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不小心揣了室友的崽*婚后的秘密完整版免费阅读

 手机里没有一条他打过来的电话,发过来的消息,陆恬愣着翻看着他和她最后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停在,她告诉程恙,自己的大姨妈来了。

  哼,陆恬冷笑一声,果然,男人都是下本身思考的动物,自己的把都不能操了,那还留着干嘛呢?看来,他又去找下一个能装他 的逼了。

 文学

  陆恬也不知怎么气性上了头,把程恙的号码,微信统统给删了,删了之后,顿觉神清气爽,一摇一摆回了家,一边走着还一边嘴里叨念着程恙,既然人不在,那就只好过过嘴瘾,骂一骂他了。

  人还远在新西兰的程恙,仿佛也收到感应一般,在抢救室外一连打着喷嚏,眼神急切看着屋里。

  病床上躺着的正是程恙的母亲,二十年前就移民来了新西兰,就一直在这里,只不顾近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常年住在医院。

  这些年以来,程恙也是国内国外来回跑着,这一次接到医院发来的紧急通知,他想都没想,即刻飞来了新西兰,连陆恬都没来得及告诉。

  这几天的病情反复,情况危急,程恙根本抽不开身,这番才想起来联系陆恬,却没想到,不仅号码被她拉了黑,连微信也被删了。

  程恙满头蒙的同时,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同他交流着情况,告诉程恙,他妈妈的情况暂时稳定了,短时期内不会有反复。

  程恙一听,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又拿起手机给助理小林打起了电话,让他马上订明天回国的票。

  没想电话一通,小林便在那头说起抱歉来:“对不起老板,那东西,陆小姐不肯收……”

  程恙一听,原本因为被删了号码阴沉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一度,压着几日来的疲惫身子,哑着嗓子说道:“好,我知道了。帮我订一张即刻回国的机票,立刻!”

  “是!”

 程恙下了飞机到国内已是夜里的十点多钟,他一心急着只想见陆恬,到了机场就开车去了陆恬的住处。

  车停到楼下时,已经快十一点。程恙从车里抬头看了一眼陆恬的楼层,还是黑的,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想到着,他忽然又一丝担忧和愠怒,下了车,往车门一靠,他便等起了陆恬。

  约莫一个钟头过去,程恙从车旁等到了路灯下,终于把陆恬给等回来了。只见她晃悠悠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身的黑色皮衣连身抹胸短裙,将纤细而不失丰腴的身材勾勒出来,走两步没走稳,差点一头栽在小区的花坛里,还好程恙一个及时快跑,两条大长腿没几步的功夫就站到了陆恬的身前。

  陆恬醉醺醺的,只觉得自己撞到了一个温暖踏实又熟悉的怀抱里,抬起她那红扑扑的小脸,定睛一看,原来是程恙。

  “好你个渣男,你个狗东西……”

  陆恬骂的顺嘴,一下子全说了出来,只是还未说完,就又在他怀里暂时晕了过去。

    从陆恬的皮衣里掏出来钥匙,将她横抱起来,进了家门。

  前脚刚进的门,程恙这般便忍不住了,一只手脱着衣裳,一只手将挂在自己身上的陆恬揽好。

  脑子里被酒精充盈着的陆恬,意识模糊着,在他的怀里上下乱动着,嘟起的小嘴诱人十分。

  “陆恬,乖,我要先脱了衣服。”程恙这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温柔极了。不过倒也的确管用, 她立马便乖了不少,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和陆恬的连身皮衣脱下,程恙也再忍不住,一把含住了她的小嘴,舌尖在她的口腔里打转,一股浓烈的酒味儿慢慢渗进了程恙的嘴里,他微微皱起眉,盯着怀里一心沉浸在吻里的陆恬,心里默念道:“这个女人,竟然喝了这么烈的酒,还喝了这么多……”

  他的吻越来越深,像是要把酒味儿全都渡过来。程恙明白,这种烈酒平日里自己都不敢多喝,如今陆恬喝了这么多,定是伤身的。

  陆恬在他话里,也慢慢回应起他的吻,抬起双手捧住了程恙的脸,渐渐往后移,又勾住了他的脖项。

  两人从客厅一直吻到了陆恬的卧室,程恙的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内裤,内裤下的 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一跳而出,变得又硬又烫。

  已是赤身的陆恬,晃悠悠站在他的对面,目光锁定在他的内裤上。忽而,陆恬左摇右晃地弯下腰,将那根又粗又长的 从内裤里掏了出来,用虎口紧紧握着,刚好张嘴含住,就被程恙一把拉了回来,紧紧扣在怀里。

  “不用,陆恬,我不用你口,我不想在你不清醒的时候,让你口。”

