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男孩被姐姐化妆成女孩|女朋友把我变成女孩子

“不行了啊,不行了——”嫂子发出要哭不哭的声音。

 

 但越是这样,我手里却根本停不下来了,不过在我又一次按到她敏感的穴位时,她一下坐了起来,跑了出去,我心中懊恼把她吓到了。

 

我越发渴望得到我嫂子的身体,但是她是我的嫂子,虽然我和哥哥是异父异母,但是还是充满罪恶感,昨天晚上就像一场春梦一样。

 

心中郁闷的我只能到村外的小池塘散步,走着走着,忽然听见什么声音。

 

于是,我钻进玉米地。

 

只看见一男一女把周围的玉米都给弄倒,铺成了一个床,现在正躺在上面呢!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一看这两人就是躲在玉米地里瞎搞呢!

 

“你快点,快点啊,人家都光光的了!”

 

紧接着,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一听就知道这人是刚刚到我们村里面的护士金花!我眼睛好的第一天就在村里见过她,样子一般,不过,胸大屁股大,非常招我们村的男人喜欢。

 

    而且,她男人一直都在外面打工,据说村里有不少男人勾搭她。

 文学

 

    以前我以为都是传闻,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

 

就看见村里的小护士的腿抬的高高的架在男人身上,我甚至看到她屁股上的那颗痣都在颤抖。

 

就当我想看看那个男人是谁的时候,那男人的声音就传了起来:“你那么急干嘛,万一把别人吸引过来怎么办?”

 

是曹村长的声音,村里的老大,四十多岁,我不由感叹小护士金花真是欲求不满,连村长那么老的男人都不放过,

 

“人家想要嘛!

 

   “真是一个欠弄的货!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

 

   曹大龙骂了一声,似乎这会儿把裤子给脱了。

 

   “当然满意,快点来嘛,来嘛!”金花兴奋的一笑,紧接着,两个人就好像勾搭在了一起。

 

 于是,我就抬起了头,看向了金花和曹大龙,只见他们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缠绵在了一起,看样子已经开战了。

 

 与此同时,我看见曹大龙扛上金花的两腿,就像推土机一样推了过去,金花立马就叫了起来。

 

我被他们刺激的,身下的东西马上顶了起来,没想到金花这么骚,要是有机会能和她来一下,那一定很销魂。

回到家里,我感觉自己还没有消火,准备洗一个冷水澡。

 

想着刚刚金花的身体,走到台阶上面,有几个苔藓,我一不小心把脚给扭到了。

 

嫂子看到我这样,连忙带我去村门诊部去检查,正好就小护士和村长两个人在这里。

 

嫂子和护士说了我的基本情况,就回家打扫家务。

 

村长看没有其他人开始毛手毛脚的摸小护士的臀部,小护士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

 

村长控制不住的说道:“宝贝,想要吗?”

 

护士看到我在这里,准备出去,却被郭亮一把拉住,“就在这里!”

 

    “啊?”

 

    村长坏笑道,“反正他也看不见,哈哈!”

 

    “哎呀,你——”

 

    “这样才刺激,哈哈——”

 

    村长一把把金花推在病床上,就从后面捅了进去!

 

    金花‘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就捂住自已的嘴!

 

    我目瞪口呆!

 

    原以为他们出去,我能偷看一下,没想到,人家直接大方的在我面前表演!

 

    真是会玩啊!

 

    “啪!啪!啪!”

 

    整个病床都晃动起来。

 

    这一幕太生猛了!

 

    近在咫尺啊!

 

    每个细节,每个动作,都尽收眼底。

 

    我站了起来,惊讶的问道:”你们在干什么呀?”

 

    村长转过脸来说:“小瞎子,我们在啪啪啪呢,懂不懂,谁都不能告诉,要不然搞死你?”

 

    “啊——你们——”我装作手足无措的样子,“要不然我出去一下。”

 

    “哈哈,看来这小瞎子还是懂嘛!”村长笑道,一边用着力。

 

 金花的浪叫声还是从指缝里传了出来。

 

我‘摸摸索索’的进了洗手间,把门留了条缝。

 

客厅里,一对男女忘情的战斗着。

 

    不得不说,这郭亮看似不强壮,还是挺持久的。

 

    金花也不掩饰了,叫得一声比一声高亢。

 

    我看在眼里,心里想着,金花这么放得开,如果有机会的话——

 

村长走后,金花过来检查我的伤势,一双眼睛就紧紧的盯在我的裤档上!

 

    我那裤档上已经被我高高的顶起。

 

她的表情如当初嫂子看到我撒尿一样,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的非常大,我还看见她还舔了一下嘴唇。

 

“金花,我、我尿急,我想上厕所!”我难受的说道。

 

我巧妙的掩饰了自己的难堪,这一招已经在嫂子面前用过了,屡试不爽。

 

    金花反应过来,马上说道:“医院就有卫生间啊!我带你去!”

