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作晚跟狗做了拿不出来

黄振强冷笑一声,也不接话,只等着老王继续说。

“这三百万,我要走公证处公正,并且写明,黄老板你们一家支付了这三百万之后,不能再私下报复,如果私下报复被我们查出来,你这三百万就等于白送,还得另外再赔偿我们三百万!”

这事是老王刚才跟沈月莹在车上讨论的结果,老王一大老粗可不知道什么公证处,还是沈月莹支的招,让老王又涨了见识了!

果然,黄振强听到这话之后,脸都黑成锅底了,估计他之前已经计划好怎么私下报复了,现在被老王这么一闹,这个念头就给他掐断了。

黄振强很想拒绝,但他也知道,老王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愣是要硬碰硬,他老王就烂命一条,能跟他黄家的名誉和生意来比吗?

显然不能,所以黄振强就算再憋屈,这条件也得答应下来。

黄振强丢下一句明天会找律师跟他们去公正打款之后,人就气冲冲走了。

老王跟沈月莹两个人面面相觑,同时笑出声来。

“可以啊王刚,越来越有老板的气势了啊!这谈判起来,黄大老板都不是你的对手。”

老王反倒没那么乐观,他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黄振强,也太好说话了,我总觉得他还有后招。”

沈月莹的眼神也暗了一下,她点点头道:

“我也觉得黄振强不应该那么容易妥协,总之,我们最近都小心点,特别是你,尽量少出门。”

老王心里特别不痛快,这事说起来,其实憋屈的是他们,如果以后都要这样躲避着黄家,他宁愿来个痛快的!

可现在牵扯上沈月莹,他只能更加隐忍,他不怕黄家找人对付他,他怕的是黄家对沈月莹下手。

两人从警察局出来之后,老王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他心里有种预感,黄振强肯定会有后手,而且会冲着他来,他还是跟沈月莹分开比较好。

沈月莹原本还不太同意,但做为一个女人,总不好让她主动留老王跟她继续同居?所以老王提出来之后,她表面上很爽快答应了。

老王被沈月莹送了回来。他一路上都在想,要怎么从林老板那里下手,来给黄家一个警告或者教训,让黄家不敢再轻易招惹他。

老王心事重重地从电梯走出来,也没注意到他家门口蹲着一个人。

“教练,你怎么才回来啊?”

门口那人看到老王惊喜地站了起来,老王抬头一看,是刘玲玲。

“玲玲,你怎么来了?”

刘玲玲表情有点为难,她指着门口示意老王进去再说。

 文学

两人进门之后,刘玲玲赶紧关了门,这才紧张兮兮说:

“教练,我总感觉,我这几天好像被人跟踪了!”

老王皱着眉头看她。

“被人跟踪?是李成吗?”

刘玲玲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

“应该不是他,前几天我按你说的跟他和好了,他很后悔,也跟我保证以后不会那样了……”

刘玲玲说到这里的时候,面上有点燥红跟尴尬,毕竟她那些视频都被老王看过了……

可老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以他对李成的了解,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啊!不过他现在也没那个闲工夫管她两的事了。

“那你今天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被人跟踪的事?”

刘玲玲先是点了下头,然后又摇头。

“也不是光为这事,昨天有个护工上我们家帮忙护理我爸,我一问才知道是你请过来的,所以特意来谢谢你!”

老王这才想起来这事,他挥了挥手表示不用在意,之前他还有点心疼这个钱,但今天坑了黄振强三百万,现在这几千对他来说压根不是事。

老王又安慰了刘玲玲一下,如果怕被人跟踪就尽量少走夜路。他本来也想送刘玲玲回去的,但想了想,他自己现在的处境更不安全,只能让她自己回去了。

老王送刘玲玲到小区门口,亲眼看着她走远才转身回去的,可他不知道,就在他转身之后,暗处有个身影满含恨意地瞪了他一眼,又悄悄跟在了刘玲玲身后……

刘玲玲是打车回来的,她下身的伤还没完全好,所以不能骑车。司机送她到巷子口就把她放下来了。

可刘玲玲走了一段路之后,心里又升起那股被人跟踪窥视的不安感,她慌张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漆黑的小巷子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心里突然一慌,忍不住转身就跑。她一边跑一边给老王打电话,可跑到巷子口的拐角处时,突然

有只手将她拉住,她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人捂住嘴巴拖进了黑暗处……

啪——

她手上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屏幕马上暗了,还没接通的电话被挂断了。

而这头,刘玲玲被拖到了巷子的死角处,她惊恐得瞪大眼睛,手用力掰开捂住她嘴巴的那之手,无意间摸到那人手上的一枚戒指之后,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那人将她拖到没人经过的死角,直接将人丢在地上,刘玲玲爬起来回头看他,怒道:

“李成?你干什么?!”