  像是小孩子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陆恬翘起双唇,一副娇俏赌气的模样。

  “我这里好涨啊,对着程恙撒着娇。

    程恙宠溺一声笑,怎么醉了酒的陆恬,比他还欲求不满……

 程恙轻轻抱她起来,一只手托住“无骨”的陆恬,应了她的要求, 。

  程恙的揉捏让陆恬极尽舒服,挺了挺胸前的两团 ,紧紧靠着他赤着的上身,他身上好闻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在酒精的作用下,让陆恬更为沉迷。

  陆恬也伸出双臂抱住她,两只手挂在他的肩膀上,将酥麻的全身贴住程恙。渐渐的,陆恬抬起头,张开她的嫩嫩的小嘴,含住了他尤为凸起的喉结。

  她的双唇触到喉结的那一刻,程恙轻哼一声,握住她的 用力揉着,恙看着身下娇喘的人儿,这酒精的后劲太大,纵然他再想操她,但他更担心陆恬的身体,克制住自己的强烈的欲望, “乖,我抱着你,去洗澡……”

  念念家的浴室不是很大,却有个占一半面积的大浴缸,程恙将浴缸里放满了水,赤身的两人一并躺倒了里面,调整了姿势,迷迷糊糊的陆恬依偎在了程恙的怀里。

  温暖的水流拥着,水汽把两人的身体都蒸的发红,越来越热……

  陆恬的小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嘴里嚷着要抱抱:“抱着我……我好热啊……抱……”

  程恙的两只胳膊搂过腋下,将陆恬抱在自己面前,直直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

      “嗯~我的头好痛……”酒精的作用上了头,陆恬此刻头痛刻骨,仿佛虫子在里面噬咬,她摇着头,想要把它们甩个干净。

  “要亲亲,亲亲就不疼了……”

 陆恬的双唇主动覆上,两只小手还不停的在他背后撩动着,本就被压着欲望的程恙哪里禁得住她这样的挑弄,从水下抬起一只手,揽过她的后脑勺,这个温柔却又霸道的动作将陆恬牢牢扣在身前,丝毫不得动。

   将陆恬放好,程恙又去厨房煮了碗醒酒汤,这一顿收拾好,已是凌晨的三点钟,将醒酒汤放在床头,程恙也上了床,在被子里将陆恬圈住,一同睡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帘打进来,已是早上的九点钟。

  醉了一夜酒的陆恬揉揉惺忪的双眼一点一点睁开,头还有些微微痛感,不过比昨夜里好了许多,偏过头看着床头柜上,还放着一碗未动的醒酒汤。

  “昨晚……头好痛……”  想到此,陆恬身上不由得起来鸡皮疙瘩,明明还在生着他的气,怎么一转头又跟他做了起来。

  嗯,都怪那酒,对,都是酒的作用。她心里笃定着肯定是这样,瞥了一眼身侧还在熟睡的程恙,这个人果然是神颜,睡觉都那么好看……

  不过,陆恬怎么会被美貌迷惑,于是,她一把掀开被子,伸直双腿,用力得将程恙揣下了床!

  “轰隆”一声,程恙光溜溜的身子从床上滚了下来,这下是彻底醒了。

  “你个渣男,给我滚出去,滚出我家!”陆恬生着气,扬着声调说。

  程恙尽管被陆恬狠踹下床,可却丝毫没有怒气的模样,眼神一转,从地上爬起来,一点一点向前躬着身子,抓住陆恬的脚腕便是一拉,将她拉到床尾坐下,双臂环住。

  “你跟我说说,我怎么成渣男了?”程恙斜着嘴角笑着,声音温柔蜜意,,抬手将陆恬额间的碎发理了理。

  “那你……你这些天都跑哪里去了?   “我的陆恬,你这脑子里一天天尽胡思乱想了么?”说着,弯腰含住她说话的小嘴,细细亲吻着,好一会儿才放开。

  “我一下飞机就来了,一点都没耽误。”  

  “医院,在新西兰,关于我妈妈。陆恬,我妈妈的事,我不想说太多,但是你要信我,我绝对没有,没有别人……”

 

  虽然早知陆恬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自己,明明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是看陆恬毫不回头进了浴室的模样,他心里还是落寞十分,像是被人用刀割了一道,生生流着血。

  陆恬进了卫生间洗了好一会儿,等她从卫生间出来,发现程恙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轻轻走过去,坐在他身旁,好看的人睡觉都是好看的,他的呼吸声有些重,看着眼前睡熟了的程恙,不知怎么心里一软凑近他,在程恙的唇上淡淡一吻。

  也许是不适应岛上的环境,陆恬时睡时醒,她决定不睡了,起身下了床却发现程恙早已不在沙发上,她轻声叫着程恙的名字,阳台上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在。

  陆恬循着声音,走到阳台,程恙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杯,杯子里是服务员白日送来的红酒。

  “怎么醒了?”他把她拉到他旁边坐下。

  “你怎么也醒了?”陆恬没有回答,反过来问他。

  “我,一直时睡时醒的。你从沙发上醒了,就一直坐在这里么?”

