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咨询

民俗中传承千年的宝藏——春联

    春联,是独具中国语言特色的传统文化,是对万紫千红的春天的礼赞,是珍藏在中国人心头亘古不变的红色的年味。

    写春联,是笔尖上陈久弥香的年味,是民俗中传承千年的宝藏,是记忆里红红火火的福祉。

    这一道红色的年味,烙印着老祖宗留下的贴上春联福字享受团圆年夜饭的规矩习惯,寄托着中国人对年的情结和浓浓的家国情怀。

    说到写春联,又自然要提到书法。书法在中华文化中源远流长,在世界艺苑也独树一帜,闪耀着灿烂的光芒,其魅力世所公认。自古以来,人们除了用毛笔书写交流信息之外,还通过练习书法来修身养性,表达情感意绪,使之具有了艺术传播的功能。每到年关,书写春联便成了这一功能的典型代表和基本表现形式。大凡有点文化的人,多少都对写春联不陌生,甚至骨子里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QQ截图20210108141943.png

    而书法以春联的形式出现,据说最早在五代时期。当时的后蜀国国君孟昶是个喜欢标新立异的国君,在公元964年岁尾的除夕,他突发奇想,让他手下的一个叫辛寅逊的学士,在桃木板上写了两句话:“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作为桃符挂在他住室的门框上。这是我国最早的一副春联。

    到了宋代,在桃木板上写对联,开始普遍,所以才有了大宰相王安石的那首著名的《元日》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春联”一词的出现,则是在明代初年。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当上皇帝之后,喜欢排场热闹,也喜欢大户人家每到除夕贴的桃符,就想推广一下。于是某年的除夕前,他颁布御旨,要求金陵的家家户户都要用红纸写成的春联贴在门框上,来迎接新春。

    春联分为上联、下联和横批,上下联格律规则与对联相同。横批是对整副对联的主题内容的补充、概括、提炼和升华,是春联的画龙点晴之笔。春联书写与其他对联有所区别,可以落款,也可以不落款。春联张贴时通常根据横批的写法而定,如果是从右向左书写,上联应贴在右边,反之上联则贴在左边。但不论左右,必须上仄下平,就是上联结尾字的音调应该落上声和去声,下联结尾字的音调应该落在平声。

    春联的书写与对联是一致的,要求都比较高,行内人士都有一个公认,这就是写好一副对联比写好其他形式的书法作品难度要大。

    通红的宣纸上,一点一横、一撇一捺,挥毫运墨,点线块面、用笔结字的奇妙组合,营造了无穷想象的空间艺术。红纸黑字,看似单调,实则色彩灿烂,与画同源,正所谓“墨分五色、画有六彩”;听似静止无声,实则富有跳跃的音律与舞蹈的和谐之美,或如“锥画沙”、“印印泥”、“折钗股”、“屋漏痕”,或如“惊蛇入草,飞鸟出林”、或如“孤逢自振,惊沙坐飞”,或如“坼壁之路”、“夏云奇峰”、或如“长年荡桨”“担夫争道”……一幅春联既要大小高低轻重缓急有别,又要错落有致,上下贯通、左右呼应,不能各自为战,更不能通篇一个调、一块板,每个字都是一个生命体,都有其生命力。

    书法作为汉字书写的艺术,与文字、文化具有一种天然的血缘关系。书法本身不仅具有实用性,也具有很强的艺术性。从殷商开始,书法历经秦汉的辉煌、魏晋的风流、隋唐的昌盛、宋元的神意、明清的繁荣,直至今天仍百花齐放,盛传不衰。可以说一副好的春联就是作者与作品的生命共同体,它饱含了中国书法的奔流不息、绵延不绝与博大精深。

    我对书法的热爱最初起缘于写春联。从读小学三年级学描红学会了拿毛笔开始,每年春节都是自己写春联,不仅给自家写,还为左邻右舍写,凡是有门有柱的地方都要写春联贴上。后来慢慢地给学校写、单位写,既留下过手上沾满墨汁、鼻子脸上抹的都是墨的尴尬,同时也留下过不少满足和快乐。不过那时只是写字而已,并不懂书法。

    再后来,随着电脑的普及,人们用毛笔书写来传播信息的功能基本被淘汰,相互之间的表达方式和习惯也随之改变,书法的功能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汉字书写的实用功能愈来愈弱化,书法与生活相融相生的土壤渐渐流失,写春联也在被印刷制品替代和冲斥,加上住在城市高楼,生活扁平化变化了立体化,邻里之间往来甚少,彼此变得生疏,一度许多年我也没再给别人家写过春联。尤其是那些印刷品春联,既有刺鼻的油气味,又千篇一律,有的虽是所谓名家所书,实则也没多少艺术价值,让“年味”大打折扣。

    好在今天,随着“四个自信“特别是“文化自信”的空前坚定和高涨,人们对汉字书写的艺术追求正在变得愈发强烈。毕竟书法情结作为一种传统文化,依然是国人挥之不去的文化雅好、精神家园。

    在刚刚召开的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展现民族风骨,攀登艺术高峰,饱蘸浓墨书写精彩壮美的时代华章。这给书法艺术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寄予了新的希望。

    如何让春联既有年味,又有文化味,真正能书写出精彩壮美的时代华章,确实考量着每个书写者的书法基本功和文化素养。从这个意义上讲,写春联并不简单,写好春联更不简单。这不,腊月已经过半,过年的气息正在写春联中愈发浓厚。趁着这份热乎劲,我又拿起毛笔,倾注近些年来临池所学,利用业余时间,开始我的春联创作。

    为了把春联写好,我给自己设定了个小目标,就是尽量让春联本身有意义,在书写上有美感。为此,我尝试从“嵌名联”入手。比如给一位叫高新的高三学生家写春联,我写的是“笔蘸春风写新岁,我添牛劲拿高分”;给老同学许宁家孩子正读大三,即将考研,孩子很希望能上北大。我写的是”也许清华频招手,宁朝北大猛踩油”;再比如给一位叫国华和王玮的机关处长分别写的是“春风吟国梦,好笔写华章“”山河辽阔多奇玮,人民小康比王侯”等等。

    手写的春联,透着墨香,洋溢着欢乐喜庆与吉祥,也透着浓浓乡愁,更寄托着深深祝福。我想借写春联表达这份祝福,祝愿看到这篇文字的每一位师长亲朋阖家欢乐、和顺致祥、幸福美满!祝愿伟大祖国山河锦绣、国泰民安、繁荣富强!