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怎么看出两个人睡过了

老赵之所以敢如此肯定,就因为老赵非常清楚张强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年自己和张强不仅是对手,也保持着一定的朋友关系。

这么多年后,自己还记得他是多么小气,多么的爱财。

“有些事情,我也知道,但这里面牵扯到的人比较多……”陈嘉还是有些犹豫,如果把整个医院都搞乱了,那就不是他的本意了。

“你先不要打草惊蛇,把证据都找齐了之后再动手,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卷起铺盖走人了。”老赵笑着说道。

陈嘉送老赵走出了医院,并说合作的事,要等到以后再说。

没错,要是按现在这情况,老赵在这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张强肯定不会帮自己赚钱的。

 文学

回了村,老赵便直接去了王雪家里。

“哟,你比我还早回家啊?”老赵见王雪都已经炒好一个菜了。

王雪放下手里的菜刀,才转头对老赵说:“是啊,今天我去县里了,不知怎么搞的,市场上突然出现了几种和我们打着一个口号的药品,所以我才去调查一下。”

“很正常嘛,美容养颜这种商品本来就多。”老赵有些不以为然。

“我也不知道,不过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等吴雅回来就知道了,她也是和我一起出去的。”

王雪刚说完,吴雅和刘韵就回来了。

吴雅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就说:“什么都没查到,是外地过来的商品,手续什么的都很正规。”

“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吗?”老赵多问了一句。

吴雅没有答老赵的话,而是大声问王雪:“小雪姐,你那边的结果出来了吗?”

“还没有呢,要过两天才知道结果。”王雪在厨房里炒着菜。

“赵叔,我总感觉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你想想啊,你配置出来的药方效果那么好,能没人眼红么?而且这产品卖得便宜,效果却和我们的一样,这不摆明了就是和我们作对?”

吴雅的分析不无道理,老赵之前还觉得没什么,现在才发现事情很严重。

她的话还有别的含义,知道药方配置的就她们几个人,王雪和她自然不可能说出去,欢欢现在在国外,她更不可以这么做。

那就剩下刘韵和刘珊,会是她们?

刘韵虽然脑瓜子灵活转得快,但她根本分不清什么药材,要让她来做内奸,那就太不合格了。

而刘珊的话,就更不可能了,她现在虽然和老赵有些隔阂,但灵芝和药厂的生意,都是老赵和她一起在做,老赵亏本,就等于她自己亏本,她不可能做这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

“赵叔,别想那么多了,吃饭吧。我就不信了,咱们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还能卖不出去?最多是降一点价格,相比之下,消费者肯定还是倾向于我们的。”王雪安慰道。

说是这么做,但能看出,大家都对这个突发的情况很无奈,也很生气。

接下来几天,王雪采取了降价对抗的策略,效果非常好,药材卖得更好了,但到底是谁在捣乱,暂时还查不出。

为了让产品质量更好,老赵大胆地在药品中加入了另外一种药材并获得成功,这就让大家更加有底气了。

而医院这边,也取得了进展。

“叔,我查到了一个大秘密!”陈嘉神秘地递过来一张纸。

是张药品购置单,上面签着张强的名字。

老赵疑惑地问道:“这药品交易有问题?”

“叔,这批药品据我所知,根本就没有进入医院的仓库。而同时间里,仓库倒是进了一批器材,我怀疑是张强将这两样东西给掉包了!”

陈嘉的话可能一般人听不懂,但老赵肯定是懂的。

因为医疗器材和药品的利润,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且药品还属于消耗品,张强要是在这上面做手脚,那他肯定赚翻了。

“冷静,你调查这些事,最好不要被别人发现。”

“叔,这个我知道,我也怕!”陈嘉口中说着怕,但脸上的激动表情却是怎么藏都藏不住。

有了这个把柄,他想把张强拉下马就很容易了。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医院的股东们当然不会喜欢自己任命的院长是一个贼,所以陈嘉匿名上报了这件事之后,张强的日子就变得难过起来。

不但三天两头就被叫去问话,还被暂时免掉了院长的职务。

而陈嘉这个时候做的事,就是不断地笼络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以便到时能有更多的支持者。

老赵在附近的镇医院里悠闲地上着班,每天也没多少事,基本上还是属于过着看报喝茶的日子。

直到这天病院里突然来了个特殊的患者,楚峰直接就拉着老赵过去要会诊。

老赵来到病房门口,发现这里站着很多人,而且个个训练有素,面无表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都是负责保卫国家安全的特殊工种。

这一忙就是几天。

老赵已经习惯这种工作模式,要么清闲到极致,要么忙得饭都吃不上一口。

提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发现王雪和吴雅都在,但两人都没有说话,特别是吴雅那张脸,难看得吓人。

“这是怎么了,谁惹到我们家小雅了?”老赵放下包后,将她搂在了怀里。

王雪口中吐出了一个名字,是吴雅的前男友。

额,这两人不是分分合合好几次了么?又来?

