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小东西还敢不敢说我不行*奥特曼女性污本子

先是渔网一个人根本拉不动,他让甜甜下来帮忙,甜甜怕下水脱妆,哪里愿意答应,他几乎是沉着脸威胁着把甜甜喊了下来,甜甜粉丝立刻不干了。
    但架不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甜甜还是不情不愿下水了。
    然而网放好了也没什么收获,两个人水性一般,被浪打的一脸狼狈。
    偏偏节目组选的地方没有海滩,想捡点贝壳海螺都没办法。
    最后还是甜甜被浪冲到海坝边上,摸到了几个青口。
    甜甜粉不停鼓励,好歹有了收获,比白嘟嘟啥都不会好多了。
    然而在众多吹捧的弹幕中,慢慢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去隔壁林毅组,有惊喜,别问,我是雷锋】
    这样的弹幕多了,观众都升起了好奇,一股脑涌进林毅直播间。
    而此时,白嘟嘟林毅已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满满的鱼桶和大金枪鱼弄上了岸。
    【隔壁直播间来的!淦!我不信!绝对作弊了】
    【有点夸张了吧这?!】
    不管弹幕怎么评论,战利品是实打实存在的。

 文学

    他们带着鱼准备去接孙笑川那一组。
    而此时孙笑川和甜甜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正装模作样表示虽然青口比较少,但愿意分一些给他们。
    直到两人看到姗姗来迟的白嘟嘟和那满满的战利品,孙笑川的表情还停留在洋洋得意,滑稽又可笑。
    他看向两人的收获,又看了自己桶里十几个青口,这对比……
    他一咬牙,假装手滑把青口全倒水里。
    “你干嘛?!”甜甜顾不得形象大叫起来,这是她好不容易才从海坝上扒拉下来的!
    “闭嘴!”孙笑川趁着摄像头不在这边,恨恨说道:“这对比还嫌不够丢人?!待会儿就说手滑,他们不会不管!就说我们有收获但是不小心桶翻了!听到没!”
    甜甜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点头应了,在他们看来,当着观众的面,白嘟嘟那组不敢不给面子,不敢把事做绝。
    然而……
    白嘟嘟她真的敢。
    “不行,我抓的鱼,我说了算,不行就是不行。”
    白嘟嘟神色淡淡,她的头发还在滴水,为了不引人怀疑,她没有把水弄干,而她的样子却一点都不狼狈。
    白色的裙子紧紧贴在身上,露出曼妙的身躯,头发上的水滴顺着脖子滑进衣领……
    林毅不动声色地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身旁孙笑川看向白嘟嘟的视线让他很不舒服。
    就在刚刚,甜甜一脸委屈地和林毅说他们组的收获不小心掉水了,希望林毅可以接济一下。
    林毅却说都是白嘟嘟抓的,由她做主。
    甜甜立刻把目光转向白嘟嘟,一边卖惨一边道德绑架,谁知白嘟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竟然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好刚!我喜欢!早就看那个甜甜不顺眼】
    【这个白嘟嘟有点意思,性情中人啊】
    弹幕有好的评价,也有质疑。
    【也太没同情心了吧……好歹一个节目组】
    【楼上什么圣母?你赚的钱要不要分穷人一半】
    ……
    眼看着场面越来越尴尬,主持人不得不出言调和。
    “要不这样,嘟嘟现在浑身都湿了,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孙老师这组帮忙的?就当抵饭钱了?”
    白嘟嘟一顿,两脚兽真麻烦!投喂一个不够,还要她投喂三个?
    她看向自己桶里的鱼:“这些可以分给他们,让他们在这里把鱼杀了,处理好,带回去弄太脏了。金枪鱼不行,是林毅的。”
    反正那些小鱼味道一般,林毅是他的两脚兽,当然要把好的留给他。
    林毅闻言脸上的笑容都快藏不住了,嘴角快裂到耳根:“嗯,谢谢嘟嘟。”
    白嘟嘟看着林毅笑得欠揍,心里突然升起几分怪异和不好意思。