 

    “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用个卫生间而已。”金花上前两步,就拉住我的手。

 

    她的手滑溜溜的,柔软无骨。

 

    更要命的是,刚刚发生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简直是要人命啊!

 

    她把我牵到了蹲坑前,说道:“阿水,就在这里可以了。尿完了,给我说一声,我给你开水洗手。”

 

    “好的,谢谢。”

 

    “那我出去了。”

 

    我用余光看到金花把门关上了,但是,她人并没有出去!

 

    她就站在门边,眼睛盯着我的档部!

 

    我能怎么办呢,她欺我看不见,我能说破吗?

 

    从刚刚发生的事情就知道她非常的开放!显然,我的这个尺寸吸引了她!

 

    女人都喜欢大家伙吗?

 

    我只好假装她不存在,扒下裤头就放水了。

 

    年轻人就是猛,水龙头一喷出来,就直接飚到墙上去了!

 

    我看到金花的目光都痴了,一片火热!

 

    看来,她交往的男人中,没有一个有我这么强劲的。

 

    我一泡尿足足撒了一分多钟。

 

    然后,我装模作样的叫道:“金花,我完事了。”

 

    金花拉开了门,然后才说话,“嘻嘻,你时间真久啊!”

 

   然后,金花把我带到洗手处,打开水龙头让我洗手,再递给我毛巾。

 

“麻烦你了,金花。”我咧嘴笑道。

 

“没事儿,大家乡里乡亲的,互相帮助!”金花娇笑道。

 

    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又是一股邪火往上窜!

 

    再这样下去,我已经没有借口了。

 

    我只好说道:“我的伤势应该好了吧,可以回家了吧”

 

    金花却拉住我不放,“不行,还要擦点药膏,在打个消炎针。”

 

说完金花抚摸着我的腿,把我扶到床上,还故意摸了一把我的大腿根处,那双手还没有停下来,一直往我的裤裆里面摸,摸到我的巨物,她咽了一口水,直勾勾的盯着。

 

我在心里感叹正是一个小妖精,嘴上却说道:“你在干什么,我好难受,难受。”

 

小护士笑着说:“阿水,想成为一个男人吗?”

 

说完她就穿着护士服爬上我的病床,贴身的职业装彰显出那一对呼之欲出的柔软,以及盈盈一握的蜂腰下,超短包臀裙构勒出丰臀,两条大长腿又挂在我的小腹处。

 

 不由让人想入非非,我看得身下已经发紧了。

 

我的双手控制不住的往小护士身上游走。

 

没两下,就听见小护士嘴里发出欢愉的声音,我全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双手不知不觉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那里的手感,居然丰满和软嫩。

 

我已经欲望上头了,想要解除自己的处男之身。

 

说着我用我的家伙在她的翘臀上面不断摩擦,每一次摩擦她的臀部就会一阵微微的抖动。

 

我的手越来越放纵,直接摸她的两个柔软,轻轻的抚摸,慢慢的加快速度,她全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一阵又一阵的娇喘从她的嘴里传出来。

 

我越来越大胆起来,含住了她胸前的两个凸起,小护士夹住了我的大腿,摩擦起来,脸色变得潮红起来。

 

我默默她的下半声,已经湿了一大块,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啊!好…..痒!阿水,快给我。”小护士夹住了我的大腿,用她那里,对着我的手臂摩擦起来。

 

我闻声往那处顶了过去….

 

只是刚进去一半,旁边的手机传来震动声音。

 

小护士吓了一跳,马上爬了出来,去接电话,一看原来是村长的电话”金花,我手机掉在你那里了,我过来取一下。”

村长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自然不能继续下去,没办法的我也只能回家了。

 

我走到门诊门口,就看见村长的在城里上学的女儿走了进来,含苞待放的,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特别是那城里人的气派,让我自形忏愧,不由多看了几眼。

 

第二天,我又来到小护士哪里打针,小护士一看到我脸上就红红的。

 

昨天看到的小美女—曹美,村长的女儿也在,穿着一个小吊带背心,露出一双大长腿。

 

我内心想村长那么丑的人,怎么生出了一个腰细腿长的女儿,不由感叹造福者的伟大。

 

金花叫我把裤子脱掉,给我打消炎针,没想到把我整条裤子拽了下来,我的家伙就暴露在空气中。

 

我感觉到曹美忽然朝我这里看了一眼,盯着我下面的家伙瞟了过去。

 

金花冲着曹美比划,虽然,她嘴没有出声,但我看出来了,她是告诉她,我的尺寸很大!

 

曹美高冷的脸上羞红了,小护士却是吃吃笑着。

 

   然后,就说道:“小美,来,我让你看看眼界!”