“他又来找小雅了?”老赵直接向王雪问道。

“赵叔,你知道那个跟咱们抢市场的是谁吗?”吴雅冷冷地问道。

“难道是小雅的前男友?”我惊讶地问道。

吴雅火冒三丈:“就是他!当然,还有那个女的,也是帮凶,我没想明白,他是从哪里搞到药品配方的。”

“小雅,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咱们的产品已经远远领先他们,而且市场也是我们说了算,何必和他们计较?”王雪安慰道。

但吴雅从来就不是善罢甘休的主,她从别人那搞来自己前男友的电话后,便要当面对质。

老赵怕她的性子会出事,便只能跟着一起去了。

约着是在一个茶楼里,老赵很快看到吴雅的前男友出现了,也就是钱旺,还有他身边那个熟悉的女人。

“钱先生,我想问问,为什么你们产品的配方会和我们一样?”王雪还是表现得很有大家风范的。

钱旺还没开口,那女人就说话了:“王小姐,你这是倒打一耙么?我也想问,你们的产品为什么和我们的一样?”

呵呵,这下可是有热闹看了,老赵在旁边也不说话,就静待事情的发展。

“如果你们不说出个子丑卯寅,那我们只好动用法律手段了。”王雪先礼后兵。

“老东西,不要以为认识几个混混就能在这横着走,告就告呗,咱们看看谁更厉害。”钱旺冷冷地说道。

比起前几次见面,钱旺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没有了以前的冲动和莽撞。

看来和吴雅分手,让他成熟了不少。

如果是这样一个对手的话,那还真是有些难缠呢,只不过老赵不会害怕就是了。

钱旺带着自己的女人走了,这次谈话,只持续了五分钟不到。

老赵不由打了个电话给孙浩,让孙浩去查查到底钱旺的底气是什么,现在看来,他也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那么简单。

光是能做这种规模的生意,也已经足够令人怀疑了,或许他说的话还真有些底气。

如果放任着他不管,很难说他会得寸进尺,那是谁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一个星期后。

张强终于老实承认了自己在医院中饱私囊的事,股东会一致决定,将他踢出医院的同时,还要发起上诉。

他算是完蛋了,受益者当然是准备了很久的陈嘉。

现在这家医院,职务和声望最适合当院长的人就是陈嘉,所以接任的人选没有任何争议。

陈嘉接任后第一件事,便是宣布老赵成为这里的专家医师,和楚峰那边玩的是一个套路,只不过自己不用在这边坐班而已。

这个插曲,从中捞到最大好处的却还不是陈嘉,而是药厂。

陈嘉也和老赵达成了口头协议,在不违反药品售卖原则的情况下,优先推销老赵药厂生产的药品,包括一些美容养颜的保健品。

自从上次与钱旺的较量以后,他便再没有任何动作,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刘珊的哥哥刘豪还是在默默提供灵芝,但主要生产渠道,还是在药厂这边。

尽管如此,由于拓展的市场越来越大,老赵还是感到了一丝力不从心,因为现在是求大于供。

王雪有一次给自己母亲打电话,却正好解决了这个困难。

原来她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亲戚里是有个专门种植药材的,而且规模不小,他们那里也是可以提供货源的。

所以王雪马上就和吴雅坐上车回去,想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们这一去就是好几天,刘韵和孙浩也不知跑哪里疯去了,所以家中只剩下老赵一个人。

但刘珊却悄悄地回来了。

老赵下班回到家,就看见一个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这个熟悉的背影,勾起了他不少想念。

老赵悄悄地走了过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

这个突然的举动,让刘珊吓了一大跳。

“什么时候回来的?”老赵趴在她的肩膀上问道。

“下午,本来想打电话告诉你的,但是又怕你工作太忙,所以干脆给你一个惊喜好了,谁知道你这个坏蛋,却把我吓了一跳。”刘珊脸有些红,手上还在炒菜。

“喜欢吗?”老赵慢慢地摩擦着她的下身。

刘珊脸更红了,轻声说:“等晚上好吗?一会吃完饭,我还得回家一趟看看我爸他们。”

“好的。”

等老赵去洗了个手回来,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和酒菜。

另外让老赵非常惊讶的是,那酒就是上次在她哥木屋里喝过的女儿红,当时刘珊还不愿让他喝这酒呢!