    等等……她在想什么?!林毅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两脚兽了,她怎么会理所当然地这么认为……
    “你让我杀鱼?!”孙笑川还没接话,甜甜先不干了!她可是小仙女人设,怎么可能跑去杀鱼?!
    主持人心里把甜甜骂了个遍,给了台阶还不下,只得把目光转向孙笑川:“孙老师?”
    孙笑川脸色难看,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白嘟嘟的心思压根儿不能按照圈子里的常态来揣测,她可能真的会让他们饿肚子!
    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可以啊,我们来处理吧。”
    说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儿了,孙笑川虽说小时候在乡下,但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他父母重男轻女,他哪里会做这些!
    甜甜就更不用说了,刀都拿不稳!
    看着两个外行把鱼砍的乱七八糟苦胆都弄破了,还吃个屁?
    “你,过来我做一遍给你看。”白嘟嘟一指甜甜:“凑近点好好看。”
    甜甜神色一僵,但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还是不情不愿凑过去看了。
    白嘟嘟其实更习惯露出锋利的指甲处理鱼肉,不过现在有摄影机,她把指甲收起来,拿过甜甜手里的刀。
    她一开始有些生疏,后来很快就上手了,她对鱼类的构造一清二楚,下刀利落干脆,很快把鱼骨剃出来,把鱼头剁开,鱼肉片好。
    白嘟嘟力气大,血水不可避免溅了一些在白裙子上,还有一滴落在眼下,像一颗鲜红的泪痣,平添几分风情。
    【妈耶……动作好专业!】
    【杀个鱼搞得我石更了,太帅了吧!血水落脸上什么的!我太可以了!】
    【徒手抓鱼,50米深潜,还有这干净利落的动作,这就是花瓶?】
    【不是我说,昨天说白嘟嘟化妆整容的,看看你家蒸煮和白嘟嘟,我不忍直视了】
    这条弹幕一出,众人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两人的脸上。
    这会儿两人离的很近,都下了水,不同的是白嘟嘟本来就长这个妖孽模样,而甜甜因为泡了水,粉底斑驳脱落,有一边假睫毛要掉不掉地粘在眼皮上。
    不对比还好,现在一对比,真就让人一言难尽。
    不过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和孙笑川此刻被白嘟嘟指挥的团团转。
    “这里,把苦胆弄干净!”
    “哦哦哦好的!”
    “鱼骨要这么剃!你这样剃肉都没了!”
    “对……对不起!”
    “这里切的不错。”
    “真的吗?太好了!”
    ……
    等两人把一桶鱼处理完,争先恐后拿给白嘟嘟过目,并且因为白嘟嘟的认可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孙笑川终于回过神来。
    他娘的这是在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获得这个新人的认可?
    但是好想让她满意啊……
    不行!!到底怎么回事?一看她的眼睛就忍不住下跪是为什么啊啊啊啊!!!
    两个人都反应过来了,对视一眼脸色都难看起来。
    特别是看到弹幕的时候。
    【……公主和仆人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救命!一定是因为白嘟嘟太好看了呜呜呜】
    【我头笑掉,我赌五毛,这两人到时候看剪辑一定会煽自己大耳刮子】
    【道理我都懂但她真的又欲又飒,我跪了……】
    【我也……】
    【+1】
    处理完桶里的鱼肉,林毅把目光看向那条一米长的金枪鱼:“嘟嘟,这个咱们卖了吧?”
    “嗯?”白嘟嘟眼神危险,这个两脚兽主意怎么一会儿一个样?
    “这是投喂给你的。”希望这只两脚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林毅帮她把外套拢了拢:“我知道,但抓鱼太辛苦了,换成钱就剩下几天我们就可以直接买菜了。你想吃羊肉汤吗?番茄牛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