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在跑步机上从后进去 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

“老马呀,老马,我早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涂山起身相迎,眼睛瞥了一眼那些红票票心里有些发痒,可一想到那个人的势力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让开一条路让老马先走。

老马一句话也没有说,径直的上楼,只留下涂山一个人站在那里意味深长的笑着

 文学

不过李文文可不怕,偷偷的跟着老马上楼,进了房间,一脸兴奋的问道:“师傅,你跟说说说呗,今天都发生了什么?怎么我哥说的神神忽忽的?真的有那么难伺候的人吗?”

对于李文文,老马心里还是认可的,想了想,喝了一口水靠在床头讲了起来……

“师傅,也就是说那个老太太是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肩膀才会痛的是不是?”李文文听了以后若有所思。

“没错,老太太身上的伤很重,以前是靠着药物养着,可是我直接帮她疏通了经脉,里面的淤血散开,她自然就不痛了。”老马想到先前的一幕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差一点就没能成功的除去淤血。

这要是真的失败了,现在回不回得来都还是个问题。

一想到这里,老马不由的觉得心里一阵发凉,倒吸了口凉气,觉得全身酸疼的厉害,晃了晃脖子。

李文文跟在老马身边那么久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来老马浑身酸疼,也不说话,直接上手,捏住了老马肩头的两块肌肉轻轻按了起来。

“恩,不错!”老马咧嘴一笑,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李文文那双柔软小手的揉搓,觉得全身都放松下来没有多久一阵鼾声响起,沉沉的睡了过去。

李文文看见老马睡了,好奇的打量起老马兜里的一叠红票票来。

师傅今天这是收了多少?李文文想着,好奇的种子一旦埋下,再也收不了了。

反正就看一眼,等下我给放回去就是了,李文文心里想着一双手已经轻轻的探进了老马的衣兜里。

她拿出一叠钱一张张的数了起来兴奋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咦?这是什么?李文文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间发现里面有一张奇怪的纸币。

这一张纸币竟然只有一半,另外的一半上面竟然写的一些极小的字迹。

“这是什么?”李文文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顿时脸色一僵,一双眼睛瞪大着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的这一张纸币,浑身微微的抖了起来。

她看了很久,颤抖着手将这一张纸塞进自己兜里,然后慌乱的将那一叠钱弄得整整齐齐的重新放回老马怀里,匆忙忙的离开,衣服上面的一颗扣子挂了下来也不自知……

老马累的厉害,这一觉睡的很香,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这才发现手机上面有一个未读短信。

这是?

老马心里一紧,不自觉的想到了张淑芬。

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眼睛可以看得见,那些知道的还没有出来,除了张淑芬以外老马想不到还会有谁。

点开来,还果然是张淑芬发过来的。

“老马,我知道这些事情找你不太好,可是我也不知道要找谁。”

接着还是张淑芬发过来的,距离上一条隔了半个小时左右,看样子应该是犹豫了一阵。

“我有些不敢相信孙耀光,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老马看到这里顿时心里一暖,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那你相信我吗?”

原本想着这个时候天还早,张淑芬应该没有那么快回复,可是刚刚发出去,手机就收到了张淑芬的短信。

“信,如果我不信你,我就不会找你了。”

老马看得心里暖洋洋的,刚想回复,张淑芬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喂!”老马捏了捏衣角,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他脸上此刻闪过一丝紧张来。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老马不安的起身,踱步到窗前朝外面看了两眼,心里面略微有些浮躁。

“你在店里吗?”张淑芬的声音听着很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像是在和一个老友叙话,语气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在,当然在,你什么时候来。”老板也算平静的回了句,扯了扯窗帘,遮住了那窗外射过来的阳光。

窗台上面种着一株仙人掌,老马不知怎的突然之间觉得有一丝失望,那仙人掌似乎没有按照想象中的样子生长,显得有些颓然,就连那上面的细针都枯萎了小半。

怎么会这样呢?自己明明时常浇水,它却还是长成了这个样子。

老马手里拿着电话脑子里面飘飘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张淑芬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这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我现在过去,这几天腰酸背疼的厉害,想让你帮我按按。”张淑芬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几乎都听不清楚。

“好,我等你!”老马不等张淑芬回答,匆忙挂掉了电话,倒了杯水,咕咚的喝了几口,这才发觉自己对张淑芬似乎有些异样的情绪。

老马闯荡江湖数十年,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情也多了,有些事情自然就看得通透。

这样子的情绪,是在多少年前才有过?可能是初恋那会,也有可能是结婚那会?老马有些记不太清了。

张淑芬来的时候,老马正靠在椅背上面休息,旁边的小台上还放了杯没喝完的开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