 

接着,我就看到她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碟片,然后,打开影碟机,把碟片放了进去。

 

“金花,什么电影呀?”曹美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小护士狡黠的一笑。

 

电视机本来开着,小美把音量调小了。

 

然后,电视画面就变了。我一下目瞪口呆!

 

  画面上一出来,就是两个光身子的男女,二话没说,抱在一起就干那事儿!

 

那女人浪叫着,声音让人血脉贲张!

 

 又是毛片!

 

我看见曹美羞红,但是两双大长腿夹得紧紧的,让我想起昨天小护士两条腿夹着我的手臂。

 

我也不能坐着不出声啊,毕竟我也听到了。

 

    于是,我一脸懵逼的问道:“金花,你们在看什么电影啊,怎么都不说话啊,只听到女人在叫,她是怎么了?感觉有人在打她,好像也不对。我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

 

   “你们倒底在说什么呀?那女人的声音叫得怪怪的,我听了有些,有些——”我吐吐吞吞的说着,“感觉身上起了火似的。”

 

我摸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想,我这样说,才是正常的反应,她们反而不会起疑心。

 

说实话,光听那片子里的女人叫唤,是个正常男人就会受不了!

 

小护士看到我下面的物件抬头,笑的指着我对曹美说道:“阿水,有反应了。”

 

曹美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我那巨大的物件,马上害羞的回头了。

 

小护士因为有病人来了,连忙出去了一趟。

 

电影到达高潮,曹美看到四下无人,一只手搓着她的胸,另一只手伸向下方,一根手指头隐没在了那个地方,后来又回头看了看我。

 

然后,她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

 

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

 

 曹美这个高冷女神竟然把我当成了自卫的对象,可我却难受着呢!

 

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我偷偷拿出嫂子给我买的手机,拍下曹美现在自慰的样子,想到日后自然有用处。

 

小护士回来,看到我还没有回家,而且又瞎又拐,于是叫曹美送我回去。

 

曹美看到小护士这样拜托了,也不好拒绝,于是伸出一根手指,让我牵着走,我还能感觉到手指上湿漉漉的感觉。

 

我故意来回摸着曹美的手,没想到她转头,生气的拍掉我的手。

 

高高冷冷的走到前面,我在后面看着她曼妙的身姿,闻了闻手上残留的湿漉漉的味道,想要马上把她就地正法。

 

“我有点渴,可以到你家喝杯水吗?”

 

“喝水,你真的要喝吗?”曹美冰冷冷的说道,满脸对我都是鄙夷,觉得我有一点点蹬鼻子的样子,心里对我一定匆忙鄙夷。

 

“是的。”我大摇大摆的走进她家。

 

曹美从房间拿出一杯水,叫我喝完快点走。

 

“不着急,我从包里面掏出手机,把刚刚拍她的照片拿了出来。

 

“什么,你眼睛没瞎,你这个大骗子,你想要怎么办?“曹美有点慌张起来。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和你玩点游戏。”我一脸得意的说道。

 

“什么游戏。”曹美一改之前高冷的状态,变得慌张起来。

 

“就是我们下午看的视频呀。你把我服侍好,要不然你知道后果”我威胁着曹美,让她知道谁是老大。

 

曹美立马心如死灰,她知道我今天是有备而来的,看来今晚谁都逃不了。

 

一分钟后。

 

曹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当她脱掉上衣露出那蕾丝内衣,饱满至极,  没想到她下面穿着一条丁字裤,我的身体都要炸了!

 

    那小小的一块三角形布料堪堪遮住前面,而且还是半透明的,看上去,里面若隐若现,腰上和屁股就是一根绳。

 

    那根绳勒在屁股缝中,是舒服呢,还是难受呢?

 

    但是,给人的感觉比不穿还要诱惑!这真的是内衣吗?

 

看到这里,我已经受不了,上前就是一顿乱啃。

 

“你可真性感。让我好好满足你一次。你肯定也很想吧?你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我靠着她耳边说话。

 

下一秒,我一边亲吻她的大红唇,一边抬手,把她的丁字裤扯了下来。

 

我现在就像一头猛兽,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

 

接下来我快速的调整角度,然后抵到了她美妙到极致的臀缝中,在这快感中,我们两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衣领,肆意把玩那两团丰满,另一只手探入她的裙下,上下齐手,动作起来。

 

然后,我便感觉一只光滑柔软的手探入了我的裤子,将我的反应紧紧握住。

 

 过了一会,曹美似乎受不了,在我怀中扭动着身体,断断续续的说道:“嗯,阿水,给我我我想要”

 

 “好!”我闷哼一声,分开她的两腿,便长驱直入。

 

话音刚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我们两,我一看是嫂子的电话,连忙接了起来,没想到嫂子有急事叫我回家。

 

临走前再次给她一个长长的吻,才换上衣服离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