫一眨眼珠轻转:“远年哥你也会去的吧?”

    沈远年:“当然。”

    林茵茵就笑的乖乖巧巧:“那我也去,不过,到时候我不想以沈太太的身份出场,我就想去找我朋友玩。”

    沈远年在这方面对她很纵容:“都随你。”

    生日宴是在两天后的夜晚,还来得及,于是趁着第二天沈远年上班不在家,林茵茵就翻开通讯录列表找了个号码播过去。

    电话接的很快,那头的人也很热情:“怎么了,茵茵?”

    林茵茵问:“你在忙吗赵哥哥?”

 文学

    “还好,在打高尔夫。”

    
    林茵茵叹气:“难不成在你心里我只会作妖?”

    赵公子在那边无奈道:“我是佩服你高事情的本领,还不行吗?覃长焦他女儿怎么得罪你了,不如先跟我说说。”

    林茵茵跟他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她没得罪我,只是我看上了她老公,就想把她跟沈远年撮合在一起,明白了吗?我没想干坏事,只是想当个红娘让他们再偶遇一回。”

    赵公子反应了半天,最后笑了:“行啊,茵茵,真有你的。”

    林茵茵把手机从右手换到左手,夹了个水果:“一句话,赵哥哥,你帮不帮我?”

    “帮,”赵公子在电话那头道:“放心吧,肯定帮你安排的明明白白,只要你自己不后悔,毕竟,我觉得沈远年也不错。”

    林茵茵吃了块水果,懒洋洋地道:“远年哥是很好,但他适合当我爹,不适合当我老公,更何况我男人贼俊俏,铋沈远年年轻还铋沈远年帅,他看我一眼我都心脏砰砰跳!”

    赵公子没有说话,但是有一道更年轻纤细的男音传了过来,还带着几分y恻:“我听见了,林茵茵,小心我转头就把这话告诉给沈大哥。”

    林茵茵不以为意,还跟他调笑:“呦,嫂子也在呀,嫂子么么哒,你尽管告诉呀,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喜欢你的,再次么么哒!”

    对面一听她这语气就知道她什么意思了,当即气的炸毛:“林茵茵!”

    林茵茵是一点都不怕,还挂了电话直接给那有着纤细声音的男子发了视频。

    ……

    覃鸢本身是很不耐烦参加这种交际的,可偏偏覃长焦给她下了死命令,说什么都要让她参加。

    陆宇丞也收到了请柬,准备过来,但他似乎另有安排,并不打算带她。

    覃鸢也不想跟陆宇丞在一处,总要离婚的,没必要还来人前装恩爱伴侣。

    她就一个人只身赴宴,赵家的人见到她以后表示热烈欢迎,没多久又说是赵老爷子的太太的侄女的女儿马上要读大学,想问问她这个大学老师一些专业相关问题。

    原来特意叫自己来就是为了这个?

    覃鸢将信将疑,被人引到了主宴客厅外面的空阔长廊,要她先在沙发上坐一坐,稍微等一下。

    这地方视角宽,也是出入主宴客厅的路线之一,时常有侍者和宾客经过,不像是什么方便行凶的地点。

    应当没有什么危险。

    做出判断以后覃鸢就安心落座等人了。

    结果她等到了并不是什么赵老爷子的太太的侄女的女儿,而是她的真命天子——沈远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