  拒绝了他的求婚,陆恬觉得哪里怪怪的,空气中透露着丝丝尴尬。

  嗯。他轻轻的答了一声。

  “我陪你说说话吧。”陆恬看着程恙。

  “上次你让小林带给我的东西,里面是什么?”陆恬假装不经意地问。

  程恙偏头看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起身走进里屋,等他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陆恬一眼便认出是上次被她拒绝的盒子。

  “你一直带着?”陆恬大吃一惊。

  程恙没回答,手轻轻得把项链戴在陆恬的脖子上,凑近她的耳朵:“一直带着想着怎么把你套牢。”

  说完就含住她的唇瓣,暴风骤雨般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脸上,眼睛,鼻子,耳垂,脖子,他的吻热烈而又温柔。陆恬被他吻得腿软,整个人都挂在程恙的身上。他顺势俯身,把陆恬公主抱了起来,走进了房间。

  他把陆恬放在床上,依旧热切吻着。

  “我……,我。”

  陆恬还没来得及说完,双唇又被程恙的唇覆上,他温暖的手顺着陆恬的腰伸进了她的睡衣里,褪了她的内衣,程恙怀抱着她,想把她刻进骨子里。两个人就这样拥着,纠缠着,房间里一片旖旎,海风吹拂着阳台的落地窗帘……

  昨晚陆恬被程恙折腾地够呛,早上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她伸手摸了摸发现床上只躺了她一个人,不由得觉得有些心慌。

  这时,卫生间里响起水龙头的声音,她起身一看,程恙正从里面走出来,这才默默地舒了口气。

  两人洗漱完毕,程恙就带她出了门,车开到附近一处非常著名的沙滩,沙滩上来来往往的许多情侣,陆恬没那么多力气奔跑,游泳,她只想静静得在沙滩上走一走。

  脱了高跟鞋,光脚踩着沙子,海水时涨时退的没过脚踝,陆恬觉得舒服极了,程恙一直跟在她身后,走到她身旁,接过了陆恬手里的高跟鞋……

  “老婆~”程恙忽而来了兴致,想逗一逗陆恬。

  “嗯?”正朝前走的陆恬,听到这两个字仿佛是下意识般应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程恙一把拉进怀里。

  “还说不要做我老婆,我看你嘴上答应的倒是挺顺的嘛……”

  他朝他挑眉一笑,勾人的眼睛里满是爱意。

 程恙得寸进尺,想要在这满是人群的沙滩上对陆恬做些什么,还未等陆恬开口,他的大手就已经在陆恬的波涛大胸的来回的爱抚,将紧身的碎花连衣裙也揉出了褶皱。

  “你这个人,怎么总想对我动手动脚的?”陆恬收起被他揉捏舒服的表情,佯装一副愠怒的模样,皱眉道。

  “因为,你喜欢,我也喜欢……”

  程恙忽而凑近在陆恬耳垂说着,腹黑低沉的嗓音听着格外入耳,让陆恬身子一软,倚在了他怀里。

  偏在此时,程恙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原来新西兰那边的医院,程恙的妈妈又病情又反复了……

  巴厘岛之旅还未结束,陆恬的假期还剩几天,就决定自己一个人留下再玩几天,程恙隔日清早的航班,直飞新西兰。

  泰迪程邀请你进行视频通话,接受|拒绝

  陆恬划了一下接受。

  “在房间?”程恙问。

  “嗯”陆恬点了点头。

  “你还好么?阿姨的情况怎么样?”陆恬皱着眉头,才一晚上没见,程恙就全然不见他之前的光彩,整个人都透露出疲惫。

  “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你的假期还有几天,你可以自己在那好好玩,酒店那边我都安排好了,如果你想回国,通知一下经理,他会帮你办好的。”

  陆恬再一次被他的体贴与周到征服,她想,她好像是完完全全被他锁住了……

  “好,我这边有医生叫我,先挂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拜拜。”

  刚挂了电话,魅色的老板又打了一个过来。

  “陆恬宝贝,美好浪漫的旅行怎么样啊?”陆恬听她说话都能想象到老板在电话前一脸八卦奉承的样子。

  “还OK。”陆恬轻描淡写道。

  “咳嗯~咳~……”电话那边微微咳嗽着,陆恬一下便听着不对,立马反应过来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跨国电话都打过来了,不像你老板一贯的抠门的作风……”

  听着陆恬一下戳破自己的伪装,那头也不装了,直接说着:“明天晚上的趴,你要是过来的话,我就原谅你一声不吭跑去巴厘岛了……”

  陆恬想着这边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好去的,瞬间也失了兴致,想着一会儿,便答应了魅色的老板,当即晚上的航班,回了国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