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公主跪在胯间吞吐硕大|校服下的娇乳被揉捏

这在赢暄听来尤为刺耳,墨无尘为了她成为千古罪人,现在她这么说,是随意戏耍自己,并未那个男人脱罪吗?公主跪在胯间吞吐硕大|校服下的娇乳被揉捏

他的眼神越发失望。

云芊芊垂下眼,“赢暄,你我多年情意,我是怎么对墨无尘的,你不是更了解吗?何必惺惺作态!”

赢暄猛然起剑,剑锋过处,萧瑟声动。

云芊芊抬眼,却见赢暄把墨无尘给她的东西都斩破,“你是我秦国的罪人,是朕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碰的!若朕看到你们再往来,必定要你痛苦百倍!”

“呵。”

东西?

她是公主出身,却已经沦为一个物件了?

赢暄猛地将她扔开。

冷峻的身影随着房门的关闭而消失,云芊芊衣衫不整的半跪在床上,不知是哭是笑。

“还请皇上放心,芊芊不会再喜欢任何人。此生,都不会。”

午后。

几个带刀侍卫冲进来,将云芊芊拖了出去,扔在冰冷的大殿中。

云芊芊淡然的站起来,不慌不忙的整理着衣衫,冷眼望向高坐在黄金龙椅上的男人,“你又想做什么?”

赢暄用打量货物的眼神,将云芊芊从头到脚扫了个遍,崭新的湖绸、包扎完毕的伤口还有那一堆甜食,都是前朝宰相的心意吧!?

他心头微冷,粗暴捏起她的下巴,“这几天跟墨无尘共度良宵的日子可好?”

云芊芊想摆脱掉无情的大手,却无能为力。

泪在眼中打转,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心越发的痛。

难道赢暄就如天下的皇族一般无二,喜欢时如珠如宝的待着,不爱时就会弃之敝履,从始至终都只是玩玩而已?

“你敢恨朕?”赢暄猛的将云芊芊甩到床上。

压到伤口的云芊芊闷哼一声。

赢暄再次掐起她的脖子,双目如浸染了寒潭的冰水一般,冻住了云芊芊的心:“你有什么资格恨朕?!你是朕的女人,却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真是叫人感到无比恶心!”

他猛地从身边侍卫的佩剑抽出,剑身出鞘,寒光闪闪。

剑架在云芊芊的脖子上,就像那天在大殿上一样。

 文学

“我跟墨无尘,没有半分关系,请皇上放过我,也放过他。”云芊芊忍着耻辱,一字一句道。

“自然是有趣之事。”赢暄挑眉,和身边的白盈盈对视。

白盈盈会意,笑道:“姐姐来秦国许久了,妹妹怕一个人寂寞,特地将姐姐的亲人请来过来,好让姐姐可以阖家团圆。”

云芊芊双手攥成拳,帝后已经西去,这是全天下人知晓的事,白盈盈还想做什么?难道连失了的人都不放过?

白盈盈讽刺的笑了笑,高声道:“来人,带燕国皇帝、皇后上来!”

两口棺木被人抬上来,棺盖被掀开。

棺里的帝后面貌没有半分变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云芊芊很清楚,这是她用了帝蜡的缘故,可保尸身百年不腐。

可如今!

一旦棺材盖被掀开,他们很快就会腐败!连入土为安都做不到了!

一瞬间心如刀绞,眼泪快过理智的滚滚话落,云芊芊怒声道:“你们这些疯子,究竟想做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