“这个酒上次不是已经喝光了吗?”老赵惊讶地问道。

刘珊害羞地说道:“这可是我自己埋的,喝没喝光我才知道,不过这回可真没剩下多少了。”

美酒美人,焉能不醉。

一顿吃喝,已经到了深夜,刘珊回去匆匆打了个招呼,便又偷偷地溜了出来。

在饭桌上时,她就已经被老赵挑逗得欲罢不能,所以再次进门后没有别的废话,两个人便拥在了一起。

春风几度,云雨渐歇。

“这次回来,住多长时间?”

事后,老赵回味着那熟悉的滋味,有些不舍浮上心头。

“看情况,我都快毕业了,哥哥那边也已经不需要帮忙了,所以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刘珊柔声说道。

“哈哈,那可危险了。”老赵笑着说道。

刘珊不解地问:“为什么危险?”

“你想啊,万一不小心怀上了,咋办?”老赵邪笑着说道。

刘珊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但却很娇媚地又爬到了老赵的身上,像个女牛仔一样扭动起来。

久旱逢甘霖,说的就是这情况。

第二天起来,老赵的老腰都有些疼,这女人,实在是憋得太久了,没点本事,还真应付不来。

温柔乡是英雄冢,老赵好歹还有些分寸,不至于为了这个就不去上班。

谁知却在半路上遇到车祸,司机就问我要不要绕路,老赵琢磨着也没几步了,干脆结账下车。

“前面有车祸?”老赵下车后,询问一个刚从前面过来的人。

“是啊,我看搞不好要出人命!”

老赵听见这,便加快了脚步,这就是他身为一个医生的使命感,哪怕他现在身上并没有穿着白大褂。

到了现场,老赵发现情况果然非常危急,两辆车撞在一起,车身都已经不成样子了,而两个开车的司机也都是头破血流陷入了昏迷之中。

周围虽然有人在报警,但却没有一个上前帮忙的,其实这倒是非常正确。

因为发生这种大型车祸,很多遇难者是被卡在车里面,一个操作不好,就会让他们的伤情更加严重。

更别说车子随时还有爆炸的可能了。

老赵急忙脱下自己的衣物,扯成布条后去帮遇难者包扎伤口,因为他也不敢乱动伤者,只能等救护车和警察过来。

老赵这样做,只是在延缓他们的伤势严重程度。

很快,救护车和消防、警察呼啸而来,司机被抢救出来后,老赵才看见里面还有乘客,幸好,都没有生命危险。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刘珊都吃完饭在沙发上睡着了。

老赵知道她这昨晚也挺累的,便没有吵醒她,偷偷地抱进卧室后,才看着她的笑容满足地笑了起来。

翌日。

“好香呀,赵叔,你在做早餐吗?”

刘珊伸着懒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给了一个甜蜜的吻。

“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去洗脸吧,马上就能吃了。”老赵微笑着说道。

刘珊刚走进卫生间,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来了,别敲了!”

这一大早的,谁来找自己呢。

老赵打开门一看,却发现眼前的女孩很眼熟。

“请问你找谁?”

女孩脸上有些失落:“叔叔好,我想找小韵!”

“小韵没在家,可能在镇上吧?”

“叔叔,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我打她电话打不通。”女孩看起来很着急。

老赵正要回屋拿手机,却突然想起了她是谁。

“你是娜丽?”

那个向老赵借钱,却把第一次给了他的女孩,当时他还埋怨刘韵呢!

女孩低下头,脸色潮红,答道:“就是我。”

“进屋说吧!”

老赵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碰到什么事了,要不然不可能跑到这里来找刘韵。

“赵叔,谁呀?”刘珊洗完脸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小韵的同学来找她。”老赵笑着说道。

刘珊看着娜丽,朝我笑了笑,便说:“赵叔你也真是的,小韵同学来了,你就让人家站门口。”

说完,她便拉着娜丽进了屋。

“小丽,你吃早餐了吗?”老赵不由问道。

娜丽摇了摇头,说:“还没有。”

“那就一起吃吧,吃完了有什么事再说。”

娜丽也不客气,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尽管老赵做的早餐很简单,但她却吃得很香,好像几天都没吃过饭一样。

老赵心里想着各种可能,不由觉得很是棘手。

好在刘珊吃完早餐后,便说要去药厂看看,只剩下老赵和娜丽两人待在家里。

“坐吧,有什么事?”老赵没有废话。

老赵刚刚坐下,娜丽便跪了下来。

“这次借多少钱?”

娜丽抬起头,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摇头。

“不是借钱,那你有什么事?”老赵再次问道。

“你起来吧,好走不送!”