没错,那人正是李成,他穿着黑色风衣戴着一顶鸭舌帽,如果不是刘玲玲摸到他的戒指,一时还没法将他认出来。

李成见刘玲玲发现了,便直接拖掉帽子,他居高临下看着躺坐在地上的刘玲玲,恨恨骂了句:

“贱货!还说什么身体不好不能跟我做,我看你是上赶去跟王刚做了吧?怎么,他比我大是不是?能弄得你更舒服是吗?!”

刘玲玲被他这么一说,脸色乍白乍红,最后恼羞成怒说:

“你在胡说什么?我跟王教练之间啥事都没有!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还不知道吗?”

李成听到她这话,忽然蹲下身子啪一下给了刘玲玲一巴掌,刘玲玲被他打懵了,只听李成捏着她的下巴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在他那住过几天,我就不信你没被他弄?你这个荡货,整天就想着被人弄是不是?”

李成说到这,视线忍不住往刘玲玲身上看。今天刘玲玲穿的是一件露肚脐的黑色紧身上衣,领口是V字行的,从李成这个角度看过去,基本能看光衣服里面那道饱满的风景。

仔细一看,领口处雪白的皮肤上还有一些红色的烫伤痕迹,可这些痕迹非但没让李成觉得煞风景,反而另他更兴奋了,他几乎马上就有了反应。

李成忽然捂住刘玲玲的嘴巴,整颗头往她领口的位置埋进去,表现得急不可耐。

刘玲玲急的呜呜挣扎,腿用力蹬着,但被李成用身子压住,他的另一只手直接撩起刘玲玲的长裙,手往里摸的时候才发现刘玲玲居然没穿内裤!

他把头抬起来,眼里冒着凶光,抬手又狠狠给了刘玲玲一巴掌!

“贱人,你居然没穿内裤,是不是刚才在王刚家里就被他弄了一回?!”

刘玲玲被他打得耳朵嗡嗡作响,心里怕急了,捂着脸呜呜哭泣说:

“没有!没有……”她只是因为伤还没好,穿内裤会疼,所以她这几天都没穿,穿着长裙遮掩。

可李成哪里信她,他脸色狰狞地将刘玲玲从地上拖了起来,没等刘玲玲站好,就将她甩在了旁边的墙上。

“站好!给我把裙子撩起来!”

刘玲玲吓得瑟瑟发抖,想跑却又怕跑不过他,最后没办法,她只能照做。

她转身面对着老旧的青砖墙面,颤抖着手将裙子撩了起来,然后双手撑着墙面,一副等待男人蹂躏的模样。

李成被她这动作撩得不行,特别是刘玲玲那副强忍惧意的颤抖模样,更是激起了李成的变态心理。

他啪一下用力拍打着刘玲玲的屁股,一边解开风衣一边骂道:

“荡货,你就是欠!居然敢背叛我,我今天就弄死你!”

刘玲玲被他拍得全身一颤,明明很疼,可还是忍不住一阵颤栗……

李成的手往那一掏,他眼里蹦出火光,嘴里又骂骂咧咧说:

“还说你不是荡货,都这样了?是不是要哥哥弄翻你,嗯?!”

刘玲玲咬着唇不答,她侧头看了眼巷子口,生怕突然有人走过,发现她这幅被人蹂躏的样子,她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了,只能低声哀求李成。

“李哥,我求你,你小声点,别被人发现……”

李成平时最喜欢她这幅求饶的样子,她越是这样,李成心里越能得到变态的满足。所以,李成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又恶狠狠咬了一下她说:

“你还怕被人发现吗?我看你这个荡货巴不得被人看吧?我今天就让别人看着,看看我是怎么玩死你的!”

李成说着,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他将手机放在了旁边的垃圾桶盖上,又把帽子戴上,做好这些之后,他才拍了一下刘玲玲笑说:

“来,给我站稳了,哥哥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