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张全转身就走,临走之前还没有忘记那件事情。

望着那玉米地随风飘荡的摇摆,李响心中暗自偷笑,嘿嘿,赶紧滚吧,这样一来老子就能摸~到你家屋里跟莲香好好的大干一场。

想着今天在山上吃蜂蜜的那一幕幕画面让他回味无穷,如今张全这么一走以后想吃蜂蜜那不是更方便了吗。

 文学

此时的李响还不敢回去,生怕碰到吴雄的那个表哥,一直等到汽车发动打响喇叭的声音才划船回家。

“唉,你说这有何必呢,一个村的人拿着刀子打打杀杀的。”

“可不是吗,这下好了,吴雄把他老表给叫来了。”

“还好跑的快,要不然恐怕张全不被砍掉一条腿才怪。”

一个个声音响起让李响后背都冒出一阵冷汗。

不过还好,只要张全跑了,这事情就只有莲香知道,只要莲香不说出来自然就没有人知道。

但他却又不敢往莲香家里走,生怕被人看到起疑。

“李响,李响,今天怎么这么晚,赶紧来吃晚饭。”风仙看到他一脸茫然的走过店铺门口,娇~声叫道。

“哦。”

李响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跟着凤仙来到厨房。

凤仙问道:“李响,看你脸色这么差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太累了吧。”

李响打开酒**,猛的喝了几口,“唉,这年头,都是钱的天下。”

仔细打量了一下凤仙,只见凤仙依旧穿着昨天的那一套白色衬衫和黑色短裙,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衬衫里面竟然没有穿文胸,那两颗葡萄明显的在衬衫上面突出两个淡红色的影子。

风仙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被他挑逗的在床~上用掉一大包纸巾,今天特地没有穿文胸,就是想多喝点酒之后假装睡觉让李响胆子在大一点把自己给弄了。

酒过三巡,凤仙借故去了一趟厕所,但走出厨房之后并没有去厕所而是回到房间把底~裤脱了之后才回到厨房继续喝酒。

回去没多久就假装喝醉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凤仙姐,凤仙姐。”李响已经喝的七分醉意,摇晃了几下凤仙见她没有反应于是将她一把抱起。

右手搂住她的后背左手抱着她的脚弯刚刚走开两步却看到大~腿上的裙子滑落而下露出一片春~光展现在他眼前。

不会吧,凤仙今天不但没有穿文胸,而且连底~裤都没有穿,现在又喝醉了,难不成是故意想要让我嘿嘿,那还等个啥啊,这么好的机会老子再不动手就真他奶奶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破~处去了呢。

嘴角扯出一丝色~眯~眯的奸笑三两步走进房间将她平放在床~上。

一双大手快速解开白色衬衫的纽扣,望着眼前这一双大白~兔口水直咽。

乖乖,之前还真没这么近的看过凤仙的大白~兔,没想到竟然这么大,这么白~嫩。

迫不及待的他一口咬在上面使出吃奶的力气不停的掏弄了起来。

此时的凤仙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说话,继续装睡,但那一丝丝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小~嘴微微张开开始发出蚊子般的声音。

李响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她醒转过来,但喝了这么多酒让他胆子也变大了起来,三两下脱掉她的短裙尽情的享受。

凤仙见他笨手笨脚的,伸出双手去帮忙。

凤仙没有想到他那玩意竟然会这么长这么大,还未完全进入的时候都让她张大了嘴巴却又不敢大声叫喊。不过李响可能是有点紧张,没一会就交代了,为了表示这只是个意外,他说什么都要在来一次。

俗话说的好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她一个女人在做这事情的时候又怎么会怕一个男人呢。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李响竟然足足的弄了一个多小时,可李响才下马。

凤仙心中那个乐的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么多年的孤苦寂寞算是熬到头了,这在之前她是怎么也没有办法享受到的快乐。

第二天清早,李响起床的时候原本想要来一次,但看到凤仙那熟睡的模样又不忍心打搅于是走向河边。

将渔网和河虾收到自己家,看到老赵在家里等着自己。

“哟,李响,今天这么多啊,快三十斤了。”

李响嘻嘻笑了笑,问道:“听说昨天张全跑了是怎么回事?”

“嗨,别提了,应该是跑路了吧,估计啊这一年半载的是不敢回家了。”老赵瞄了他一眼见他满脸红光不由的问道:“我说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吧,满脸红光的,是不是昨天在凤仙家睡了一个晚上。”

“说什么呢,你每天都给我钱我能不红光满面吗。”李响狡辩道。

“哈哈哈,那是那是,给,一百八十块,你这家伙平时见你游手好闲的,如今重抄祖业每天进账一百多,用不了两年就能取媳妇了。”

老赵把东西装好,递给他一支烟继续说道:“不过我可听说了,昨天你去了吴雄家,有人说你故意支开桃香,你的悠着点啊,这吴雄可不是好惹的,他是个练家子而且老表在镇上有钱有势,你最好啊带着一些东西去看看人家把事情说清楚,免得人家误会你。”

“啊,我故意支开桃香,这哪跟哪啊,真是的,老子这也不是为了做赚点钱吗,你看看我家的干鱼,一个月下来都够一个麻袋了。”李响故意大声说话掩盖自己的心虚。

“话虽这么说,但人多口杂没有的事情都能说成是真的,你就去一趟,破财消灾,啊!”