“叔叔,救救我,我全告诉你还不行么?”娜丽爬了过来,趴在老赵的大腿上。

这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不知道的人,肯定还以为老赵在让她做什么事呢。

“叔叔,我不想去当妓女,我知道你本事大,求求你帮帮我好吗?”娜丽紧紧地抱着老赵。

“你先松开,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老赵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估计这孩子,又是因为欠钱什么的事,被那些混混逼着,实在不行就要送去当小姐了。

哎,老赵确实就不太明白了,好好的,咋就这么不长记性呢?

没那个本事,就不能花那个钱,这还真不是那些高利贷的错,他们也没逼着谁借钱。

可你借了钱不还,那就说不过去了。

话说就娜丽这样的,要是真的被抓去当小姐,绝对是个头牌。

但事情反过来想,她脑子也太差劲了,哪怕是傍大款,也比这样做要强吧?

虽然当小三不好听,可来钱快啊,万一遇到个好的黄金单身汉,那就等于是麻雀变凤凰了。

别说是几万元,几十万、几百万也是小意思。

以娜丽这种姿色,走出去肯定还是很多人追求的,但她现在陷入了泥潭,想要再抽身,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除非她能遇见一个贵人,但老赵知道,自己是不会去做那个贵人的,现在自己看到她就烦!

老赵缓和了下神色,温柔地看着她,问道:“小丽,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你不说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解决呀!”

娜丽这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她前段时间在夜场里认识了个帅哥,对方一见到她就喜欢上了,并展开了追求。

但娜丽虽然对对方也有好感,却不愿意再发生进一步的关系。

那别人肯定不干了,慢慢地这关系就变了质,并且对方还威胁说,如果不让自己睡,就要把娜丽送给别人去睡。

“他跟你开玩笑的吧?”老赵问道。

娜丽摇了摇头,哭着说:“不是的,他没有开玩笑,因为他以前就做过这种事。今晚是他给我的最后期限,我真的不想和他睡觉,更不想去当小姐,所以才过来找小韵,希望浩哥能帮我。”

老赵总算是听明白了,这娜丽是遇到无赖地痞了。

“你是在什么地方认识他的?”老赵问道。

“在镇上的一个酒吧里,那酒吧他也算半个老板。”娜丽说道。

摇头叹了口气,哎,怎么就尽遇上这种事呢,究其原因,还是她本身出了问题。

老赵只能拿出手机,给豹子拨了过去。

“豹子,镇上的酒吧你熟悉吗?”老赵直接问道。

“熟啊,镇上就那么几个酒吧,他们的老板我都认识。”豹子回答说。

“哦,那你等下有事没,没事的话就陪我过去一趟,我现在马上动身。”老赵说道。

“行!”豹子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走吧,我陪你去一趟!”老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扭头看向娜丽。

娜丽点点头,便跟着老赵一起去了镇上。

到了酒吧门口,老赵才发地址给豹子,他接到信息后,也很快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这不是小丽吗,几天不见更漂亮了啊,是不是想通了,想通了的话就赶紧上班啊!”

老赵刚走进去,就看见一男一女往外面走,两人估计都喝了酒,说话阴阳怪气的。

那男人的眼神还不时往娜丽身上瞟,看得娜丽有些害怕,直往老赵身边靠。

“我是来找邹武的!”娜丽有些不安地说道。

那个女人看了看老赵,又说:“小丽,我劝你还是老实点答应邹武算了,这是你爸吧?带他来也没用,邹武是什么人相信你也很清楚。”

她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娜丽默然不语,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发呆。

老赵安慰了她一下,说:“放心,有我在,不会出什么大事。”

这间酒吧居然白天也营业,老赵能零星看到几个酒客,但多数都是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醉鬼。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老赵便让娜丽打对方的电话,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

“想通了吗,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浪费。”

很快,一个年轻人就从后台走了出来,他看着很年轻,还染了发,不过长相倒是一般般,也不知怎么就迷住了娜丽。

“你就是邹武吧,我是娜丽的叔叔,有什么事不妨摆在桌面上说。”拉走微笑着说道。

邹武一脸惊讶地看向老赵,还顺带看了看豹子他们。

“小丽,找来这么个老东西是咋回事,看不起我?告诉你,现在你不仅要陪我睡,还得陪其他所有人睡!”

邹武指着娜丽破口大骂,他已经彻底暴露出了自己的丑恶嘴脸。

“给我抓人!”邹武大手一挥,便有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冲了过来。

老赵往娜丽身前一站,挡着他们的来势,同时朝豹子使了个眼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