李响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捎了捎后脑,暗自嘀咕道:他娘的,这么快就怀疑到老子身上,不行,老赵说的对破财消灾,我的去一趟。

随即把渔网清理好,带上今天弄到的几条贵鱼朝着吴雄的家走去。

“李响哥哥,你怎么来了。”小芸正在家里小院玩耍看到李响走了进来不由快步迎了上去,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李响嬉皮笑脸的说道:“今天刚好网了几条贵鱼,所以特地送过来给你爸爸补补身子,昨天他流了那么多血身体虚。”

“哟,是李响啊。”正躺在院中椅子上面晒太阳的吴雄原本一脸的不爽,但看到那五六条巴掌大的贵鱼,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亲和了一些。

这贵鱼在城里面都买三十多块一斤,而且很难买到这么大的纯正河里面来的贵鱼。

向来喜欢贪小~便宜的吴雄顿时眉开眼笑,说道:“李响啊,这乡里乡亲的能过来看看我,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看你还提着这么贵重的东西,那个小芸赶紧把鱼收下煲汤喝,好多年都没吃到我们河里的贵鱼了。”

“诶!”看到爸爸脸色缓和了一些,小芸把鱼拿进厨房里面。

李响走到吴雄的身边递给他一支烟点燃,问道:“村长,好些了吗?”

“哪有这么快啊,昨天才上的药。”吴雄悠悠的抽了一口,问道:“你小子昨天是不是和张全串通好的来害我。”

“看您说的,您是谁啊,是我们村的村长,我向来胆子小,您老又不是知道,我哪敢害您啊,我这不是为了多赚一分钱吗,您看我都这么大了还是光棍一条,我总的做赚点钱娶个媳妇回家吧,要是没有钱那个女人会正眼看我一下。”李响解释道。

吴雄盯着他的眼睛思索了一会转而笑道:“哈哈哈,李响侄儿,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不过你说的对,像你这样的早就该重抄祖业了,我听老赵说你这几天每天都一百多块呢,要是你早点打渔恐怕早就抱上媳妇了。”

“就是啊,我也后悔,不过还好,祖上传下的技术还没丢,每天也能赚点小钱,今后村长想吃什么鱼让小芸去我家拿,今后我这五保户的名额还得靠你老呢。”

“李响,这么说就不好听了啊,我可是清官,你原本就是孤苦一个人这五保户的名额自然有你一份,不过啊下次要再有贵鱼记得帮我留着几条,我啊就爱吃这贵鱼,哈哈哈。”吴雄的嘴角扯出一丝诡笑。

“这您放心,只要有货,我都帮你留着。”李响看了看太阳,说道:“这个时候也不早了,我的去山上砍些柴火回来,这烘烤干鱼也要准备些柴火,我就先走了,您老注意休息。”

望着李响远去的背影,吴雄得意的吹着口哨。

“爹,你还真怀疑这事跟李响哥有关系啊?”小芸在一边问道。

“凡事都的讲究个证据,不过这家伙也够聪明的,可惜没读过多少书要不然在官场上面一定是个人才。”吴雄长长的叹了口气。

“不会吧,就他?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要真当个官不知道祸害多少良家妇女呢。”桃香在一边说道。

吴雄淡淡笑了笑,说道:“这家伙三两句就能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而且还知道投我所好,甚至还知道求人办事,这样的人将来如果运气来了,也许还真不得了呢。”

李响打点好吴雄之后乐呵呵的带了一些鱼给凤仙,接着走向山中深处。

自从开始打渔之后,李响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游手好闲,早上和下午打渔,之后就是上山砍柴火放套。

在经历过张全这件事情之后,他觉得这年头没有钱就是孙子,有钱才是爷爷。

他的多赚点钱,让那些之前瞧不起自己的人另眼相看。

干鱼白天的时候可以晾干,但晚上的时候必须的用火烤,所以他不得不砍柴火回家。

砍好一捆柴火之后,却看到莲芳不知道何时来到自己身边。

“哟,嫂子啊,今天又来砍柴呢。”李响四周瞄了几眼发现没有其他人于是放低声音问道:“张全没把你怎么样吧,”

莲芳心中一阵温馨,笑着说道:“我跟他说了我们俩做过了他当然没有把我怎么样,只是他把事情闹大了,昨天那些人一进屋一顿乱砸,家里好多东西都被砸坏了。”

“他们没把你咋样吧。”

“没事,我一个女人他们也不敢乱来,只是他表哥色~眯~眯的看着我,偷偷的摸了我好几下。”

“王八犊子的,大白天的对你动手动脚,老子弄死他。”李响故意说道以博得莲芳的欢心。

莲芳果然心中一阵舒服,转而说道:“吴雄没把你咋样吧,今天看到你去了他家都把我吓死了。”

李响诡异的笑了笑,“嗨没事,送了几条贵鱼搞定了,今后我的多跟他沟通沟通,这老家伙贪财好~色,而且他表哥又有势力,将来说不定能用的着。”

莲芳手肘推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带蜂蜜来了,想吃不?”

李响立刻露出一脸色~眯~眯的笑容,在她的小~嘴上面亲吻了一口,“你说呢,昨天还没吃够呢,赶紧的。”

说完赶紧躺下。

莲芳在张全离开之后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却也有些庆幸,毕竟张全对她的身体和内心都造成了一些不可弥补的伤害。如今没有了张全在身边,更能大胆的享受李响带给她的快乐。

这次,莲芳接连来了两次高~潮才有些不舍的穿好裤子。

“你个小犊子,嘴巴上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了,就是不知道那里的功夫怎么样?”

“要不你试试?”

“改天吧,那里还有些红肿呢,等好了,保证让你缴枪不杀。”

李响也只能强压心中的火焰等着天黑之后去凤仙家里去解决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